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9:53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孔杰荣:王岐山访美受制度之累


美国著名中国法律学者孔杰荣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指出,中共主导反腐的领导人王岐山如果现在访美,美国所有注意力将都会集中到中国不公正的刑事司法制度上。他指出,美国不可能跟一个随意指控人的国家达成引渡协议,除非中国对其刑事司法制度从理论、立法和实践上加以改善。

孔杰荣(左)和傅高义在讲台上 (2015年2月18日,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孔杰荣(左)和傅高义在讲台上 (2015年2月18日,美国之音方冰拍摄)

对中共中纪委负责人王岐山有可能无限期推迟访美的消息,纽约大学法学院著名法学教授孔杰荣的第一反应是,他一定担心他会受到的待遇。

现在来美不是时机

“王岐山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如果他(现在)来美国,所有的注意力必定集中在中国不足够和不公正的刑事司法制度上。”

王岐山访美的消息曾伴随“红色通缉令”、“猎狐”、“天网” 行动,被传得沸沸扬扬,显示北京把贪官从海外全部缉拿归案的决心。

但是,《明镜邮报》5月16日的消息说,王岐山访美计划已经被取消。消息说:“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原本下月访问美国,但因为无法与美国达成将中国逃美贪官遣返的合作协议,已无限期推迟有关访问行程。”

在纽约的明镜媒体集团负责人何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解释了消息来源:“作为民间媒体,《明镜邮报》是一个针对精英阶层、通过电邮发布消息的媒体。王岐山取消访美的消息是由这个读者群中的人向我们提供的,然后再由明镜的记者通过接近官方的管道得到印证。”

美中现在不可能签署引渡协议

王岐山参加人大会议(2015年3月5日)

王岐山参加人大会议(2015年3月5日)

一度被广为传播的王岐山访美,曾被期待会形成海外缉拿中国逃犯的高潮,包括把中共最想要的令完成和郭文贵捉拿归案。但是,孔杰荣教授认为,王岐山知道这样的期待会落空。

“他知道我们(美国)不能跟中国签订引渡协议。没有西方民主国家肯冒风险跟中国签署引渡协议。”他说: “美国怎么可能跟一个随意指控人的国家达成引渡协议呢?我们不可能把人送回没有公正法律制度的中国。”

孔杰荣表示,共产党依靠自身反贪,而不是法律制度。他说:“任何涉嫌贪腐的中共官员,立即被送到纪委。只有在纪委结束了对涉嫌官员的审讯、调查,有时是酷刑,然后才决定是否要将其送检察院起诉。”

最近中国的法院判处71岁的独立记者高瑜7年徒刑。法院的判决书甚至没有提供能证明她被控“非法向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的证据。与多年前中国记者师涛被以同样罪名定罪的惩罚相比,现在的做法更加随意。

孔杰荣说,中国的政治案件都是领导说了算,“领导说,这个人必须被定罪并惩罚,有时甚至是死刑,那么检察官、法官就必须执行。他们必须听从领导的话。”

两国司法制度差异是最大障碍

何频表示,造成王岐山取消访美的主要的原因是,中国认为现在中美之间的气氛不那么友好,两国之间的政治框架也不对称,即使美国的行政当局愿意与中国某个部门达成某种遣返协定,也会受到美国独立司法体系的制约。

“在美国,对一个人罪行的认定、遣返的程序都是非常复杂,非常严格的。而中国的司法完全是控制在党的手中,所有的定罪都不需要经过一个严格、专业的,而且是独立的司法审判,所以中美之间要达成一个引渡的协议,目前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王岐山所担任的是个很受批评的职务,因为这是一个无法无天的、不受制约的党的系统,美国哪个部门的官员能接待他这样的一个官员呢?

不过,孔杰荣认为,王岐山的中共任职头衔并不会对其访美造成任何困难,“党的领导人当然可以访问美国,我们的官员可以跟任何他们想要见的人会晤。”

但是,他也认同两国司法制度的不同是他访美取得成果的主要障碍。他认为,中国不是没有可能与美国签署引渡协议,但前提是“中国必须改善其刑事司法制度的理论、立法与实践,然后美国就会把所有他们想要的通缉犯送回中国。”

孔杰荣说,他希望王岐山能访美,“因为这样可以给中国领导人施加更多压力,从而改善中国的刑事司法制度。”

评论员陈奎德(左一)和何频(左二)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谈话节目(2006年11月17日)

评论员陈奎德(左一)和何频(左二)参加美国之音电视谈话节目(2006年11月17日)

何频说:“王岐山访美大家比较惊奇,‘是不是真的要抓出大老虎?’‘是不是来缉拿令完成和郭文贵?’”“事实上根据明镜最近的判断,中国打老虎已经结束了,或者说中国的这种反腐败运动从严格意义上来讲已经失败了。”

何频表示,其中的逻辑很清楚:“中共没办法把老虎继续打下去,因为老虎首先是在最不受制约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员的最高层中产生。他们怎么会继续打下去呢?会打到江泽民头上吗?会打到曾庆红头上吗?会打到李鹏头上吗?会打到温家宝头上吗?会打到朱镕基头上吗?他打不下去的。”

何频说,中国产生腐败的根本原因是制度性的。他提到了最近王岐山跟福山的谈话,以及习近平的一系列讲话,“你看得出他们有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任何可能性吗?如果政治体制不改革,那么这个体制的必然特征就是要培养贪官。所以,这个体制不改革,反腐败不可能真正继续下去。”

他说,所谓“猎狐行动”其实是打大老虎失败的一个表现。“我们看到‘猎狐行动’抓的都是股长啊、科长啊,一些小虾米,而且有的根本就是一些经济纠纷。真正的大老虎根本是打不下去。打不了大老虎,中国的反腐败就是失败。”

党领导一切是中国特色

王岐山最近在与著名政治学者福山的谈话中,明确表示中国不可能实行司法独立和法治。当福山问他,不知中国的宪法能否做到法治、司法独立的问题时,王岐山说:“不可能。司法一定要在党的领导之下进行。这就是中国的特色。”

孔杰荣说,他欣赏王岐山的坦率。“他所说的是所有领导人都说的大实话。党控制法院,就像党控制一切一样。”

孔杰荣说,王岐山并没有假装中国可以实现司法独立,“去混淆人们的看法。”

但是孔杰荣认为,中国领导人反西方的观点是没有道理的。他说,中国是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从1990年代中期以来,中国在与西方的交往中得到了巨大好处。他问道:“谁是西方?卡尔·马克思是中国人?列宁是中国人?他们并没有拒绝那样的西方影响啊。”

孔杰荣认为,其实这是一个价值观的斗争:“中国共产党拒绝了任何限制其权力的价值。这是非常清楚的。这是ABC。”

孔杰荣是美国最早帮助和参与中国建立和改革法律制度的法学学者之一。他说,王岐山任北京市长期间他到那里培训官员时就认识他,“他是个很诚恳、聪明、坦率的人。”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