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03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日韩历史阴影笼罩美国亚太战略


尽管距离二战结束已近70年,日本和韩国也将在明年迎来建交50周年,然而今日的日本和韩国却依然在二战遗留的岛屿归属、慰安妇和参拜神社等问题上争论不休,这让两国关系深深地笼罩在历史问题的阴影里。

作为美国在亚洲最重要的两个战略同盟国,日本和韩国关系不睦影响着美国的亚太安全战略。在重返亚洲的战略背景下,美国对其亚洲同盟体系更为倚重,对日韩关系改善的愿望也就愈加殷切。然而目前看来,想让日本和韩国走出历史阴影却并非易事。

*日韩之间的“诚意”之争*

韩国方面曾多次表示,日本反思二战罪行并为此诚挚致歉是两国之间一切正常交往的前提。而在韩国看来,日本在历史问题上的态度始终是反复而暧昧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自上任后,先是发表“侵略定义无定论”的言论,继而在2013年底参拜靖国神社,又在今年流露出修改“河野谈话”否定慰安妇问题的苗头。尽管这些言论一经释放便遭到来自日本国内和国际上的广泛批评,并最终都以改口或澄清作结,但在韩国人眼里这足以证明日本在历史问题上根本没有道歉的诚意。

然而在日本看来,东京在历史问题上的每次道歉都是极具诚意的,问题的关键在于韩国根本没有意愿去真正寻求解决这些历史问题的方法。目前日本国内最大的困扰就在于,每当日本就历史问题道歉,韩国就进一步提升其预设的目标,并依据新的标准继续指责日本诚意不足,甚至无视日本在解决历史问题上的努力。

例如在2009至2012年日本民主党执政期间,日本首相菅直人就“日韩合并”条约签署100周年发表谈话,对日本过去对韩国实行的殖民统治表示反省和道歉,随后继任的首相野田佳彦也在访韩时归还了日本殖民时期掳走的五本朝鲜半岛的古书。

然而日本的“诚意”换来的回报却是韩国单方面撤出日韩《常规军事信息安全协定》谈判以及韩国总统李明博登上日韩争议岛屿。另外,日本专家指出,日本国内的极右言论绝非舆论的主流,而韩国却选择性地夸大宣传这些小众言论,这表现出他们根本不愿意在改善日韩关系上承担相应的责任。

在这种谁有诚意谁没有诚意的吵吵闹闹中,日韩关系如美国传统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布鲁斯·克林格(Bruce Klinger)所说,“似乎无可扭转地走上了毁灭的道路”。

克林格说:“我们的两个最重要的同盟国之间的关系如此紧张,这对美国来说这已经成为了一种间接的威胁,因为它已经使得对于应对亚洲安全威胁而言很重要的三边合作变得十分困难。”

*日韩不睦伤及美国亚太安全战略*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左)和韩国外长尹炳世(右)在文莱出席东盟外长会议前合影。(2013年7月1日)

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左)和韩国外长尹炳世(右)在文莱出席东盟外长会议前合影。(2013年7月1日)

日韩关系的不睦常使夹在中间的美国左右为难。分析人士说,美国同时作为日韩两国的同盟国,在处理两国纠纷的问题上力图采取不偏不倚的立场,然而却很难同时获得日韩两国的理解和支持,稍有不慎便会伤及一方的感情,甚至削弱美日、美韩战略同盟关系。

克林格提到,在2013年底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之后,面对韩国方面的激烈反应,美国也对安倍的行为“表示失望”。尽管华盛顿认为这种不满只是“私下提出”的,但日本媒体却将其描述为“美国的公开指责”并为此大做文章,甚至引发了日本国内对于美国是否有能力为日本提供防御的质疑。而在日韩有关竹岛(独岛)的主权争议中,韩国《朝鲜日报》也曾发文抱怨美国的立场总是“站在日本一边”。

