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2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广州区伯获释后称被设套冤枉否认嫖娼


广州区伯通过视频与探望网友交谈(网友微博图片)

广州区伯通过视频与探望网友交谈(网友微博图片)

连日来引发外界广泛关注的 “广州区伯”区少坤,在被长沙警方以“嫖娼”行政拘留5天后,4月2日凌晨获释,并被广州警方直接驱车接走。回到广州的区少坤星期四上午对美国之音强调,他“嫖妓”事件是被设套陷害,他没有嫖娼,是冤枉的,而警方为逼他接受长沙政法频道采访虐待他。不过,长沙警方在区伯获释前称,区伯案有群众举报、现场视频资料、本人及其他涉案人陈述、证人证言等,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今年62岁、过去10多年因在网上曝光公车私用而小有名气的区少坤表示,他和广州土地维权的冼耀均,应网上结识的王姓朋友和王的湖南朋友小彭的邀请,3月24日到湖南玩,26日下午来到长沙。小王又约一位陈老板到长沙市湘府大酒店见面。

陈老板小王屡劝回房休息

区少坤说,陈老板来后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4个房间,他曾说两个人一个房就好,但陈老板和小王都说一人一间方便。后陈老板请众人晚餐,随后又到酒店的卡拉OK唱歌。唱歌过程中,来了几位陪唱歌的小妹。他3、4次推说不要陪唱以后,就接着唱歌。

区伯说:“因为我在吃饭时喝了酒,在卡拉OK时又喝了点啤酒,陈老板就说,区伯到房间,叫那个女孩子,你陪坤哥到房间里,先休息一下。我说,哎呀,我不需要,我在这里休息可以了。陈老板见劝我不动,就叫小王过来。10多分钟吧,小王又走过来,他说,这里陈老板搞垫,但是你呢,直接去休息。我说,我不要、不要。”

区少坤说,后来由于唱了“路在脚下”的歌,音太高,心脏本来就不好,感觉有点闷,就到点歌台处休息。后来陈老板又劝他去房间休息,他又推托说在这儿休息一会就行。随后小王又过来,劝他回房间,并说陪他上去。他说就算上去,也不需要陪。而陈老板再劝他先回去休息一下,呆会再下来接着唱歌。于是,小王陪着他来到房间后离开。

陪唱小妹主动引诱

区少坤说,他回到房间后不久,听到敲门声,没有去应门。过了10多分钟,再有敲门声,应门后发现是那个陪唱歌的女孩。

区伯说:“她说陈老板叫我上来陪坤哥聊聊天,没有这么闷。我说不需要了不需要。后来她说,聊聊天,我说,聊聊天,那你就坐吧。进去以后,我还把那个门打开,小女孩子走过去,把门关了,走过来,跳上就摸。”

区少坤表示,在他制止后,过了5分钟,小妹说唱歌很热出汗,借洗手间洗洗澡。后来,10分钟不到,警察砰地开门进来,孤男寡女在里面就被抓了。

区少坤表示,他从警察进来一刻就意识到被设套了。他说,他曾要求警察找小王和陈老板对质,警察说,他们跑了,而且威胁他要抓他们就会把事情搞大,只要他认错,罚款500就可以了事,但他一直坚称没有嫖娼。

区伯说:“从法定意义上讲,首先卖淫要有金钱上的交易。嫖娼要有那个性关系的发生。我说区伯两样都没有,只是你安排一个局,一步一步最后把小女孩推向了房间,这样就,哎呀,发生了这个事情。”

湖南省的长沙政法频道播放了一条名为《“广州区伯”向粉丝道歉,对违法行为供认不讳,被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的新闻,播放了一段区少坤道歉的录音,“我是承认到最后把握不住男人的底线,请我的粉丝、老百姓,在这一方面谅解区伯”。

哭诉被虐待无奈接受“采访”

记者询问有关这条消息后,区伯开始哭诉他因为被逼迫接受长沙政法频道的“采访”而受到的虐待。 他说,从30号上午约10点,一位队长就找他谈话,午饭过后才吃了点东西,到了晚上还没有休息,就又接着找他,又谈了很久。刚回到房间,又找他,把他带到楼下,要他按照他们的说法接受“采访”。

