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10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日本防卫研究所发表今年《中国安全政策报告》


日本防卫省2014年3月24日公布的照片显示中国苏-27战机飞越东中国海上空。

日本防卫省2014年3月24日公布的照片显示中国苏-27战机飞越东中国海上空。

日本防卫省的智囊机构-防卫研究所星期五(3月13日)发表了2011年以来每年一次的《中国安全政策报告2014》,今年特别突出了目前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武警部队趋于任务多样化的现状分析。

国家安全委员会

《中国安全政策报告2014》分析了习近平政权下成立的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实质、越来越大比例承担国内维稳的武警地位、解放军救灾目的和加强与外国军队交流,以及参与国际军事活动的潜在目的共5章,并指出日本今后该如何与中国沟通。

分析说,中国共产党政权下领导人的国家安全观,是毛泽东重视军事力量保安全;邓小平重视经济增长安全;江泽民提出的“新安全观”是沿用毛泽东思想,以至于开始扩充军费、提升国防战略和现代化军备水平;胡锦涛基本沿袭了江泽民的“新安全观”。

报告指出,但美国2001年发生9·11事件和2003年非典事件后,江泽民政权成立了“国家反恐工作协调小组”,开始认识反恐和应对战争、动乱外的安全重要性,而到胡锦涛政权,更明确提出解放军参与这些应对新“非战争的军事行动”任务。

到习近平政权提出“总体国家安全观”概念,是包括了政治、国土、军事、经济、文化、社会、科技、信息、生态、资源、核能11领域的安全体系,并相应成立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旨在负责这些方面安全。报告说,目前有关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正式信息寥寥无几,但日本确认了该委员会的任务是确保对内维稳、对外维护权益和安全。

报告估计,国家安全委员会并不直接指挥军队和武警,但地位高于任何党组织,提供综合性政策建议和协调的高层次机构。

军队与武警两雄

防卫研究所的报告称,随着中国安全观范围扩大,从1949年到1983年一直受制于军队重组影响的武警,开始赋予镇压暴动、建设基础设施等原来的军队任务,也开始从90年代瓜分军队在中国政治中作为“一大势力”的地位,不仅从十五大军方代表253人、武警代表37人的比例到十八大军方代表251人、武警49人可见一斑,而且更重要的是2010年起,中国公安支出已超过国防开支,2013年武警支出超过1393亿人民币。

报告指“通过89年天安门事件,中共政权清楚认识到轻易出动军队解决国内问题,可能造成不利政权的后果”, 预计今后无论在人员编制还是预算上都会继续提升武警重要性,武警可能进一步赢得中共党内重要地位。

但报告指出“如果武警积极在党内争取符合其实力的政治地位,那中共政权内将出现一定紧张局面,由于武警直接关系到维护中共政权和社会维稳,所以今后有必要继续关注武警”。

报告说,中国陆军一直面临裁军,习近平推进的国防与军队改革也使陆军存在大规模裁军的可能性。于是陆军突出救灾等非战争行动与日俱增,来体现其存在感和必要性。同时中共政权在积累救灾经验,完善救灾中军队与地方行政部门之间的协调机能,其中行政部门持有救灾活动的指挥优势。

军队外交的用意

报告说在国际上,解放军开始推进与外国军队交流等军事外交,包括人才、安全对话与合作、教育训练、发布信息5方面,目的是创造有利于国家利益的国际环境、提升国际社会对中国的评价和提高解放军能力,并同时把这些利益作为外斗筹码。例如停止向对台售武的美国军事交流、停止与东海和南海有纠纷的国家对话等,以至于周边国家在安全领域强烈担心中国。

报告说,中国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是经过1971年指责美国假借维和干涉别国内政的强烈反对,到1988年加入维和的演变,90年代以来解放军参加维和渐趋积极并主要集中在非洲。报告称经研究发现,中国积极参与维和第一是基于本身持有的台湾、疆藏统独危机去推销联合国尊重主权、不干涉内政的原则;第二是配合中国的非洲外交,加强中国在非洲的影响力并完善取得非洲各类资源与贸易环境,同时也有提升国际社会对中国评价的作用;第三是缓和国际社会高扬的中国威胁论,而中国海军参与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护航活动本身也积累了丰富的远洋经验、提升了海军能力。

报告预测中国今后虽然会继续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但“随着参与程度加深,会逐渐偏离维和行动基本立场”,可能与现在国际维和行动的矛盾加大。

建议重视国安委

报告在结束时说,从结构上看,国家安全委员会、解放军、武警都在中共领导之下,今后日本与中国交涉政治时,“虽然由于不了解中国决策过程,有时会遇到瓶颈,日本外交当局要把日方的政治想法准确无误地传达给中共政治局时,常煞费苦心地考虑该用哪些渠道。日本有必要尝试与国家安全委员会接触,建议建设新的沟通渠道并期待其发挥危机管理机能”。

报告也对日本成立了国家安全保障局、推动自卫队国际贡献的大环境下,与解放军、武警的交流说:“我们认为日中两国外交和防卫交流渠道将呈现多样化趋势,今后为了推动双边关系稳步发展,加强沟通更重要”。

防卫研究所的《中国安全战略报告》自称是提供给日本内外研究者,“深受国内外研究机构和媒体的高度关注”。该报告每年侧重的领域不同,以副标题突出重点。防卫研究所政策研究部长坂口贺朗说明,“这次的报告参照了中国学者及相关人士在国内外交流的意见,不代表日本政府和防卫省的见解”。

另一方面,据日本内阁3月7日发表的舆论调查,“关心中国军事现代化和海洋活动”的被访者近61%,是“最关心日本和平与安全环境”的首要问题,比2012年46%被访者大幅上升。

报告周五发表后,的确连日引起日本各大传媒关注,时事通信社关注“中国谋求抹消威胁论”、《读卖新闻》突出“中国以维和从事军事外交”、《产经新闻》焦点“中国提升远洋作战能力”。

国际地政学研究所理事长、前内阁官房副官助理柳泽协二说:“中国现在充满大国自信,中共对日本、菲律宾、越南力求确保正当统治权的态度尤其突出,但在可能威胁中国安全关键的南海和西太平洋,中国因还没有正面决战的航母,不会真的进入与美国争夺制海权范围”。

他认为作为美国军事同盟的日本应从大国之间战争的可能性来合理考虑冷战时期与现在国际化世界的重大不同,针对也许中国在想“只要不变成真的战争,打打擦边球没关系”,他认为日本现在最重要的是谋求中国切实地管理危机,防止事态扩大,而长远来看,最要紧的是要与中国争取一个互相遵守的规矩。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