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让童声响彻世界--美国音乐家的追求


在每一个社会,儿童的声音往往是无力甚至是无声的,尤其是那些贫穷和不发达国家的孩子。美国的音乐人罗比•谢弗认为,如果我们通过音乐和艺术来激发这些孩子的创造力,那么每一个孩子都可以发出强有力的声音,成为我们走向未来的大使。为此,谢弗创办了一个非营利机构,来给予这些“小人”以力量。

居住在维吉尼亚州维也纳镇的罗比•谢弗 (Robbie Schaefer)是美国民谣摇滚乐队“俄亥俄的艾迪”(Eddie from Ohio)的吉他手和作曲人。

*“一个声音”的诞生*

2010年年底,谢弗在Sirius XM卫星广播电台的儿童节目频道担任音乐指导期间创办了叫做“一个声音”(OneVoice)的非营利机构,通过音乐和艺术来激发世界各地的孩子们的创造力并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谢弗:“‘一个声音’诞生于我要与孩子们分享创造的力量的欲望。音乐改变了我的人生。它对我个人的发展、艺术以及精神上的成长都意义重大,使我能够以我所要的方式来表达我自己。我意识到,每一个人都有这样的创造力,具有这种创造性的能量。”

在他看来,儿童尤其具有独特的创造力,尽管人们时常对他们说,他们的声音是无力的。他希望通过“一个声音”来向孩子们表明,他们的声音是有力的,而且他们独特的创造性表达在这个世界上是很有价值的。

*灵感的来源*

创办这样一个组织最初的灵感来自于他2006年结识的乌干达著名音乐家萨米泰•穆兰多(Samite Mulondo)。

谢弗说:“他的音乐非常美,我被他的音乐迷住。我发现,他当时回到东非,给难民营或是孤儿院的孩子们演奏音乐,作为治疗。对于我来说,这是我恍然大悟的瞬间。我对自己说,这就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

他随后去了非洲,到了乌干达。在萨米泰的建议下,谢弗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参观了那里的一所学校。从那回来后,他变了个人。

谢弗:“我一到那,他们就开始唱歌给我听,跳舞给我看,给我展示他们的鼓,带我参观他们的学校。我第一眼看到他们,我们就开始建立友谊。我发现了这些孩子们每天都生活在其中的一种生活乐趣。”

谢弗意识到,尽管这所学校很穷,乌干达也是一个贫穷的国家,但是他们有奉献给世人的礼物。

他说:“这些礼物就是,这里有非常靠近生活真谛的的生存之道,非常本质的东西,而且非常美丽。我离开那的时候感觉自己非常富有。这就是为什么我回到家后就想,我需要更多这样的东西,这就是我天生要做的事。”

*确定使命*

谢弗把“一个声音”的使命确定为“创造、建立共鸣与行动”。

2011年的9月,谢弗和他的团队去了坦桑尼亚的一所小学。这是“一个声音”第一次正式的海外之行。

谢弗:“我们把孩子们唱的歌录了音,他们给我们唱歌,跳舞。我们回来后,用他们的音乐筹集资金,给他们建造了一所初中。”

在2012年的2月,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以爱和音乐建成的学校向20个新生敞开了大门。

*筹集资金用于挽救生命的手术*

谢弗:“接下来的一年,我们做了一个项目。我们让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和美国的孩子们画他们的心。所有筹集的资金都用于肯尼亚患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孩子进行心脏手术。我们筹集了足够的钱,为13个孩子做了挽救生命的心脏手术。

这是该组织“创造、建立共鸣与行动”这一使命中的第三个组成部分。

*谢弗:最大的回报是看到孩子敞开心扉*

用孩子的声音来兴建学校和挽救孩子的生命当然令他感到非常欣慰,但是对于谢弗来说,这还不是最大的回报。

谢弗:“这种欣慰远不如我看到一个孩子敞开自己心扉时得到的那种感觉,这是最重要的。他们突然之间看到自己的潜力,看到他们是很有力量的人,感受到他们能够成为另一种人的力量,可以为世界建造重要的东西,即使是在自己的小村子里也可以为和平作出贡献。”

2013年3月,“一个声音”去了位于印度新德里的“美国大使馆学校”,带着这个学校的八名男女学生前往印度西北部拉贾斯坦邦的巴尔默沙漠,与当地的孩子和社区进行音乐和艺术交流,并让团里的两个女孩充当主角,很快打破了这里只有男人才能够演奏音乐和跳舞的传统。在这次旅行结束之前,双方联合举办了一场音乐会。

今年8月,“一个声音”去了尼加拉瓜。

谢弗:“我们的肢体语言不同,长相也不一样,我们有完全不同的文化熏陶,但是在那里呆了一、两个星期之后,我们能够相互拥抱,洒下很多泪水。这是因为,我们建立了一种核心的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我认为,这比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更加强大。”

*谢弗面临的挑战*

对于职业音乐人谢弗来说,管理一个机构具有很大的挑战性,包括向支持者和一般民众说明这个机构是怎么回事,使他们容易理解并引起他们的注意。

谢弗:“这对我来说是困难的,因为我觉得‘一个声音’的大部分工作是语言之外的事情。要把这种理念变成一个组织,弄出一个使命和远景声明以及公共策略,所有这些事情,对我都是一个挑战。”

最大挑战之一是筹款。这家非营利组织没有政府出资,全靠民间捐助。

幸运的是,有像帕特尔(Sameer Patel) 这样的人来帮助他做这些事情。

帕特尔:“我大学毕业后在坦桑尼亚教了一年半的书。他当时在我就教的同一个镇里兴建一所学校。我知道这个情况后,在一次筹款活动上,我就跟他讲我在坦桑尼亚的经历,他跟我讲他所做的事情,我们之间建立了一种共鸣,几个月后成为朋友。他知道我以前是银行经理。他说,我们需要一个财务主管,我说,‘没问题’。”

曾经在波音公司工作的鲁尔(Stephanie Reuer)是“一个声音”的资助者和筹款人。她被‘一个声音’所做的事情所打动。

她说:“因为‘一个声音’所做的是赋予孩子们以力量,在任何社会里,他们都是最没有力量的人。这个组织很早就让他们懂得,通过跨越很大距离的合作,他们可以获得力量,并改变这个世界。我认为,没有比让我们的孩子懂得这一点更重要的事情了。”

*“一个声音”今后的打算*

成立了四年的“一个声音”可以说结束了它的婴儿期。就像婴儿不断长大一样,这个组织也在不断的演变。

谢弗:“我们在不断的对我们所做的事情进行细致的微调。在今后的五到十年时间里,我希望看到的是我们项目的不断改善并更好的聚焦,加强对我们所访问的学校和社区造成影响的深度,比较少的考虑接触到很多的孩子,而是更深入的接触到可控数量的孩子,对他们造成长远的影响。”

除了深度聚焦以外,“一个声音”在网站上建立了一个叫做“儿童游乐场”的在线社区,让大家分享他们的艺术作品并对别人的作品发表评论。

对于该组织的支持者来说,谢弗通过音乐、唱歌、写歌以及其他形式的艺术,使与‘一个声音’这个大家庭有联系的每一个孩子和个人的创造性心灵受到碰撞,这个世界上没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