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2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纽约纪念六四 革命呼声高


6月3日,纽约地区纪念六四26周年展开了两场活动:在法拉盛召开的六四讨论会,和在时报广场举行的烛光晚会。在中共对政治控制越来越严的背景下,今年虽然不是逢五逢十的大纪念日,但纪念六四活动的规模与人数不减反增,显示六四仍是中国政治中的一个活资源。

今年纽约的纪念活动有两大特点:第一,革命呼声高;第二,年轻人关注六四。

在北京之春、中国民联、中国民主党和民主中国阵线联合举办的大纽约地区纪念六四26周年大会上,谈论革命的声音越来越响。

唯有迫害没变

专程从多伦多前来与会的民运人士盛雪以《迫害仍在继续,革命已经到来》为题发言,她说,革命被中共污名化。革命并非暴力的代名词。她说,中国虽然经济上有了不少成就,但“唯一没有变的就是迫害,对人权的迫害,对思想、对言论,对任何追求民主法治,对这些人的迫害从来没有停止过。”她指出,只有在所有的人有机会、有能力不被迫害,在没有恐惧地知道真相的前提下,这个社会才能实现正义;只有当人们开始抚平创伤的时候才是去谈论和解的时候。

前改革杂志负责人李伟东认为,六四26年来“被成功淡忘”有几个原因:保守派太顽固、改革派太软弱、美国20多年来对中国实行绥靖政策。他说,中国的太子党至今没有与体制决裂的决心。因此他认为,“未来只有抱革命之心,才能迫使当局改革。”

刚从国内来到美国的原八九民运南京高自联负责人吴健民说,革命是推翻专制的最有力武器。他呼吁建立六四真相的数据库,他说“作为一个89人士,我有六四情节。我希望六四30周年的时候,能拿出一个完整的六四数据库。”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发言指出,“共产党的腐败从个人腐败发展成团伙性腐败,从团伙性腐败发展成制度性腐败,从制度性腐败发展成全社会腐败,腐败已经成了中华民族的文化风俗,要想反腐败靠杀几个官员已经不行了,必须在中国移风易俗。”

体制内法律维权失败

王军涛说,过去10年证明了体制内法律维权已经失败,“我们看看中国法律人的悲惨境遇,他们不仅不能改变中国的政治体制,他们连一些基层官员,小小的村官所犯的罪行都不能纠正。”

王军涛指出,“今天这里那么多的人飘洋过海,来到这个国家,仅仅是追求物质幸福吗? 10%发展速度的祖国不能给你提供机会,跑到一个零发展速度、连语言都不会说、身份都没有的地方,你感到的自由,仅仅是物质发财的机会吗?不是,这是制度,这个制度变革,共产党不会给的。”

王军涛的结论是:“反思越来越指向一个结论:共产党如果不下台,中国的问题是不能得到解决的。”

曾预言邓小平是独裁者、中国需要第五个现代化的中国民运海外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10多年前我谈(革命)的时候支持的人不多,因为大家对共产党还抱着一点希望。只觉得我们能和平演变不是很好吗?但是现在看来没有什么希望了。特别是习近平上台后实行了比江泽民、胡锦涛更加专制的措施,迫使很多人觉得没有希望了。没有希望那就只剩下一条路,那就只能是革命。”

魏京生说,其实共产党内要求政治改革的呼声现在也越来越响。“但是有一些很顽固的共产党人,他们坚决不能让改,你要进行民主改革,他们就没有活路了。所以他们在坚决抵制,看来习近平是代表这一部分人的。”

老百姓不会再等待共产党

魏京生认为,中国老百姓不会再等待共产党了,“习近平想走的那条路,恢复毛泽东那套手段来解决共产党失去民心的问题,连他们自己也没有信心了。所以接下来对习近平面临的选择就是你要不要站到老百姓这边,跟官僚阶级做斗争,或者对老百姓来说,就是我们是不是要重新考虑另外一条路,要起来造反了,不能再等待共产党了,因为这么等下去等到什么时候呢?你的老婆孩子能等吗?特别是对生活很困苦的人来说,没有时间等下去了。”

魏京生预言:“中国出事,出大事,就是整个发生巨大的变化,无论从共产党内的原因、从社会上老百姓的原因,还是从国际社会的原因来看都不会太久。”

