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6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日美决定延期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


日美两国政府星期五正式决定延期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到明年上半年,这是把日美外交、国防部长今年10月发表的联合文件中,设定今年内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目标延迟约半年的决定。大部分日本主流传媒星期五都指主要原因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顾虑明年4月举行的地方统一选举,在此之前希望回避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涉及的集体自卫权这个敏感问题。

日美外交、国防部长构成的“日美安全保障磋商委员会”(二加二机构)星期五决定延期修订指针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说:“为了争取在明年上半年完成修改,双方决定加深磋商”。防卫大臣江渡聪德说:“虽然很抱歉没能按期完成,但为了修订得更好,需要延长一点时间”,他对具体延长到什么时候说,希望把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时期和日本有关安全保障的国内法向国会提交的时间“一起来做”,

*日美防卫分工*

《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是1976年由日美安全保障磋商委员会内的防卫合作小组经研究、磋商得出的结果,旨在划分日美在《安保条约》体制下,如何分担防卫合作角色。随着东西方冷战结束的国际军事形势变化,1997年日美安保磋商委员会批准经修订的新《防卫合作指针》,内容包括平时、日本受武力攻击时、日本周边有事时的三方面合作行动指南。

基于中国军事崛起并在东中国海活跃的军事行动,尤其是针对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的行动,以及朝鲜开发核武器、弹道导弹的新周边军事动向,日美再开始议论修订《防卫合作指针》,日美安保磋商委员会去年10月达成今年内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的协议,今年7月日本内阁决定解禁集体自卫权后,日美分担防卫合作的角色更有了重新分配、避免重复的需要,今年10月日美安保磋商委员会发表了有关的《中间报告书》。

*日本内政阻碍*

不过日本内阁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定在日本倍受争议,除了解禁会“导致日本人到海外流血、丧生”的意见外,更常见的反对意见是认为该通过修宪来解禁,而不是通过重新释法的牵强手段。但在日本且不说目前的政局修宪困难,就是修订《自卫队法》等国内法来适应集体自卫权的变化也不易。东京大学教授松田康博说:“安倍希望能先通过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来推动修订国内法,但美国对此有保留意见”。

安倍本周一在记者会上也透露他曾期待过自民党能赢得国会三分二议席,从而确保修宪所需的赞成局面,但这次大选结果没能接近目标。《朝日新闻》特别解说委员星浩分析说:“安倍这次维持了政权,但还需要明年4月赢得地方统一选举,才能长期坐定”。他对安倍第三次政权是否会继续推定修宪问题说:“自民党在国会没能赢得三分二议席,执政公明党又反对修宪,自民党基于与公明党已在全国铺开小选区竞选合作网,也很难再与赞成修宪的维新党合作。而且修宪要通过全民投票,现在反对修宪的民意大概有7、8成,我想不大可能”。

从安倍谋求长期政权的目标来看,自民党必须赢得明年4月的地方统一选举。如果在此之前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修订将涉及集体自卫权问题,在目前的民意趋势下,很可能影响地方统一选举结果,这看来是日本传媒相信安倍不得不把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和国内法推迟到明年选举以后的主要原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