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29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李洁明传奇人生:既反共又坚持与中共对话 (视频)


美国著名外交官兼亚洲事务专家李洁明 (James R. Lilley) 11月1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去世,终年81岁。李洁明大使生前警告说,美国在外交事务、尤其是对华政策方面应当切忌一言堂的局面。

*中国:生活和事业的主线*

李洁明1928年1月出生在中国山东省青岛市,一生的经历充满了传奇的色彩。他在《中国通》这本自传中写到,自从1916年我父亲作为标准石油公司 (Standard Oil) 的代表乘船抵达上海那一刻开始,中国就一直是我们全家生活和事业的一条主线。

李洁明一家1940年回到美国。他在美国一所著名的寄宿学校毕业后,加入了美国陆军,之后考上耶鲁大学。在耶鲁期间,被美国中央情报局召录。1951耶鲁毕业以后,一直到70年代,李洁明大使一直在中央情报局工作,曾经参与中情局在朝鲜半岛、日本、老挝、香港、台湾、中国等地的作业,并担任该局驻北京分部的第一位负责人。中情局后授予他杰出贡献奖。
方励之夫妇1989年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内

方励之夫妇1989年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内

*效力中情局防共产中国*

也是中央情报局出身的老布什总统称李洁明生前乃是他的一位好友。老布什总统说,就在李洁明病逝前几天,他们还通了话,李洁明那个时候还保持着他一贯的幽默感和一种特有的魅力;我们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

李洁明在他的自传中写到,当年投身中情局,就是要效力美国,不让亚洲被共产中国全面控制。
李洁明大使(中)与里根(左)和老布什总统(右)

李洁明大使(中)与里根(左)和老布什总统(右)

从80年代开始,李洁明被里根总统和布什总统任命为美国驻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的大使。1981年到84年,他出任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之后又作为大使赴韩国,并于1989年到1991年这段时间担任美国驻中国大使。

*方励之、李淑贤的回忆*

李洁明在出任驻华大使期间,中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六四事件。被中国政府指控为六四黑手的方励之先生和夫人在美国政府的保护下,于美驻华使馆内避难,直到1990年离开北京。星期天,方励之教授夫妇从旅居美国的家中接受了美国之音的采访,回忆了那段时间内和李洁明夫妇的交往。

前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资料照片)

前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资料照片)

方励之教授在亚利桑那州的家中说,李洁明是一位很能干的外交官,他的逝世很可惜。

方励之先生回忆说:“我们是在进了大使馆以后才认识他的。”他说,之前并不认识李洁明,在大使馆那段时间里,和李洁明大使的交往,主要涉及美方和中方就方励之夫妇如何出大使馆所进行的谈判。他说,李洁明告诉他,中方当时负责谈判的是外交部美大司负责人、后来升任副部长的刘华秋。

方励之说,李洁明后来告诉他,以往和中方谈判,我们往往是吃亏,但是在你这个问题上,我们没有吃亏!

方励之先生对李洁明做事的效率和专业精神,记忆深刻。他说,李洁明有多年在中央情报局的经历,说话滴水不漏;不过,就在他把方励之夫妇送上飞机离开北京之前,他还是透露了一点“情报”。方励之说,李洁明告诉他,那个时候柴玲已经早他一步出境了。

方励之先生的夫人李淑娴那个时候也一直在大使馆。在回忆这段经历的时候,李淑娴教授说,李洁明夫妇很有人情味;李洁明的夫人还特意在过节的时候,为他们送去自己亲手做的饼干。

*驻华经历事业顶点*

李洁明1984年会晤中国领导人邓小平

李洁明1984年会晤中国领导人邓小平

李洁明在自传中说,出任驻华大使这段经历,是他事业的顶点。

美国前外交官员谭慎格 (John Tkacik) 说,我在八位大使手下工作过,李洁明是我共事过的最杰出的一位。

1989年中国民主运动期间,谭慎格也正在美国驻华使馆工作,亲眼目睹了李洁明大使的工作风范。他说,李洁明那个时候不分昼夜地工作,不仅果断地做出决定,保证美国公民安全撤离北京,还勇敢地保护了中国的异议人士,让他们在美国驻华使馆内临时栖身。这中间最著名的要算是前中国科技大学的方励之教授和夫人了。

*美利坚合众国的忠诚使者*

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在得知李洁明病逝的消息后发表声明说,1989年到1991年美中关系最为艰难的一段时间内,李洁明大使坚决捍卫了人权。克林顿国务卿说,李洁明一生正直、忠诚、勤勉,堪称是美国外交界的典范。

几年前,李洁明在华盛顿的一个研讨会上回顾一生经历时,特别讲到了一个小插曲。


李洁明说:“我常常想到前国务卿乔治.舒尔茨 (George P. Shultz);很多大使被任命之后,舒尔茨都把他们叫到他在国务院的办公室,指着(标有各个国家名称的)地球仪,问这些大使:你是代表哪个国家的?很多人立即回答说,我代表印度,或者是柬埔寨、再或者是智利,等等。但是舒尔茨马上更正说:不对,你代表的是美国。”

