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3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韩国“世越号”余波分化国民意见


韩国渡轮“世越号”遇难者家属占据首尔市中心一处广场进行抗议。(美国之音斯特罗瑟拍摄)

韩国渡轮“世越号”遇难者家属占据首尔市中心一处广场进行抗议。(美国之音斯特罗瑟拍摄)

韩国国会议员同意对今年4月间发生的导致近300人遇难的“世越号”渡轮沉没事件进行一轮新的调查,国会持续几个月的僵局由此画上句号。在悲剧发生后的几个星期里,“世越号”沉船事件激起了举国同情,但这种同悲共悼的团结如今已让位于充满政治化的分歧,街头也出现彼此对立的抗议。

当“世越号”沉没的时候,李正哲(Lee Jeong-chul)上高中的儿子也在船上。“世越号”遇难乘客大约300人,大多是高中生。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李正哲和其他“世越号”遇难学生的父母及他们的支持者占据了首尔市中心的一个广场。

尽管调查人员认定“世越号”沉没的主要原因是对船体的非法改装和航行超载,但李正哲说遇难者家属仍在寻求真相。

他说:“遇难者家属想要一个更安全的国家,希望此类事件永远不再发生,身为父母不必再承受这种痛苦。”

遇难者家属之前支持一项国会议案,主张对渡船沉没事件进行新一轮调查。

五个月的政治对峙后,国会终于在本周通过了这项议案。但街头抗议者对此感到不满。

姜成辉(Jang Seong-hwe)是一名与遇难者家属一起活动的社会活动者。

他说,他对这个结果不满意,因为国会不允许遇难者家属参与到决策过程中,去选择一个新的检察官来主导调查。

他说,遇难者家属和他们的支持者们不会放弃他们的抗议。

但是他们并不是在首尔街头抗议的唯一一支队伍。

从上个月开始,和“世越号”遇难者家属唱对台戏的抗议示威者一直在遇难者家属附近驻守。他们呼吁遇难者家属退还捐款,一些人还燃烧绣有黄丝带的旗子。

卞熙在(Byun Hee-jae)是一名保守派时事评论员,他属于反对遇难者家属的阵营。他说,起初人们对遇难者家属心存同情,但是现在这些家属索要的太多了。

“我们已经调查过事件了,”他说,“责任在渡船公司和海洋警察厅。没有什么好讨论的了。”

主张展开新的调查的法案通过后,卞熙在发推特说,斗争并未结束。

韩国最近的一份调查问卷显示在是否要开始新一轮调查这个问题上,公众意见也陷入分裂。

一些观察家说,事件过去六个月了,韩国民众也许已经产生“世越疲劳症”了。

著有金正日传记的迈克尔•布林(Michael Breen)说,对遇难者父母和他们诉求的同情已经消失,因为沉船事件已经被染上过于浓重的政治色彩。

布林说:“遇难者家属想要彻查此事,追根溯源。政府和既得利益阶层不想这么做。真正的原因是他们不想让在野党借题发挥,不想让在野党主导对事件的调查。这就造成让事件迟迟未被解决的僵持局面。”

痛失爱子的李正哲说,他和其他遇难者家属遇到的阻力让他难过,他还说,他对国会也不满意。

他说:执政党和在野党应该停止政治渔利,沉船事件不应该演变为一场政治争斗。

韩国国会方面说,他们随后会决定是否让“世越号”遇难者家属参与新一轮的调查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