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5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日本关注拜登“日本宪法是美国写的”发言


收藏于日本国会图书馆的《日本国宪法》原本,有昭和天皇裕仁和当时的内阁成员签名(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收藏于日本国会图书馆的《日本国宪法》原本,有昭和天皇裕仁和当时的内阁成员签名(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美国副总统拜登周一在支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林顿的集会上批评共和党候选人川普不知道含有不发展核武器的“日本宪法是美国写的”的演讲,引起日本关注和议论。

尽管日本政府到周三(8月17日)为止,没有对拜登的发言作出正式评论,不过日本驻美国大使馆周二(8月16日)接受日本官方电视台NHK的采访时评论说:“现行日本宪法虽经过帝国议会(1890年至1947年的日本议会)充分审议和有效决议,但这是在美国占领军强烈影响下制定的产物”,反映了日本政府的立场。NHK在报道中形容“有关日本宪法,美国政府高官说出‘是我们写的’的发言,是个例外”。

共同社、《朝日新闻》等主流传媒也都在报道中强调,美国政要公开明言起草日本宪法是个例外。《朝日新闻》更在评论栏目“天声人语”进一步说,“日本宪法在美国主导下诞生是事实,日本政府汇总了的宪法改正案是非民主性地在占领军总司令部(GHQ)短期内制作而成的草案上修改而成”,并引述前首相宫泽喜一的话说:“虽然不是我们自己制作的,反正是有违和感……,但我们有培育宪法、使用惯了的部分”,反对修宪的《朝日新闻》指出,那些指责日本宪法由美国制定,主张修宪的意见,当然会借机利用,但战后70年,日本宪法和放弃战争的第九条不变,这是日本国民的判断。

战后宪法

现行《日本国宪法》自1947年5月3日开始施行,其背景在日语维基百科中的记述是:1945年8月15日,接受《波茨坦宣言》、向战胜国投降的日本政府,基于被要求“日军无条件投降”、“加强日本民主主义倾向”、“尊重基本人权”、“和平政治”、“通过国民自由表达意思决定政治形态”等,事实上承担了改正宪法的义务。然后在战胜国联军最高司令官(麦克阿瑟)总司令部监督下,制定了《宪法改正草案纲要》,经过迂回曲折起草的新宪法,根据大日本帝国宪法73条规定的改正宪法手续,1946年5月16日经过第90届帝国议会审议作出若干修订后,1946年11月3日作为日本国宪法公布,并于6个月后的1947年5月3日起实施。

修宪议论

1946年日本公布宪法时,美国曾定下10年不得修改的制约,一般被相信是为了防日本翻案。但随着东西方冷战日趋激烈,美国开始显示希望日本修宪或改变解释的意向。尤其是90年代波斯湾战争时日本以宪法为理由不参与出兵后,美国期待日本修宪的愿望趋于鲜明。二十一世纪后,美国前助理国务卿阿米蒂奇曾在东京公开演讲敦促日本修宪。

日本国内的修宪声也有起伏,二十一世纪后修宪主张鲜明,最近一次受瞩目是2012年日本民主党(现为民进党)政权时期开始,2012年12月自民党夺回政权后,修宪被日本内外相信是首相安倍晋三的重大政治目标之一。

日本修宪有两大前提条件,第一是必须有三分二国会议员赞成;第二是必须经国民投票获得过半数国民赞成。上个月参议院选举,执政自民和公明两党加上在野维新党赞成修宪的国会议席首次超过三分二,不过反对修改“放弃战争”的宪法第九条的公明党与自民党至今仍有观点差异。

视为己出

而今年多项民意调查结果说明,除了不少不置可否的民意外,赞成与反对修宪的意见基本势均力敌,但反对修改第九条的民意占多数。

日本青山学院大学客员教授池田信夫说:“日本宪法当时是美国制定,但不仅经过日本国会批准,也在后来美国希望日本修改第九条时,遭遇前首相吉田茂(1948-1952)拒绝,而且日本国民投票选举的议员也长期没构成三分二赞成修宪的形势,所以不能说日本被迫施行宪法”。

前共同社《中国观察》周刊总编辑坂井臣之助说:“拜登的发言让人觉得美国终于说了实话,当然这个发言今后对主张日本宪法因为是美国制定,所以日本需要修改的日本右翼有利”。

左翼右翼

日本明治维新时代(1868-1912)受法国大革命影响,社会开始把主张自由民权体制的改革派称为“左翼”、把维护藩阀和地主体制的保守派称为“右翼”。左翼拥护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右翼拥护天皇和对外扩张等。

不过日本的左翼与右翼的主张和性质后来不断随着国内外局势变化发生演变,较典型的案例是二战后左翼共产党仿效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推行的游击战,被日本视为恐怖活动;日本赤军也因从事偏激活动被定性为恐怖组织。但中国文革初期,毛泽东建议日共发起革命,遭日共拒绝,从此中日共产党翻脸,至今仍是有明显距离的关系。

日本左翼与右翼二战后同时都有不同的反美主张,不过近年日共和温和右翼也都承认《日美安保条约》对国家安全的重要性,日共以往反对天皇象征的立场近两年也正趋温和。

二十一世纪后,随着美国国力衰退和中国崛起,日本该如何维护国防已是研究外交或安全保障的日本学者们考虑修宪问题时的重要因素,拜登的发言可能令日本更多了一个考虑修宪问题的因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