对美国来说,应对中国崛起所带来的各种挑战和朝鲜的核威胁是关系到其亚洲安全战略的重中之重,然而日韩不睦显然在很多层面上阻碍着美国在这些关键问题上发挥影响力。

比如,美国需要依靠美日韩三边关系来加强三方情报交流与反导合作,以应对朝鲜的挑衅,然而韩国方面却拒绝与日本最终签订军事情报共享协议。

不仅如此,日韩之间在历史问题上的争论甚至大大分散了日本和韩国在朝鲜问题上的注意力。美国学者克林格举例说:“在今年3月召开的联合国人权大会上,韩国外长尹炳世(Yun Byung-se)利用这个机会严责日本的战时行为,却没有将注意力集中在详述朝鲜侵犯人权行为的联合国报告上。”

对日本的历史积怨还让同为受害国的韩国和中国走得更近了。韩国对中国经济的依赖不断增加。2013年两国的贸易额达到2743亿美元,比韩美、韩日贸易之和还要多,而中国也已经成为韩国的第一出口对象国。前日本防卫大臣小池百合子(Yuriko Koike)在美国《华盛顿邮报》撰文说,韩国和中国在经贸上过从甚密,这会导致韩国和美国的分歧。

正因为如此,美国外交关系学会韩国问题高级研究员斯科特·斯奈德(Scott Snyder)观察说,曾经不愿意过多卷入日韩矛盾的美国已经越来越积极地参与到改善两国关系的事务中来了。

他说:“回顾过去一年多的时间,我发现美国对这件事的参与程度可以说是史无前例的。”

*日韩历史阴云难消散*

尽管美国官员和专家多次劝说日韩两国不要过多纠结于历史,要以更务实的态度来思考合作的潜力以及迫切性。但美国的劝说始终收效甚微。

美国学者斯奈德认为,东西方看待历史问题的角度是不同的。他说:“在西方,我们看待历史是从历史实证的角度出发的,但是在东方,历史是一种道德史观,是一种基于身份认同的表述。所以韩国人眼中的民族英雄却是日本人眼中的恐怖分子,这是很难调和的问题。”

前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退役海军上将丹尼斯·布莱尔(Dennis C. Blair)说,在历史问题上,没有哪一个国家是绝对正确或绝对错误的。对于历史问题的讨论应该避免简单化、标签化,而是要在“重新开放历史”的基础上,不断进行研究和讨论。

然而当有争议的历史问题变成民族感情的问题并与当下的政治牵扯在一起,问题就变得更为复杂了。布莱尔分析说,国家的历史伤痕记忆很容易被政治人物拿来利用。

“无论是独裁国家还是民主国家,政治人物都不希望自己受到无力维护民族尊严的指责,而且他们都觉得自己能控制好民族主义情绪,既利用它来为自己获取某些人群的政治支持,又不至于让它造成大的损害,”他说,“即便他们知道将有争议的历史问题带进政策和政治的讨论常常会造成健康的爱国主义演变成极端的民族主义,甚至要付出国家发展受阻的代价,但是政治人物们还是故意为之。”

华盛顿智库史汀森中心的高级研究员辰己由纪(Yuki Tatsumi)认为,日韩关系之所以到今天还在受到历史问题的困扰,部分原因就在于日韩有些领导人根本没有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的意愿,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躲在这些“无法解决”的历史问题的背后是更容易、更安全的事。

她说:“只要他们继续就现状指责对方,他们就可以躲开那些对于改变现状来说很必须,但是在政治上却不讨好的事。”

曾担任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事务主任的车维德(Victor Cha)认为,历史问题是一个无解的问题。他说:“对于历史问题的谈判协商是永远不会有完结的,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如何找到解决这些历史问题的方法,而是日韩两国如何在历史问题依然是两国关系底线的情况下建立务实的合作。”

历史难解,政治复杂,国际战略环境挑战重重。日本和韩国能否借两国建交50周年之机,走出历史的阴影,如韩国总统朴槿惠所说,“面向新未来共同出发”?这考验着日本、韩国甚至美国的政治家们在历史与未来中寻找平衡的智慧与决心。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