区伯说:“政纪处的一个姓李的,他说这样吧,你知不知道,为这个事风风雨雨了,许多人都说我们长沙警方把你冤枉了,我说事实也是这样。他说,这样吧,为社会好,把这件事平息了,就没事儿了。我说怎么样平息?他说,你对着我们一个媒体的镜头说,区伯错了,请市民原谅区伯。这样讲几句就可以了。我说,不行,你叫我怎么样讲,区伯绝对不会讲。区伯没有错。”

区少坤表示,在他拒绝后,他回到三楼的房间,刚坐下,铁门又开了,要他出去,就这样来回到了第6次,那位李处长就威胁他如果不同意,就把他在酒店房间里的照片发上网。

区伯说:“第6次,我就真地感到我没有人权了。这是我一生中,我感觉到最羞耻的一天,因为它是残暴性的。李处长他说,如果你不对着镜头承认自己的错误,讲几句,我就要把你卖淫嫖娼房间里面的照片发上网上。我说,李处长你就发吧,你是犯法了。区伯没有嫖娼。”

区少坤说,到了第7次,他们又叫他出来,他坚决不出去了。于是,警方就找拘留所的罗所长出面,要求他出来,因为拘留人员必须要服从拘留所的命令。

区伯说:“明天再采访好吗?我现在好困呀,我有病,我要睡觉了。她说不行,要采访。我说连这点自由都没有,连要睡觉的自由都没有,她说没有,不能睡,就是不能睡,睡不睡觉是我安排。我说,睡觉还需要你批准吗?她说是。就好像我不去不行了,她说是。但是我现在高血压、心脏病,如果我摔倒了发生问题怎么办?她说,发生问题,死了,我负责。”

“记者”曾答应公平报道

区少坤表示,他被迫起来出去,刚走几步,就摔到了,摔伤了腿和胳膊,最后被架着下楼。就这样,凌晨3点多了,来到拘留所大厅,一台大的、一台小的摄像机早已经架好等待。他说,他向记者跪下说冤枉啊,希望你们对得起政法两个字,公平报道。记者说可以。开始,他们只说就要他几句话,但是他坚持说明全部情况,想不到最后播出来的引用了他说错了的几句话。

区伯说:“我说不能,我要把整个过程讲出来。他们交换了眼色后就点头,那我就开始了,从头到尾。讲到最后我说,不管怎么样,区伯错了,但是我没有给钱,我没有自愿地去嫖娼,也没有给她发生性关系。”

区少坤说,从他26号晚被抓,到27号下午4点他都一直坚持没有嫖娼,后来警察就诱骗他说,他的案子是小事一桩,没有发生性交,只要承认,罚款500元就可了事。区少坤表示,到27号晚6点,他没有任何东西吃,只喝过一杯水,在又困又俄的情况下,录口供承认搂、亲了女孩,但是坚持没有付钱和发生性关系。只是在签了名后,到了6点半才给了他一盒饭,而且告诉他他被行政拘留5天,让他感到受骗。

记者星期四上下午都多次致电长沙公安局的警务督察和信访、抓捕区少坤的天心公安分局,以及长沙拘留所,都无人接听电话,而几天前警务督察和信访还至少接听了电话。

除长沙政法频道报道了区少坤承认道歉的新闻外,官方新华社4月1日也援引长沙警方对区伯事件的回应,进行了报道。长沙警方表示,区伯嫖娼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只要触犯法律,都将受到法律追究。

报道还说,长沙市公安局自2015年3月部署开展为期3个月的扫黄扫赌集中整治行动,区某某等人卖淫嫖娼案,是这次整治行动中查处的众多案件中的一起普通治安案件。

不过,到目前为止,长沙警方没有回应的外界的一个质疑是,“区伯嫖娼”这样一起普通治安案件何以被高调曝光,引发包括人民网在内的全国媒体广泛报道,而属于不应公开的针对区伯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又何以最先由一个后来有报道称是跟官方有关系的一位广州网友上传网上。

据报道,有法律专家指出,不涉及公共利益的公民隐私应该受法律的充分保护,“区伯嫖娼”受行政处罚属于个人隐私,不在行政处罚信息公开之列。区伯被释放后,可对相关机构或泄露其个人隐私的相关个人进行行政诉讼。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