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8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香港记者抗议 称大陆打压手段白色恐怖


香港记协抗议大陆当局打压采访(VOA记者黎堡拍摄)

香港记协抗议大陆当局打压采访(VOA记者黎堡拍摄)

今年九月香港记者在中国大陆采访时屡次受到当局打压和粗暴对待。记者团体到中央政府驻港机构抗议,要求大陆政府停止打压新闻和采访自由。

星期天,香港一些新闻工作者在记者协会的带领下,到中国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前示威,抗议大陆当局粗暴阻挠香港记者的采访活动。

示威人士身穿黑衣,手臂绑上白绷带,高呼“捍卫新闻自由” 和“反对采访限制”等口号, 声讨最近发生的大陆当局针对香港记者的一连串暴力打压事件。

这个月初,香港明报两名记者到湖南邵阳跟踪采访受港人广泛关注的民运人士李旺阳离奇死亡事件,结果被当地警方关在一个旅馆长达44 个小时。上星期天9月16号,香港南华早报一名摄影记者在深圳采访反日示威游行时被当地公安警员用警棍暴打致伤。在同一天,采访广州市反日示威的一家香港电视台的记者被警方阻挠,双手被绑在身后。上星期二9月18号,香港有线电视记者在成都市采访前重庆市副市长王立军受审时,被当局便衣人员诬陷是小偷,采访受到阻挠。

*受害记者担心秋后算帐*

受到打压的上述几位香港记者都没有出席星期天在中联办前的示威抗议活动。香港记者协会副主席任美贞说,这些新闻工作者还需要继续在中国大陆采访,他们因为担心秋后算帐而没有露面。她说,这使在大陆工作的香港记者面临更可悲的局面。

任美贞称受害记者担心大陆当局秋后算帐(VOA记者黎堡拍摄)

任美贞称受害记者担心大陆当局秋后算帐(VOA记者黎堡拍摄)

任美贞说:“每天跑中国新闻的这些记者和摄影记者他们有这样的反应,反映了今天在中国,新闻自由少到什么程度。你被人打了,打成猪头那样,你都不敢出来说。或者你被人困住40多个小时,每两个小时要你起床回答问题,你都不敢站出来说那个受害者就是我。这就是真正的恐怖。”

香港有线电视前驻北京记者吕秉权在中国大陆采访多年后刚刚退出采访前线,目前在浸会大学新闻系担任客座高级讲师。他说,在大陆采访的香港记者不得不小心翼翼,他们担心当局秋后算帐、以拖延续签甚至不发放记者证和居留证来威胁记者的采访工作。吕秉权说,中国大陆当局对香港记者的打压已经到了白色恐怖的程度。

*前资深驻京记者:许多人敢怒不敢言*

吕秉权(右一)大陆当局打压手段白色恐怖(VOA记者黎堡拍摄)

吕秉权(右一)大陆当局打压手段白色恐怖(VOA记者黎堡拍摄)

吕秉权说:“我们这些跑中国线的新闻同行们除了大家看到的被人禁锢和打压之外,很多新闻工作者的电邮被入侵,手机被监听,私隐全都不存在了。但是,许多记者由于还在前线跑新闻,不方便将所有实情说出来,担心讲出来后会成为当局进一步打压的目标。所以,大家很多时候是敢怒而不敢言,那件事过了就算了。但是,当我们看到现在采访的环境不只是一个人受害的问题,而是整个采访环境越来越高压,大家的言论空间被白色恐怖的手段压了下来。”

抗议人士宣读了给中联办主任彭清华的一封信,要求当局改善采访环境,之后他们把这封信张贴在中联办的外墙上。当时中联办大楼内有多名工作人员,但没有人出来接信。

多年来,香港记者协会一直要求特区政府协助取消大陆当局设置的采访限制,但没有进展。特区政府曾表示,尊重新闻自由和采访自由,并且向大陆当局反映过香港新闻工作者的诉求。

中国政府面对北京奥运会期间国际社会要求它开放新闻采访的压力,在2008年10月颁布外国记者采访条例,称中国实行对外开放的基本国策,会依法保障外国记者的合法权益,为其采访提供便利。但是奥运会过后,中国当局恢复了对于在中国的海外新闻记者的打压,多个国际记者组织将中国列为全球最没有新闻自由的国家之一。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