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3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约瑟夫·奈: 普京习近平不懂软实力


《美国世纪结束了?》作者约瑟夫·奈 (美国之音萧洵拍摄)

《美国世纪结束了?》作者约瑟夫·奈 (美国之音萧洵拍摄)

“软实力”概念提出者美国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批评普京和习近平喜欢谈论软实力,却不懂得如何使软实力与硬实力相结合,相互加强而非相互抵触。他还说,当今世界没有哪个国家的软实力能与美国匹敌,否则就无法解释为什么27万中国留学生,其中包括习近平的女儿要到美国留学。

中国官方媒体经常引述约瑟夫·奈的话以证明这位软实力概念的发明者一贯支持中国的软实力。但是最近约瑟夫·奈在纽约谈到软实力和硬实力的关系时却把中国与俄罗斯相提并论。

软实力

约瑟夫·奈说,任何国家都希望把这两种实力“软硬兼施”,但“问题是如何才能将两者结合在一起,形成巧妙的战略(Smart strategy),使它们相互加强,而不是相互抵触。普京实际上花了很多时间谈论软实力,习近平也是。问题是他和习近平都不知道如何能做到。”

约瑟夫·奈说,美国的软实力是它的吸引力,它源自美国的价值观,“如果你问世界上其他国家的吸引力,它们很难跟美国竞争。为什么27万中国学生在美国留学?为什么习近平的女儿到哈佛并于去年毕业?……就普世价值体系而言,我不知道任何人、任何国家、任何实体有美国那么多的软实力。”

约瑟夫·奈承认,美国推行普世价值和发挥软实力并未达到其应该做得那样好:“不是强迫别的国家接受,不是入侵伊拉克,不是试图把别国变成民主国家,而是靠吸引其他人。”但是他同时指出,“把美国视为与自由民主等价值观相连大体上是正确的,”虽然美国做得还不尽如人意,“但是如果你问别人,就显示或施加价值观的主导力量而言‘你愿意要一个美国世界还是一个中国世界?’我认为多数人大概喜欢美国的价值观。”

彼得·瑟汉:《偶然的超级大国》封面 (网络截图)

彼得·瑟汉:《偶然的超级大国》封面 (网络截图)

外交关系协会最近举行美国未来实力和影响研讨会,两位演讲人对美国的未来都保持乐观看法,但又不尽相同。

《偶然的超级大国》作者彼得·瑟汉认为美国世纪刚刚开始;而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教授、《美国世纪结束了?》作者约瑟夫·奈则认为美国世纪还未结束。

美国世纪

瑟汉说,美国经济如今依靠世界其它国家的部分构成美国GDP的9%,而5年后将只有3%。美国在能源独立后,其经济、政治、军事规模也会缩小。约瑟夫·奈认为,美国世纪并未结束,但会跟以前不一样。他还说,“我不认为中国会在2041年超过我们。”

美国在走向未来的时候在多大程度上可能会受到一个被逼到角落、极富挑衅、军事强大的俄罗斯,及其与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结盟的影响?

约瑟夫·奈:《美国世纪结束了?》封面 (网络截图)

约瑟夫·奈:《美国世纪结束了?》封面 (网络截图)

约瑟夫·奈的答案是,俄罗斯是个走下坡路、严重下行的国家。“一个单一产品经济、存在严重人口问题的国家。未来20年俄罗斯将走下坡路,它还存在严重的健康问题,俄罗斯人平均寿命只有64岁,比富裕国家的平均水平少10年。”

他说,普京不是个辉煌的战略家,而是个辉煌的战术家;他的战略是加速俄罗斯下行。他不认为中俄是真正的盟国,“中国很高兴低价买进俄罗斯油气,俄罗斯成了中国的商品生产国。”“这是普京的灾难性战略。”约瑟夫·奈担心普京“愚蠢的政策”会将美国拖下更深的浑水。

人口萎缩

彼得·瑟汉对未来20年中国是否能保持稳定不表乐观。他认为,中国存在着和俄罗斯同样糟糕的人口问题。“过去4年高中生减少了27%。一胎化政策导致生育低谷。”他说,“实际上中国人口萎缩现在比俄罗斯更严重。”因此瑟汉认为,中国“向内需转型的经济政策是不可能奏效的。”他说,更别提金融体制了,用中国的金融体制衡量,象征欺诈、堕落的破产美国公司安然会“看上去经营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好”。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