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23:17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油来油去,跌宕起伏政治大戏


2013年,反对修建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民众聚集在华盛顿国家广场进行抗议活动,要求奥巴马总统拒绝铺设这条从加拿大到美国的输油管道。

2013年,反对修建Keystone XL输油管道的民众聚集在华盛顿国家广场进行抗议活动,要求奥巴马总统拒绝铺设这条从加拿大到美国的输油管道。

11月17日,星期一。华盛顿终日在下着不大不小的冷雨。在离国会山不远的一个街区里,数十位示威者扛着五颜六色的雨伞和标语牌,在路易斯安那州民主党籍参议员玛丽•兰德鲁(Mary Landrieu)的家门前示威。标语牌上写的是“不要KXL!”

KXL是Keystone XL输油管的缩写。这条输油管道的建设,最近几年是美国政治中一个大筹码,不久前的中期选举中让民主党人丢了不少分。在未来的几个星期里,它恐怕也会让总统奥巴马的日子愈加不好过。

路易斯安那州民主党籍参议员玛丽•兰德鲁(Mary Landrieu)(资料照片)

路易斯安那州民主党籍参议员玛丽•兰德鲁(Mary Landrieu)(资料照片)

就在示威者堵门的同时,兰德鲁参议员正在参议院中不停地与她的民主党同事讨价还价。因为她支持Keystone的议案需要六十位参议员同意才能顺利通过。而到投票之前的一天,站在她一方的只有五十九位。这关键的一票,让她费尽了脑筋。

Keystone的故事,折射出了美国近年来政治角力的几乎所有要素。

随着美国油页岩开采的快速发展,2014年美国已经超过沙特阿拉伯成为世界上最大的产油国。不过,美国的石油能源大约有30%依然要依赖进口。最大的来源是邻国加拿大。Keystone输油管是美国与加拿大之间的原油运输系统,将加拿大西部阿尔伯特省的原油输往美国的各个炼油基地。这个系统的大部分已经投入使用,而计划中的一段从加拿大直通美国的俄克拉荷马州原油期货交割的库欣(Kushing)地区的输油管却由于政治上的原因而被搁置。

反对建设输油管的是环保人士。他们认为,建设这条三千公里长的管道会大大增加美国人对石油消费的依赖,增加温室气体排放。同时,管道在途经地区可能出现泄漏,污染环境与水源。他们特别指出,阿尔伯特的油砂矿生产的原油比其它种类的石油对环境污染更严重。华尔街和好莱坞的一大批富人名人纷纷出钱出力去制止该输油管的建设。其中,华尔街对冲基金的大款、身价估计为十六亿美元的汤姆•斯蒂尔(Tom Steyer)已经公开对媒体说,2014年他将花至少一亿美元来对付Keystone。总统以及民主党人与这批人关系相当密切。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记录,斯蒂尔多年来给民主党的捐款高达四千万美元。

支持Keystone的当然包括石油与管道公司,不过也包括能源州的多数民众,甚至还有民主党传统的票仓工会。他们争辩道,利用管道输油比用汽车或者火车运输的排放量要低得多。而且建设输油管道能够为美国人带来至少四万个工作机会。从加拿大多购买石油,等于减少从像委内瑞拉或者沙特阿拉伯这种独裁产油国进口,有利于世界局势的稳定。支持Keystone的,不仅是共和党人,也有一批保守的民主党人。

2014年,11位来自能源州的民主党参议员集体写信给奥巴马总统,呼吁他不要再拖延Keystone项目。这11人中,有五人在11月份的中期选举里面临共和党对手的严峻挑战。他们是路易斯安那州的玛丽•兰德鲁、阿拉斯加州的马克•别格奇、阿肯色州的马克•普莱尔、维吉尼亚州的马克•沃尔那、北卡罗来纳州的凯•黑根。在他们的州里面,支持Keystone的呼声非常高。

中期选举过后,上面的五位参议员三位丢了席位,维吉尼亚的沃纳也仅仅是以一个百分点险胜。民调发现,总统与民主党人对Keystone的反对态度为共和党赢得了不少选票。共和党能够成为下届参议院的多数党,与Keystone项目有很大关系。