26年后,许多89后流亡海外的老民运、老异议人士已经故去,像王若望、刘宾雁、方励之、陈一谘。如今,许多当年的年轻人也步入老年,有的身体大不如前。主持人于大海说,魏京生最近生了一场大病,还未痊愈。而民主中国阵线首任主席严家其,因身体不太好,也只好以书面发言与会。

《环球时报》做了大广告

但是今年纪念六四显示出了年轻人关心历史真相的特点。网络维权人士陈闯创说,这得感谢《环球时报》为中国留学生古懿写给国内同学公开信发表批判性社论所给予的“大广告”。陈闯创是这封公开信的发起人。

陈闯创说,公开信获50多个学校学生的签名。“虽然签名人数不多,但范围很广”。他没想到的是国内有10多个学校,包括初中生在内的学生,在公开信上实名签署。他表示,“他们的勇气更大。” 他指出,“中共特别害怕年轻人接触民运人士。”

不过,陈闯创仍对当局掩盖六四历史真相表示担忧,“在高压的压迫之下,国内的民众如果长时间得不到真相,不了解真相,那么再过十几年,中共长期压制下去,又有可能回复到大饥荒、文革时因为压制而被遗忘的那种情况,这是我的担心所在。”

陈闯创告诉美国之音,他对与会者谈论革命“感觉兴奋”。他说,“几年前国内就有人提出,‘改革已死’,那么在改革已死,改良也不可能的情况下,革命是被迫的选择。”他说:“民主运动的人士是没有能力发起革命的,革命也不是我们制造出来,而是当权者压迫之下民众被迫做出的应对,不是外来人可以强加于国内民众的。”

人心不死,良知不灭

因民间公祭六四被当局投入监狱一年的于世文的妻子陈卫给大会送上了书面发言,她说:以于世文为首的“郑州十君子”,因连续两年公祭六四亡灵、缅怀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和赵紫阳,而遭到当局打压,“郑州十君子”为此蒙受牢狱之灾。于世文已经入狱一年,仍面临河南司法当局的起诉和审判。这表明,六四已经过去了26年,悲剧仍未结束,迫害仍在进行。

陈卫说:“我坚信,人心不死,良知不灭。有朝一日,六四事件,终将获得历史的公正评判。任何阻挡,都将证明无济于事。到那时,6月4日这个日子,将成为中国的“人权日”,让人类铭记苦难,让悲剧不再重演。”

大会由原中国民联负责人于大海主持。在会上发言的还有胡平、陈破空、唐元俊。

纪念大会后,与会者从法拉盛移师曼哈顿,参加在时报广场附近举行的六四26周年纪念晚会。

与会者大部分为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的年轻成员,其中许多人专程从佛罗里达、北卡等外州赶来。他们身着勿忘六四的T恤,头戴要求民主的帽子,在雨中为六四死难者默哀。场面与去年纪念六四25周年时无异,但与会人数超过了去年。

前来与会的原鞍钢年轻工人张广利,在晚会上展示了因工伤事故失去的一只手,他说,为争取补偿他上访,结果被抓,警察将他另一只手的一个指头也给致残了,“四个警察打我一个人,把这个手指头掰折之后,告诉我,‘我一只好手都不让你留’。”

悲哀也该成人了

北京之春名誉主编胡平在会上念了诗人严力的诗《悲哀也该成人了》:

一拖就是多少年啊

那时候的死亡也长大了

大到悼词也能生儿育女了

一部分留在那年的我也长大了

尽管长成了一个被拦截的网址

但学会了翻墙翻栅栏

翻阅历史的沉冤

激情的长鸣没停过

长鸣上不断叠加着新鲜的花圈

但这远远不够表达对现实的质疑:

为什么霓虹灯下

整个世界的黑白可以互相祝酒

为什么每次我上街散步时

总能看见一些名叫遗忘的人

在广场上朗诵未来

高光俊和盛雪主持了晚会。在会上发言的有八九学运参与者李进进,民运人士刘念春,长期关注中国民主运动的台湾人洪哲胜,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律师叶宁、艺术家郑连捷,以及流亡西藏人士代表等。

主席台前用电子蜡烛摆成了六四字样,会场外围悬挂着六四死难者名单。与会者举着要求当局释放被监禁人士的照片,他们是浦志强、唐荆陵、刘晓波、杨天水、王炳章、于世文、陈树庆、吴淦等。

与会者用歌声、口号和烛光,纪念26年前在那场血腥镇压中丧生的人们,表达对中国未来走向的呼声。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