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49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日美大米与汽车壁垒最后崩溃的政治因素


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会见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2015年4月19日)

日本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会见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2015年4月19日)

日本参与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谈判的经济财政大臣甘利明与美国贸易代表弗罗曼从19日晚上起到21日凌晨的“马拉松”谈判结束后,2013年12月动了舌癌手术的甘利明脸都绿了。甘利明对守候的记者群说:“两国的距离相当缩小了,但农产品与汽车的课题依然残留下来”,弗罗曼也异口同声说:“双方的隔阂非常小,但还有继续谈判的必要”。

日美TPP谈判闭门举行,外界不清楚双方具体的攻防手段,但日本知道弗罗曼是“难以对付的谈判者”,也知道甘利明与弗罗曼曾在华盛顿谈判时拍案怒斥对方,以至于期待TPP的日本经济界对甘利明与弗罗曼的谈判不抱希望;反对TPP的日本农协也逐渐不发动农民去抗议甘利明与弗罗曼谈判。

这使得甘利明与弗罗曼这次在东京内阁府的谈判环境可谓宁静,不过谈判一开始甘利明还是说了句令周围有些意外的话, 他说:“我很想见你”,弗罗曼立即笑答:“我也一样”。

着急的背景

日本共同社4月21日发表一篇长文,分析甘利明与弗罗曼化敌为友的变化原因是“日美在亚投行问题上遭遇了挫折”。分析说,英、法、德国相继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给人“美国夕阳”和“日本赌输”的印象。分析还引述日本政府内透露的看法说:“美国急了,希望达成TPP协议的愿望比以往更强,美国有意先达成日美协议,然后促使其他国家妥协”。

研究日美关系的日本作家、前共同社记者田中宇说:“美国着急还存在奥巴马剩下一年半的总统任期里,谋求实现经济政绩的愿望。而安倍也一样着急,因为4月底访美并作为日本首相首次应邀在美国上下两议院总会演讲,安倍急需喝彩声。历史问题上他知道很难赢得喝彩,但如果把TPP进展形容为日美跨太平洋的贸易与安全合作的光明未来,应该能博得支持TPP的共和党议员和奥巴马政权高官的喝彩”。田中还指出,对安倍领导的执政自民党来说,过去一向反对TPP的农民团体也因势力减弱,令自民党开始可以无视战后长期依赖的农民铁票田。

日本农民现在平均年龄不仅已达67岁,而且全职务农者减少、兼职务农者增多,兼职务农的工人反对TPP的人少,全职务农的农民里也有赞成TPP的人,以至于日本农民最大组织-全国农协组合的中央会长万岁章在这次日美TPP部长级谈判前的4月9日宣布辞职,全农中央至今缺继任会长,这也是甘利明与弗罗曼这次谈判环境宁静的一个原因。

政治危机感

日本是2010年时的民主党政权决定加入TPP,2011年日本发生东日本大地震后,日本加入TPP的课题一时被搁置,当时经济界最大组织-经济团体连合会会长米仓弘昌敦促政府重拾TPP目标说:“现代与未来,日本不加入TPP就会亡国”。

经过加入申请和认可等手续,2013年8月日本开始与美国谈判,至今通过9个主要回合和无数事务性谈判,贸易壁垒已从初期大米、禽肉、乳制品、砂糖等农产品和汽车、医疗、保险、服务等其它行业共21个领域,减少到目前大米与汽车的最后堡垒。美国迫使日本每年进口17.5万吨大米,日本只同意进口11个成员国每年不到10万吨的输入量;日本迫使美国立即废除汽车零部件关税,美国只同意长期废除的目标。

提出加入TPP目标初期,东京街头上每天都有反对的示威游行,现在反对运动疲劳和安倍稳定的政权推动政策的强硬姿态下,日本反对TPP的声音已渐低下。

中国主导创设亚投行、英、法、德等发达国家加入令日美生出政治危机感,美国国防部长卡特4月访日也把TPP作为会谈内容,他形容TPP“称得上是建造一艘航空母舰的重要性”,奥巴马更在4月11日发表声明称“制定全球贸易和经济政策的,应是美国,而非中国”。

安倍本来在政治上不屑与中国为伍,他倡导日中“战略互惠关系”的俗话即是“只有对彼此都有利时才基于战略来合作的关系”。现在明知亚投行的政治目的是挑战包括日美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不仅安倍,财务省、金融界也在反省亚洲开发银行如何让中国有可乘之机?有没有改革应战的可能性等。

摧毁大米和汽车生死堡垒不是部长承担得起的政治结果,在中国的挑战压境时,日美首脑有多少政治觉悟或从安倍访美可见端倪。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