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41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实地报道:约旦难民营里的艰辛


一份报告显示,叙利亚的邻国目前禁止难民入境,导致能够逃离战乱的叙利亚人数量剧减。国际救援委员会和挪威难民理事会说,部分责任在国际社会,因为国际社会没有支援接受难民的国家,使这些国家不堪重负。约旦照顾着62万登记在案的叙利亚难民,其中绝大多数人被安置在城市,导致城里资源紧张。为了减轻一部分压力,当地官员6个月前开设了另一个叫做阿兹拉克的难民营,争取在那里接纳13万人。目前已经住进了1万5千人。

*难民营被称作“开放式监狱”*

在约旦首都安曼以东约100公里远的地方有一片干旱的沙漠。占地面积15平方公里的阿兹拉克难民营就在这里。

阿卜杜拉三个月前来到了这里。他在目睹他的8位家人在一次导弹袭击中死亡之后,逃离了叙利亚。但他现在仍然想回去,因为这里老鼠泛滥、物价高昂、食物难吃,使得生活在这个被他称作“开放式监狱”的地方非常艰难。他说:“我的其他家人还在叙利亚。我跟他们谈过,他们很想来。但我让他们不要来,因为他们不会喜欢这里。他们每天生活在轰炸机和炮火之下,从一个村庄转移到另一个村庄。但仍然比这里好,至少他们是自由的。”

阿卜杜拉所说的自由是,他们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而在这里是不可能的,而且他每月领到的28美元仅勉强够喂养他的儿子。但是,如果没有约旦人担保,他就不能离开难民营。他说: “我的亲戚都是叙利亚人,他们不能作为我的担保人。必须是和我有血缘或婚姻关系的约旦人才可以,而且还要经过安保程序。”

个叙利亚难民家庭正在向约旦阿兹拉克难民营走去。

个叙利亚难民家庭正在向约旦阿兹拉克难民营走去。

*灾后精神创伤成为目前援助重点*

阿卜杜拉的邻居们处境更糟。附近有一位年长的母亲拒绝担保她的两个成年女儿和她们的8个儿子生活在这里。他们是前几天才来的。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叙利亚难民谈到,“我们是九死一生逃过来的,太可怕了。我们在沙漠里待了三天,没有水。孩子们因为脱水差点死掉,这都是为了逃离巴沙尔的轰炸。”

谈到逃难时的惨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母亲说: “我那时在他旁边,他被击中,子弹从这儿打进来,从这儿穿出去。他们是故意射中他的,面对面。现在没有人关心我的孩子们怎么样。”

亲眼目睹自己的父亲被杀害,这给年幼的穆罕默德的内心带来沉重的创伤。他大部分时间和母亲带在一起,不太说话。

在难民营,超过半数的居民都和穆罕默德一样,还是孩子。然而他们中的一些人比他更不幸,他们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亲人。一些援助机构只是重点帮助抚平这种精神创伤。安全,是另一个首要课题。其中一家主要机构,美国援外合作署,在村子的中心设立了一个文化中心,希望可以帮助改善这里的情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