李洁明说,舒尔茨的话往往把那些新任大使都感到震撼,但是他这番话的涵义不言而喻。

李洁明去世了,但是他几年前讲的这个故事,可以说是概括了他一生所秉持的原则和理念。

*警告一言堂局面的危险*

目前在华盛顿传统基金会 (The Heritage Foundation) 担任亚洲事务高级研究员的谭慎格 (John Tkacik) 是李洁明生前特别看中的一位政策分析人士。谭慎格回忆了最后一次见到李洁明的情景。

谭慎格说:“去年10月,他请我到他家吃饭,很简单的午饭,是他太太亲手做的,就是面包和汤,伴着一杯酒,席间自然谈到了中国、台湾;一个多小时的交谈期间,可以看出,他对牵扯到中国的整个局势、对美中关系、台海关系的前景是持悲观态度的。”

谭慎格说,李洁明的这种悲观,来自他对美国外交和情报界在中国问题上隐隐存在的一言堂现象的忧虑;李洁明去世前发表演讲时,也特别阐述了自己的这种忧虑。

李洁明说:“我认为,在收集有关中国的情报和信息的过程中,我们应当特别小心;目前存在一种现象:不完全是集体思维 (group think),但是,有一种要在政治上保持正确 (political correctness) 的风气。一些人的分析乍看去条条是道,但是在内容上,却存在着严重的偏见。”

李洁明说,美国情报界有些人把中方的一切举措都从最积极的角度来看待,这很让人担心。

李洁明对美中之间“战略伙伴关系” (strategic partnership) 的定位提出质疑;他认为,说美中两国之间拥有“战略往来关系” (strategic relationship) 更为准确。

*要勇于逆流而上*

谭慎格回忆说,在他最后一次和李洁明交谈时,李洁明特别叮嘱他要坚持下去,把自己所持的观点表达出来,让公众和政策制定人士听到不同的声音。

谭慎格在美国政策和学术界以挑战美国外交以及情报界目前似乎占有主流地位、比较亲北京的观点为名。

*反共的同时保持对话*

一方面,李洁明提醒美国在战略上应当采取审慎的态度,从多方面来考虑问题,另一方面,他同时也认为,美国和中国之间保持各种层次的往来、包括和中国政府之间的对话 (engagement),是非常重要的。

谭慎格在回忆李洁明的时候,也谈到了李洁明在国际交往中现实的一面。

谭慎格说:“他很明白美国外交政策的局限性;比如在台湾问题上,他就认为美国在现实中不可能支持台湾独立。”
前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美国之音录象截频)

前美国驻华大使李洁明(美国之音录象截频)

尽管如此,李洁明生前一直高度关注台湾的局势,并且在很多场合,为台湾说话。他去世之后,台湾外交部官员表示,正是因为李洁明当年帮助台湾保住了在亚洲开发银行 (Asia Development Bank) 的正式席位,台湾日后才有可能加入世贸组织 (WTO) 以及亚太经合组织 (APEC)。

美国国务院前官员凯丽.克瑞(Kelley Currie)女士说,在中国问题上有两派阵营,而李洁明经常对这两派都提出挑战。跟那些从事经贸、亲北京的一派说话时,他就会提到人权、自由、政治犯这些问题;跟那些主张人权、或者是持有所谓中国威胁论观点的人讨论时,他会提醒他们,中国的经济改革确实让人们有了更多的自由度,而且提醒他们,美国需要在各个层面和中国保持交往。

目前在美国亚利桑那大学 (University of Arizona) 物理系执教的方励之教授说:“他当然是反共的,他的意识形态是反共,但是同时,他也主张要和中国(政府)之间有deal(进行谈判、协商),就是说不能够完全不接触、不做交易,总是要做这种事情的,政治就是这样。”

*能够以中国人的方式进行思维*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汉学家、著名历史学教授Arthur Waldron (林蔚)说,李洁明是研究中国问题的美国人当中,很少能够以中国人的方式来进行思维的一位,而这也正是他看问题准确的原因所在。

2004年,纽约的公共事务 (Public Affairs) 出版社出版了李洁明大使和他的儿子杰夫里(Jeffrey Lilley)共同撰写的《中国通》(China Hands)一书,书的副标题是《90年亚洲谍报、外交历险记》(Nine Decades of Adventure, Espionage, and Diplomacy in Asia)。

在华盛顿传统基金会为他举行的新书出版招待会上,主持人介绍说,《中国通》一书的作者是一位“杰出的美国公民,一生中在美国对中国以及亚洲的外交事务中,扮演了独特的、至关重要的角色”。

关键词:李洁明,James R. Lilley,方励之,谭慎格,战略伙伴关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