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1:3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安倍政权:不能无视南中国海局势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资料照片)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资料照片)

日本海上自卫队两架P3C巡逻机周四(2月18日)结束在越南岘港市的3天访问回到日本。这虽是日本P3C巡逻机自2014年3月以来第三次起降越南,不过这次增添了为越南军队训练救援和军事交流等活动,日本防卫省传出消息称此举“意在牵制中国”。

过去几天,日本不仅十分关切在华盛顿举行的美国与东盟峰会,以及中国在帕拉塞尔群岛(中国称西沙群岛)的伍迪岛(中国称永兴岛)部署地对空导弹部队如何影响南中国海局势,而且日本也在接待到访的澳大利亚外长毕晓普和美国太平洋军司令哈里斯时,突出日本明确希望紧密合作针对中国的意向。

当美国公开中国在伍迪岛部署导弹部队的录像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周三下午在记者会上说,有关中国在南中国海的动向,政府平时就持着重大关切来分析,希望不就包括部署导弹部队在内的具体事务作评论。但他接着说中国“在南中国海迅速、大规模地填海造岛、构筑据点作为军事利用目的等单方面改变现状、促升紧张的行为,是国际社会的共同忧虑。我希望再次强调,我国既对此深感忧虑,也不承认这一既成事实化行为”。

防卫大臣中谷元也召开记者会说了同样的话,并且说:“中国以前有过‘没有军事化意图’的发言,现在自己推翻了,我们要求中国作出有说服力和透明性的说明。防卫省将继续注视中国的动向”。

日美紧密合作

周三晚中谷在防卫省与到访的哈里斯会谈中,对中国在南中国海部署地对空导弹、加强海洋行动说:“日本不能无视中国尝试改变现状的行动,日本支持美国的‘维持航行自由作战’行动,希望推进日美在这一地区的联合训练等应对”,对此哈里斯针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去年9月访美时表示中国没有在南中国海建设军事据点的意图,回答说:“证明习近平不守承诺,希望与日本在这个问题上协作”,双方确认了两国军事紧密合作应对中国行动的意向。

此前一天,哈里斯还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会谈,据日本政府公开的消息,安倍向哈里斯表示感谢美军在朝鲜较早前试射弹道导弹行动过程中提供情报,“得到美国协作,令日美实现了紧密合作”,并向哈里斯说明“朝鲜的弹道导弹包含针对美国”的看法。哈里斯对安倍说,朝鲜试射弹道导弹“充分表现出其危险性”,强调去年日本成立的《和平安全法》和修订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发挥了非常好的机能”。

哈里斯的作用

哈里斯与安倍也讨论了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等地区局势,安倍也向哈里斯说明美军驻冲绳普天间机场转移问题,声称“将以坚定的决心推进”。与安倍会谈前,哈里斯已先与日本自卫队统合幕僚长(相当于自卫队总司令)河野克俊讨论过东中国海和南中国海问题。

1956年出生在东京郊外横须贺市的哈里斯,母亲是日本人,在日本被称为日裔美国人。在美国总统奥巴马“亚洲再平衡战略”中,哈里斯2014年9月获任命美国太平洋军司令。去年5月上任以来,哈里斯明确、积极地推进日美军事同盟关系。

哈里斯在毕晓普访日讨论引进日本潜艇、加强安全合作期间抵达日本,并在毕晓普与安倍和中谷会谈后接踵而至首相官邸与防卫省,与日本讨论朝鲜问题和东中国海、南中国海局势。

关系峰回路转

毕晓普本周匆匆访日24小时的行程中,分别与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安倍、中谷会谈,除了一再确认日澳“决不容许朝鲜危险挑衅行为,加强合作应对”和推进核裁军、核不扩散的一致立场外,毕晓普与岸田还讨论了捕鲸纠纷与日本合作开发澳大利亚新一代潜艇的问题;与安倍会谈过包括生产潜艇和南中国海问题上两国加强经济和安全合作的议题;与中谷会谈了合作开发潜艇和南中国海的问题。

中谷对毕晓普说,中国在南中国海积极活动中,“日美澳三国的存在感很重要”,毕晓普回答说她“将敦促所有当事国和平解决纷争”。

日本与澳大利亚的同盟关系在去年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上台后,一度相当动摇,尤其是前总理阿博特政权积极引进日本潜艇的意向,因为特恩布尔重视经济政策,看重国内生产潜艇带动雇佣的效果,使得提出“苍龙型”潜艇竞标的日本对“苍龙型”具备最先进的隐形技术外流到澳大利亚,然后可能流向中国极为抗拒。与日本竞标的德国和法国看出日澳隔阂,更致力迎合特恩布尔重视雇佣的立场,提出在澳大利亚合作生产的细节。

南中国海“生枝”

不过在德、法向澳大利亚提出“最佳方案”令特恩布尔倾心时,随着中国在南中国海填海造岛行动与菲律宾、越南、南来西亚、印尼等周边自称主权国纠纷升级,南中国海局势趋于紧张后,特恩布尔政权不得不重新审视同属美国同盟下的日本关系。

日本防卫大学教授福岛辉彦说,澳大利亚本来在经济上获得中国很大恩惠,政府与民间都很重视与中国的经济关系,尤其是特恩布尔政权。虽然也重视与美国的同盟关系,但对日本,澳大利亚区分东中国海与南中国海问题很现实,在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问题上,澳大利亚尽量避免让自己卷入,澳大利亚传媒对阿博特政权亲日立场本来不以为然,认为不应引进日本潜艇去刺激中国。但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澳大利亚就不觉得事不关己,“中国在南中国海自作主张越深刻,越促使澳大利亚认识与美国同盟的重要性”。

去年11月中谷在马来西亚与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佩恩会谈时,对澳大利亚希望引进潜艇技术在国内生产的问题,第一次松口说“如果日本夺标,将柔性应对澳大利亚希望的建设场所等要求”。

美国敦促出成果

事后日本有报道解释中谷改变口风说,美国对日本“苍龙型”潜艇评价本来很高,美国敦促日本基于南中国海局势所需的战略同盟,如果“苍龙型”不能参加南中国海巡航,那么能做的就只有协助澳大利亚生产。报道说,安倍政权也很忧虑,能监视中国潜艇的日本潜艇既然不派遣到南中国海巡航,那么如果又不向澳大利亚出口技术的话,会令日美同盟陷入危机。

今年以来,日本和澳大利亚传媒又开始披露,美国敦促澳大利亚采用日本潜艇技术,理由是日美澳军事同盟、共享情报的关系,如果澳大利亚采用德、法潜艇,今后就不能与美日共享军事情报。日本有报道称,哈里斯便是游说者之一。而澳大利亚《澳洲人报》称,美国通过事务层次敦促澳大利亚采时还说,“采用日本以外潜艇,也意味着中国外交战略胜利”。

从毕晓普访日频繁讨论潜艇问题来看,日澳两国已在美国敦促下,尝试加强包括先进军事技术出口在内的安全合作,而去年美国开始在南中国海巡航以来,一直声称支持却不行动的日本也开始着手训练越南这些与中国争执南中国海主权国家的军事能力,可能正突显了安倍政权感到“日本不能无视”的焦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