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4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日本希望非法居日的中国公民主动回国


日本政府法务省入国管理局翻译成中文的合法居留知识宣传册(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日本政府法务省入国管理局翻译成中文的合法居留知识宣传册(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日本入国管理局最近向韩国、中国、泰国、菲律宾驻日大使馆和台北驻日经济文化代表处提出要求,请这些机构向所属各国或地区的旅日者说明或发放该局翻译过后的宣传手册,敦促非法居留者主动回国。日本的入管局称,非法居留者如自首并满足一定条件,可按不经拘留即递解出境的"出国命令制度"从宽处理。

入国管理局一名拒绝公开姓名的官员说:"2014年以来,近年日趋减少的非法居留外国人又有增加趋势,根据到今年1月为止的统计,约有6.28万外国人非法居留日本,主要动机是在日本打工。其中,中国人使用伪造'在留卡'相当普遍"。

今年1月的时候,在日本的非法居留者最多来自韩国(约1.34万),其次是中国(8741)、泰国、菲律宾、越南、台湾等。

亮着来黑了走

居留日本的外国人2012年起改用"在留卡"(居留卡)取代以往"外国人登录证"。网络上搜索"在留卡",马上就展现法务省说明和不计其数、难以分辨合法或非法的代办在留卡公司。

一名在日本非法居留、打工、自称王磊的中国人说:"我05年来的,以前用的'外国人登陆证'和后来用的'在留卡',都在网络上找代办,每次花4万多日元"。王磊说,他从大连来时,是持护照的"研修生",并在日本合法申领了"外国人登陆证"。

初期他在东京郊外的千叶县一间五金厂打工,工作又累又脏,老板还抠门,于是他逃跑、换了工作,便也"黑"了身份。

如果被发现持假卡,会遭遇最多5年刑期或50万日元(约4900美元)罚款,王磊笑称:"我现在想回国,孩子大了,老不在也不好。他们不来抓我,到时候我也会去自首,那时还可坐免费飞机回去,我周围一些人都这么走的,有的人过几年又来了"。

挂羊头卖狗肉

来日本做研修生,是外国人来日本打工的最常见合法渠道。1981年日本政府创设接受发展中国家国民来日本学技术和技能1年的研修生制度,并成立执行的"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1993年修改规定后,研修生制度可可延长到两年。

不过,过去几十年来,日本传媒不时揭发该制度事实上是日本中小企业进口廉价劳工的"挂羊头卖狗肉"性质,绝大部分研修生从事日本乏人的"3K"(日语肮脏、危险、艰辛)劳动,毫无技术、技能可言。

引进研修生的企业要担保研修生按时回国,否则会受罚。日本传媒不时报道一些企业老板强迫加班、支付低于基本规定的报酬、克扣薪水等剥削手段和扣押护照防逃跑的管理方式而闹上法庭的案例,引起国内外舆论和人权组织关切。

落入剥削陷阱

日本是不接受移民的国家,研修生和后来称作"技能实习生"几乎都是为多赚钱而来。据韩国部分传媒报道,目前非法居留日本的韩国人从事色情业较多。中国人从事3K劳动和饮食业较多,王磊就说他主要在饮食业打工,"因为可免食宿开支,能存钱"。

在二十一世纪中国经济崛起、国内人工费上涨前,中国人曾是日本外国研修生主力。在中日两国代办研修生手续的中介公司都与日本国际研修协力机构有关,其中不乏亲中组织。

中介收费近年约为每人4至5万元人民币,许多中国研修生举债出国,在日本头两年打工还债,以后才能储蓄。为此,很多技能实习生既不能只打3年工 就空手而归,也要谋求赚钱超越合法打工平均月薪7至13万日元(约680至1260美元)的低收入而离开合法打工企业,尤其是近年网络讯息发达,不少研修 生一到日本就找劳动轻松、收入较多的企业而逃离成为非法居留者。

换汤但不换药

面对国内外舆论批评该名实不符的制度,2007年日本称研究改善,加强惩罚违规雇主,并在2010年创设第一年为研修生,后两年为技能实习生的“技能实习制度”,但实质仍是外籍廉价劳工。

虽然大部分日本雇主遵守制度规定,而且2011年日本大地震时,宫城县一水产养殖场的雇主为了营救十几名中国研修生而丧生的事迹还成了中日佳话,但制度本质问题是名实不符,并纵容剥削。

近年来,伴随亚洲经济发展,来自越南、印尼、孟加拉、尼泊尔等国的研修生正显著增加,来自中国的研修生减少。有些来日本打工的中国人后悔说,扣除还债,赚的钱并没想象中多,还要面临背井离乡、语言不通、遭人歧视的环境。

2013年,在广岛牡蛎养殖公司打工的来自中国的技能实习生陈双喜因为怀疑留在家乡的妻子有外遇,精神处于失常状态,拿开牡蛎的刀杀死、杀伤8人,震惊日本社会。

不过,尽管日本主流传媒、舆论无论“左中右”都不支持研修生、即技能实习生制度,尤其是研究中日关系的日本学者们无不痛斥该制度损坏彼此民间感情,但 一般日本国民除了发生重大事件外,基本不关心,朝野各党也因盘算各自选票,装聋作哑,谁执政都只是修补制度,去年安倍内阁决定把技能实习期间延长到5年。

视而不见弊端

美国国务院2006年、2007年、2010年发表的《人权报告书》也曾批评过日本研修生和技能实习生人权受侵犯的问题,07年还派员访日,建议废除该制度。

日本政府法务省、警察厅也对该名实不符的制度强烈不满,前法务大臣河野太郎曾在个人博客中形容这些制度"完全作假"。

但主管外国人研修、技能实习的日本政府“厚生劳动省”至今在其官方网站上称该制度是:"为了我国发挥先进国作用,与国际社会协调、发展,以把技术、技能、知识转移到发展中国家、协助发展中国家培养经济发展所需的人材为目的"。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