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2:5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民主噩梦? 得到选票失去家园


尼日利亚选后暴力三年过去了,很多人仍像难民一样生活。(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拍摄)

尼日利亚选后暴力三年过去了,很多人仍像难民一样生活。(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拍摄)

三年前,尼日利亚城市卡杜纳选举后发生的暴力导致近千人死亡,几万人被迫逃离家园。如今,卡杜纳市正在为明年的选举做准备,人们担心,除非尼日利亚人的政治活动方式发生根本性的转变,否则,暴力还会卷土重来,而这么多无家可归的人可能会给城市造成惨重打击。

*选后暴力 社区大逃亡*

乌巴·萨尼曾经是卡杜纳城南的一名推销员。2011年,当尼日利亚选举演变为暴力的时候,他和几万人一道离家逃亡。

如今,萨尼在卡杜纳北边的一座营地栖身,这里有几百名流离失所的人。他说,他几乎没什么家可回了。


他说:“我们的财产被烧了,车子全都被烧了。他们在那儿还杀我们的人。那次危机中有将近一千人被杀。”

不过,萨尼说,假如他手里有钱,假如尼日利亚安全部队能够保护他幸存下来的家人,他还是愿意离开营地,重建家园。

他说: “在那场危机中,我失去了一个儿子和五个弟弟。”

*教派对立 选举藏杀机*

不过,宗教界领袖说,除非尼日利亚政治运作方式有所改变,否则,在卡杜纳这样的城市举行选举仍将充满危险。在卡杜纳,北边主要是穆斯林,南边主要是基督徒。

在卡杜纳的一座花园里,“尼日利亚和平复兴与和解基金会”的牧师尤汗纳·布鲁说,政治人物把争夺政治权力和经济资源跟尼日利亚根深蒂固的宗教信仰捆绑在一起,结果在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造成了严重的隔阂。

他说,如果人们凭着宗教信仰坚信自己的正确性,那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布鲁牧师说:“因此,尼日利亚多数政客都是政治天才。他们基本是利用宗教来达到自己的目地。”

基金会的另一位领导人伊玛目·萨尼·伊萨说,虽然眼下相对安宁,而且过去几年来一直有和解努力,但尼日利亚2015年的总统选举已经在使人群两极分化。

伊萨说:“我忧虑重重,心怀恐惧。为什么?因为我看到一些人,---他们有些是政治人物,有些是投票的选民,我看到他们开始把宗教引入政治。”

卡杜纳官员说,他们将加强安全并起诉任何犯有选举暴力罪的人,希望这些措施能够在明年避免发生安全危机。不过,国际人权组织“人权观察”说,自从2010年爆发教派暴力以来,已经有数以千计的人遭到杀害,但几乎没有任何人被追究责任。

*法治无力 民团自巡街*
民间志愿纠察队成员希望2015年的尼日利亚总统选举不要重演暴力。(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拍摄)

民间志愿纠察队成员希望2015年的尼日利亚总统选举不要重演暴力。(美国之音希瑟•默多克拍摄)



民间保安组织,比如此间几十名穿着制服的受训人说,让卡杜纳变得安全的唯一方式是:先下手为强,在犯罪发生前就将其制止。

“尼日利亚民间纠察组织”领袖之一、退役海军上校AB·乌玛尔说,他们的组织正在加强巡逻,并且收集信息与安全部队分享。

他说:“我们搜集当地情报,在犯罪还没开始,还在策划阶段的时候,我们就将其制止。”

2015年的选举暴力在卡杜纳有可能避免,这是因为人们已经按族群自我分离了。跟尼日利亚多数地区一样,这里也是基督徒在南,穆斯林在北。

在临时栖身的营地里,萨尼说,危机过后三年,逃离社区的人只有几百人留了下来。他说,对他们来说,就算选举完全是和平的,那也换不回他们失去的家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