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日本执政党达成安保法制协议为集体自卫权奠基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欢迎来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美国之音张蓉湘拍摄)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白宫欢迎来访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美国之音张蓉湘拍摄)

日本执政自民、公明两党5月11日达成了制定日本安全保障法制的协议,目前两党正分头完成党内承认手续,预定5月14日内阁会议决定后,提交国会审议。首相安倍晋三的政权预期这项为行使集体自卫权奠基的一揽子法案能在今夏闭幕的本届国会上通过、成立。

自民、公明两党从去年5月起开始断断续续地讨论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以及相关法案的问题,推动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自民党与反对日本自卫队参加海外战争的公明党经过24次执政党作业部会谈判,终于达成协议。日本政府伴随执政两党谈判,拟定了相关法案条款,当天向执政两党提示,获得同意。

修改与新设

日本安全保障法制的相关法案包括修改现行《周边有事法》,使其成为《重要影响事态法》,和制定《国际和平支援法》、修订《自卫队法》等约10部法案,目标是“日本和平与安全”和“国际和平与安全”。

在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焦点问题上,法案说明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是基于“与我国密切有关的国家遭遇武力攻击,令我国存续受威胁、国民的权利受到从根本上被颠覆的明确危险的事态”,在此“存续危机事态”下,自卫队能出动、行使武力。

其中《重要影响事态法》主要是基于维护日本和平与安全的目标,明文规定自卫队参加美军等与日本关系紧密的外国军队后方援助不受地理等限制,变更了至今只限于日本周边的规定。

基于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的目标,新制定的《国际和平支援法》是为后方援助美国等外国军队的自卫队行动规定恒久的法律依据,脱离日本在以往后方援助美国攻击阿富汗、伊拉克时制定《特别措施法》的临时状态。

新法规定,日本向海外派遣自卫队必须事先获得国会认可,在首相要求国会批准起,参众两院必须各自在7天内作出决议。

过程曲折

执政党谈判作业会会长、自民党副总裁高村正彦事后在记者会上对今后国会审议时是否接受在野党的意见说:“我们现在认为这是最好的法律,希望照此成立,不过国会审议中存在各种可能性,我完全无意现在就说可以修正等,但抽象来讲也许不是毫无修正的可能性。”

参与谈判的公明党作业会长代理、公明党副代表北侧一雄强调执政党协议的结果“相当包含了我们的主张”,他说:“符合国际法、令国民理解的国会批准,以及确保自卫队员安全的派遣自卫队原则等都是公明党的主张。坦率地说,初期两党谈判局面困难,现在克服障碍达成协议令人欣慰。今后希望在国会审议中,政府的说明能令人易懂,得到国民理解非常重要。”

日本向海外派遣自卫队的声音约从1991年波斯湾战争结束后开始。波斯湾战争时,受宪法制约不能向海外出兵的日本,前后共向多国部队提供了135亿美元援助金,但波斯湾战争结束后,科威特感谢参战国的决议中没有日本国名,此举激发被增税的日本国民广泛不满,执政自民党和日本政府内开始出现“国际贡献光出钱不行,必须出力”的意见,随后日本修改了自卫队参与联合国维和部队活动的法案,自卫队开始走向海外、参与国际维和活动。

美国9.11事件后展开的反恐活动中,日本再因宪法制约,没有参与战争,只参与后方重建,当时负责东亚事务的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积极推动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不过日本国内二战后反战、护宪思维根深蒂固,当时的前首相小泉纯一郎经过多届走马灯式的政权动荡刚坐定,国内改革待兴,无意推动修宪的巨大障碍。

充斥争议

去年安倍政权开始酝酿解禁行使集体自卫权起,安倍就面临两大抉择,一是修宪,建立军队、向海外派兵的彻底变更;一是重新解释宪法来解禁行使集体自卫权。最终安倍选择了后者,去年7月安倍内阁正式就此做出决定。

社会舆论也充满争议,各种民意调查显示,反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民意约占一半,不过反对理由中,既有反对以释法来实现行使集体自卫权手段的,也有反对日本人去海外无谓流血、丧生的,还有反战、倡导和平的。去年7月前后东京首相官邸外每天都有示威游行者,还发生过多起自焚等自杀抗议事件。基于巨大争议,安倍政权拖延了原定去年11月立法的日程,并借助日美修订《防卫合作指针》的外部事实和自民党赢得地方选举的内部政治安定环境来推动立法。

反对行使集体自卫权的《朝日新闻》5月12日的社论批评安保法制“把日本推向危险歧路”,另一持相同立场的《每日新闻》则批评公明党为了维持执政地位变心妥协。

但日本朝野政党内都有赞成、反对意见。虽然随着时间推移,日本国内的争议现已处低潮,但今后国会审议时仍可能激发论战。

环境变化

赞成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自民党国防部会会长、参议院佐藤正久解释说,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的背景是整个国际安全保障环境发生巨变,他说:“现在不仅有网络、宇宙空间争夺,武器性能也不同,需要重新思考和平与安全的条件。”

日本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助教、前防卫研究所主任研究员道下德成说,日本安全环境,主要是周边的海洋环境变化更因中国崛起并积极发展海洋军事突显了危机。他说:“要针对这些危机,日本需要单独应对、与美国合作应对、与地区内同盟国合作应对三种措施。”他认为,与中国经济崛起下每年大幅增加的军费相比,不仅日本增加的军费不足以单独应对危机,而且日美的经济力量可能也不够应对,因为美国可能不会在远东投入庞大资源,所以日本还需要与地区共感中国威胁的同盟国合作、互助,这些都需要日本能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前提条件。

在日本被视为中国政府代言人的东洋学园大学华人教授朱建荣5月11日晚在富士电视台上指责日本为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立法是“谋求协助美国来围堵中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