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1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理想不改:专访六四参与者李恒青


在六四25周年来临之际,美国之音专访了当年因参加学运而坐过牢的李恒青,看看他这25年来的经历,听听他对六四的看法,是什么让他至今仍坚守着当时的理想与热情。

李恒青今年47岁,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工作,是一名高级审计师。25年前,李恒青是清华大学化学系大四的学生,也是化学系的学生会主席。他从4月22日起加入了天安门广场的八九民运,并成为清华学生高自联成员。6月4日早晨,他是最后一批离开广场的学生之一。

李恒青说:“6月3日开始屠杀,然后一直到第二天的早晨,我们最后离开广场。我们是最后一波同学和市民从广场的东南角,从那儿退出来,应该说是被赶出来,那时候应该大概是早晨7点左右。”

回忆起6月3日的情景,李恒青说,那时候并没有预料到之后事态的发展。

李恒青说:“在这之前,我们原来想最大的可能性是像76年四五运动的时候,最后拿着棍子一个一个打我们,然后把我们就装到卡车里头抓走了,顶多自己去坐牢。确实没有想过说后来他们会真枪实弹地去对着学生,对着市民,这么去屠杀。”

李恒青在高三就加入了共产党,并担任清华附中的校团委书记,但是八六年的学潮令他接触到民主和自由的思想,以及自己应该拥有的一些基本权利。他说:“在八六年学潮以后我开始思考很多的问题,才突然发现人并不是一定要参加到政治运动当中,或者是参加到一个党派当中,去建立自己的信仰。而更多的,人应该有基本的自由,基本的权利。这些开始在我脑子里有一些概念,然后开始读书。尤其是那段时间,读了胡平有一篇文章,叫《论言论自由》,后来又读了他的《再论言论自由》,这两篇文章对我的影响我觉得还是非常大的,从那以后开始转变了看法。”

三年后,李恒青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八九民运。他说:“我们当时只是要求反腐败,要求政府出面来反腐败,另外一个要求跟政府对话,要改变四二六社论反革命运动的定性。后来是要求新闻监督,新闻自由,进而要求民主和自由,就是这些基本的诉求,从来没有一个诉求是希望推翻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的政府,没有这方面的诉求。我想直到今天,可能正真有这种诉求的还是极少数,我们还是希望中国走一个宪政民主的道路。”

六四之后,逃亡数月的李恒青决定回到清华,1989年8月被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之后转到秦城监狱,直到1990年7月被释放。

李恒青2000来到美国,近年来越来越积极的投入海外民运,是华盛顿六四25周年纪念活动组织者之一 。

李恒青说:“作为当时25年前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实际上我一直觉得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而且现在我生活的环境我也就是一个普通人。包括我们在搞25周年纪念活动的组织者、参与者和捐款人,其实每一个人都是非常普通的。在生活中,在茫茫人海中,你可能都不会认识他们。但是正是这么一批人,其实身上都是打着一个非常明确的印记,这个印记是什么呢,就是我们心里头有一个火光,一个希望一直没有灭,就是希望中国好。希望中国有宪政,希望中国有民主,有基本的人权。这种诉求过了25年以后一直没有灭。所以这可能是我们跟其他的、更多的普通人稍微有一点点区别的地方。但是,正是这么一批人,聚集在一起,希望在25年之后我们能够继续铭记这段历史,不忘这段历史,然后把这段历史告诉后人,警示后人,希望中国不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6月1日在华盛顿国会山前举办的“勿忘六四”活动将以音乐和诗歌的方式来纪念六四25周年,八九民运学生领袖王丹将专程从台湾来华盛顿出席,天安门母亲所收集的近200名死难者的名字也将会出现在大屏幕上。另外,去年由王丹等发起的“天下围城”也将在6月2日上午在国会山举行纪念活动。活动详情:http://remember64.org/。 已知六四遇难者名单,点击图片可查看源文件(照片来源:remember64.org)

已知六四遇难者名单,点击图片可查看源文件(照片来源:remember64.org)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