在上述给总统写信的参议员中,还有一人的席位仍然悬在空中,那就是路易斯安那州的玛丽•兰德鲁。兰德鲁来自新奥尔良的一个政治世家,父亲当过市长和联邦的住房与都市发展部的部长,弟弟当过路易斯安那的副州长,现在是新奥尔良的市长。兰德鲁已经在参议院做了三届十八年议员,资格非常深,也是参议院能源委员会的主席。路易斯安那州地处墨西哥湾畔,集中了一批大规模的炼油企业。如果Keystone输油管能够建成,路易斯安那将是受益最多的州之一。那里选民的意见基本是一边倒地支持这个项目。而兰德鲁作为能源委员会的主席,如果能成功地推动Keystone,对于她的选举会很有帮助。

说起兰德鲁当能源委员会的主席,还有一段小小的与中国有关的插曲。2014年2月,当时的委员会主席、蒙大拿州的参议员博卡斯退休,4月份到中国去当大使。促使他退休的原因之一,是将委员会主席的位置交给兰德鲁,增加后者的份量。

众议院议员比尔•卡西迪 (BillCassidy)

众议院议员比尔•卡西迪 (BillCassidy)

在中期选举里,兰德鲁遭遇到来自共和党人、众议院议员比尔•卡西迪(BillCassidy)的强有力的挑战。卡西迪是一位医生。在2005年卡特丽娜飓风过后,卡西迪带领一批医护人员在救灾现场设立急救站,很快成了当地家喻户晓的人物。2006年,这位原来是坚定的民主党人的肝病专家从政,却忽然转入了共和党阵营。他当年成功地当选为该州第十六选区的共和党议员。

这次卡西迪挑战兰德鲁,共和党的保守派对这位前民主党人并不满意。右翼的茶党推出一位退伍的空军上校罗伯特•曼尼斯来参选。三人竞争的结果,兰德鲁得票43.1%,卡西迪得票41.9%,曼尼斯14.1%。按照路易斯安那的选举法,没有人过半数的时候,就会在一个月之后由两位得票最多的候选人重新竞争。投票日定在12月6日。民调显示,兰德鲁如今落后至少十多个百分点。民主党于是撤回了大部分在当地投放的电视广告。从民主党领袖的角度看,参议院的多数已经丢了,争回这一个席位也无助于挽回颓势,何必在那里继续浪费资源?

于是,中期选举过后八天,在参议院的议事大厅上就出现了下面这一幕。
情绪激动的兰德鲁参议员以能源委员会主席的身份提出,希望跛脚鸭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里德批准将Keystone法案提上日程。兰德鲁说:“我相信现在是行动的时候了。我相信,我们应该像新的参院多数党领袖说的那样,停止阻碍那些多时以来为美国公众广泛支持的议案。我要对新的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说是。现在是开始的时候了。公众已经清楚地发出了声音。”

里德很快就批准了在参议院讨论这份被压了六年的议案。不过,共和党国会却抢先了一步。根据美国宪法,联邦的法律需要参众两院通过。同一个法案,两院有自己的版本,每个法案都由某个或者数个议员来提出。各自通过之后,两院再次协商,将两个版本合为一个法案。在兰德鲁的讲话之后,共和党控制的国会马上提出并通过了Keystone的版本。法案署名的议员,正是兰德鲁的对手卡西迪。这样一来,即使兰德鲁的努力能够奏效,对选民的影响力也会被大大地抵消。

让兰德鲁糟心的大概还有奥巴马总统。在澳大利亚出席20国峰会期间,有美国记者向总统问起Keystone项目,他回答道:“我需要不断地抵制这种说法,亦即Keystone输油管项目能够给美国创造大量就业机会并且降低油价。”白宫已经透露出消息,说如果国会通过,总统就会否决这个有不少民主党人赞同的法案。如果是这样的话,则预示着未来两年里奥巴马与共和党国会之间将会有更多无法摆平的争端。

最后要提一句,众议院投票表决议案,只需要简单多数;而参议院虽然也可以简单多数来决定,但是如果有一、两名参议员决定要在辩论中以冗长演讲的方式来阻挠议事程序,就会给法案造成很大麻烦。如果有六十票的决定性多数,辩论就可以中止。这也是为什么兰德鲁需要拉够六十票的原因。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