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3:28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学者评岸田访华(2):中方注重日对华政治态度


2016年4月30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中南海会见了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左)。

2016年4月30日中国总理李克强在北京中南海会见了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左)。

上周末,岸田文雄实现了4年半以来的首次日本外相访华,会见了李克强总理、杨洁篪国务委员和王毅外长,并与首都师范大学日语专业学生座谈。不过,中国智库的一些学者对岸田文雄此行的成果评价不高,认为要改善中日关系,日方必须以实际行动改正其政治上被认为妨碍关系的做法,诸如调整在侵华历史、慰安妇、东中国海岛争与划界等问题上的立场。岸田此次访华,力图改善2012年东中国海领土争端导致双方敌对以来的中日关系,这一关系由于近来日本国际场合批评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违反国际法而更趋紧张。


下面是美国之音记者叶兵通过电话对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郭宪刚所作专访的第二部分。

记者:但是对外政策,特别是对华政策,应该他(岸田文雄)说话还是有一定的分量吧?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副院长郭宪刚(CIIS.ORG.CN)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副院长郭宪刚(CIIS.ORG.CN)

郭宪刚:有一定的分量。我的意思就是说,比如说我刚才说的那些政治方面的改正。比如说我说对历史问题的认识、解禁集体自卫权、慰安妇这些等等,包括南海问题,我估计他的权限也有限吧。

记者:下一步怎么看呢?你觉得朝哪个方向怎么样去做,才能够真正达到让现在中日双方所宣称的那样坦诚合作、互惠共赢?

郭宪刚:我觉得一个就是王毅外长谈了四个方面,一个是政治上,还有一个它的对华政策方面,还有经济上,还有在地区国际事务方面,我觉得如果能按照王毅外长讲的四个方面日本这么去做,那么中日关系能够向好的方面比较大幅度的改善。

双方是否应该互相让步?

记者:中日双方近几年的争执,已使中日关系关系跌至恢复邦交以来的低谷。接下来,中方在争执方面有没有必要退让?或更加理性一些?或朝着对双方更有利的方向?

郭宪刚:因为中方没有什么可以退让了。中方在这个方面已经做得仁至义尽了。中方在什么方面能退?中方在南海问题上不能退;在这个历史问题上,其实在历史问题上,中方并没有过高的要求,只是要求日方对侵略历史有个正确的认识就可以了,不要再去参拜靖国神社,不要在慰安妇问题上说那些伤害东亚各国人民感情的事儿。这些都是些基本要求,我觉得中方,包括还有在钓鱼岛问题上,中方现在和日方的一个交叉的共同存在,还有在东海划界问题上,我觉得这些问题上中方都已经做到了最大限度的理性的政策,所以我觉得中方没有什么可以向日本再多让步的了。

记者:比方说毛、周他们那时候和邓小平那个时代,把它搁置起来,不去讨论。

郭宪刚:当然搁置起来,钓鱼岛问题中方过去就一直都是采取搁置争议、共同开发。但是日本它现在不承认这个,它那个购岛国有化的时候,它甚至不承认周恩来那个时候和日本达成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这个事它都不承认。中方包括在钓鱼岛,包括在南海,都是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对吧?但是日方它都不承认这一点,所以中方也就没有任何其他的可以再作让步的了。

郭:日本应适应中国崛起的事实

记者:主要还是靠日本那方面能够积极地面对现实和历史,是吧?

郭宪刚:对。因为中日关系这几年冷却了,责任完全是日本挑起来的。日本之所以这样做,我觉得现在可能中日关系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问题),从大的背景来说,是由于中国的崛起,日本它不服气,或者说它接受不了,它一下还习惯不了。因为过去,比如说GDP,日本过去是亚洲第一,现在中国超过它好几年了,第一年刚超过的时候它总觉得中国的统计数字有问题,或者是等等日本还能反超回来。但是现在不仅没能反超回来,这个差距越来越大,所以它对中国的崛起不能适应,所以会作出这些反应。所以我觉得日本必须适应中国崛起的这一现实,才能在所有的问题上达成共识,才能使中日关系转暖。

日方为何要求修好?

记者:为什么日本这次表现得比较积极,而且主动要求缓和关系或者说是恢复正常化的关系,这里面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郭宪刚:我自己看,可能是,一个中国的经济在世界上还是发挥越来越大的作用,日本离开中国的市场,那么对它在经济上也是一个非常大的损失,经济利益决定它不能和中国搞得太僵,应该和中国缓和关系,我觉得这大概是一个很主要的一个原因。

第二个我觉得中国的外交取得了很大的成就,比如说在南海问题上,日本跟着美国起哄,但是最近一些国家表态支持中国的立场,那么日本也看到中国并不是孤立的。

还有一个,我觉得,我猜,不知道是不是有没有依据我不知道,是不是日本还想在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也是它的一个目标。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它不和中国改善关系,那是想成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我想大概是这些因素,导致它想改善和中国的关系。中国的毕竟有自己的,影响很大,我想是不是这些各个因素合起来使日本在这些对华政策方面想改善一下。但是它为了改善关系想做些什么,我觉得还是要打个问号。

记者:就是要“听其言、观其行”,看它做什么是吧?

郭宪刚:看他做什么,你外长来访,三年多没来访问现在来访问,是一个好事儿,对中日关系是个好事儿。但是,仅仅访问还是远远不够的,关键还是要看日本怎么做。你不要隔三差五地参拜靖国神社,你隔三差五地又就慰安妇问题发表一些伤害亚洲人民的话,在教科书问题上又做文章,等等这些方面,如果它时不时这样去做,那么它外长访问也是起不到什么作用。

中日关系可能对朝鲜局势的影响

记者:那么日本和中国关系缓和以后,对朝鲜的局势会不会起到良好的作用?

郭宪刚:前提就是说,如果日本和中国的关系改善,我觉得对朝鲜半岛的局势影响不大。因为对朝鲜半岛的问题主要还是美国和朝鲜的关系问题,当然还有韩国。日本只是个配角,与它的关系不大。所以我觉得日本和中国假如关系改善了,在朝鲜半岛问题上我觉得没有什么太直接的关联吧。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