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3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二战后日本的民主教科书《民主主义》


《民主主义》教科书中,用漫画说明的拥有财富的独裁主义与奴役国民的关系(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民主主义》教科书中,用漫画说明的拥有财富的独裁主义与奴役国民的关系(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71年前日本战败后,最重要的巨变当属从军国主义体制走向西方民主主义体制。在日本学习民主手段、导入民主意识的过程中,普及民主的教育改革是一重大关键。记者最近在日本找到1948年文部省(相当于教育部,现称文部科学省)发行、注明“供初三和高一使用”的社会学科教科书《民主主义》原版,证明了日本战后着手的民主主义教育。

日本最大在野党-民进党刚通过党内投票选出的新党代表莲舫,是日本史上首个有机会执政的政党女党魁。继7月底东京都首次选出女知事后,莲舫的当选再次凸显日本选民看待女性从政已与男性同等。而且,作为半个旅日华人,莲舫的当选也被认为是反映了日本的民主意识高于排外思想,是日本民主主义的跃进。

但二战战败后的日本曾对西方民主忽然降临不知所措。伴随日本与美国为主的战胜国1945年7月签署《波茨坦宣言》,同意接受民主主义,重视言论、宗教、思想自由等基本人权和1951年再与美国等签署《旧金山和约》,理论上日本拥有了一个民主国家的主权。

尽管占领日本的联军司令麦克阿瑟将军1947年以后就开始说“占领日本的统治非常畅顺”、“不担心日本再成军国主义国家”等,但从农业封建国经过明治维新的科技飞跃实现帝国主义,继而走向殖民主义、霸权主义、扩张主义和军国主义百年的日本,对西方民主仍很陌生。

启蒙民主精神

日本战后第一本社会学科教科书《民主主义》的序言说:“当今世界民主主义这个词汇泛滥,谁都知道,但却没什么人自信真正懂得什么是民主主义。很多人回答民主主义定义时称‘在一种政治方式下,通过选举选出代表自己的政治人物’。这确是其一,但民主主义的根本还有更深之处,那就是每人心灵深处要把所有人视为有尊严价值的人,这是民主主义的根本精神”。序言还指出:“同一社会里的人们、邻国的人们、远洋彼岸的人们都应不断维护和珍视人的生命,并积极地与价值观共有的人合作,为世界、为人类工作,构筑和平与适合人类生存的世界”。

独裁主义定义

《民主主义》教科书含“民主主义的本质”、“民主主义的发展、“民主主义诸制度”、“选举权”、“多数决议”、“觉醒的有权者”、“政治与国民”、“社会生活里的民主主义”等各章,每章再分多节。

《民主主义》教科书中的漫画:独裁者把各种正确新闻通过遏制之手变成虚假新闻传给民众(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民主主义》教科书中的漫画:独裁者把各种正确新闻通过遏制之手变成虚假新闻传给民众(美国之音歌篮拍摄)

“民主主义的本质”的第二节“自下而上的权威”一节说:“民主主义的相反是独裁主义,独裁主义也称作权威主义,这是因为独裁主义的根本是高高在上的人独占权威,随便鱼肉在下的人,国王、独裁者、统治者们或者公然、或者隐讳地决定国事、制定政策和法律,令一般人只能不明所以地遵从。这种独占权威的人们对下鼓吹、宣传,令臣民无条件服从。独裁主义可以表现为专制、集权、法西斯、纳粹等各种形式,而这些独裁主义不同表现形式的根本的共同点就是掌权者歧视一般人,一点也不重视一般人的命运。”

教育权力意识

教科书向青少年们浅易地解释:“打破独裁主义或权威主义的唯一方法是国民要有政治智慧,不是听任调遣,而是根据自己的判断来辨别是非。民主主义政治是为国民,但如果没自己判断,就不算是民主国家的国民。当国民每个人的意见怎么也不能统一时,那就尊重多数人意见。每个国民都忙于自己的生活,所以要选择代表自己的政治人物来推动政治,但不要忘记不可凡事全部骄交托他人,应努力地表达自己的政治信念,这样上司和独裁者就不能为所欲为……在民主主义国家,权威者会站国民一方,这就是自下向上的权威,是通过被统治者承认的政治,令所有政治机能基于构成整个社会的所有人的意见,向符合所有人利益的合理方向推进。代表国民的人不是国民的主人,而是国民的公仆,按照国民意志制定的法律,既约束国民,亦约束代表国民的政治人物,这只有民主主义才做得到。”

定论官民共有

回顾二战后日本包括学习民主主义在内的教育改革,现在的文科省指出:“这是在联军占领下实施各种改革中最重要的改革之一,通过教育改革,国民的思想和生活改变了、建设新日本的基础方针构成了。”并承认“虽说这样的教育改革是被占领下并非日本自主的政策,但这个强有力改革排除了妨碍日本近代教育发展的部分,把日本推向正常发展轨道,促进日本进一步发展的部分也不少。”

曾参与制定日本教育政策的日本大阪大学名誉教授山崎正和称赞《旧金山合约》“第一为构筑朝野政党体制建立了基础,第二为日本发展经济铺垫了平稳道路”。

他还认为“日本的民主已发展到甚至比许多西方民主国家更完善,理由是日本贫富悬殊较小、犯罪较少、宗教更宽容”。他强调这绝不是基于社会主义均富逻辑:“不通过市场经济的财富分配,一定会产生官僚主义,二战后日本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们追求的是一边防范社会主义,一边防范极右派的目标,至今相当成功”。

爱国主义争议

二战后至今,日本每天都有批评首相、监督政客、警惕官僚主义的舆论,民众对日本因战败转换政治体制,从军国主义顺利走向民主主义的结果,普遍存在战败是好事的认识。尤其是朝鲜饥荒、中国贪腐和异见人士被镇压等非民主国家苦难,更令民众肯定民主体制的优越性。68岁的建筑木工铃木真治就说:“假如没战败,说不定日本现在跟朝鲜差不多”。

但近年在日本学术界,少数右翼意见主张,日本二战前就有过民主主义,并非二战后美国施予,刻意把民主囊为己出。对立的意见反驳说,二战前的日本只有过天皇制下不容妇女参政的自由主义或全体主义,那不是民主主义。

近年社会上,包括主流传媒和舆论在内,扩大狭隘的爱国意识也已引起疑虑。例如渲染寿司、清酒等在海外流行的现象,夸张地表现日本食物最优越的“寿司民族主义”;刚结束的里约奥运也成为只播日本强项、只播日本获奖选手赛场录像的“奥运民族主义”,令知识界提出“远离了奥运精神”的质疑。

山崎也承认近年日本社会出现的民族主义爱国心和国家主义爱国心,甚至街头上公然出现仇恨演讲(Hate Speech),他认为这都是挑战日本的民主主义,他说:“维护日本民主主义才是真爱国”。

不过从东京都知事选举和民进党代表选举的结果,民主主义深入日本人心可见一斑,显示了70年来日本民主主义教育的收获。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