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4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25年后,德国式统一在朝鲜半岛是否可行?

  • 美国之音

柏林墙(资料图片)。

柏林墙(资料图片)。

11月9号是东西方冷战标志柏林墙倒塌25周年。它为后来的德国统一铺路,也为欧洲各地的共产党政权画上了句号。但是冷战的僵界至今遗留在亚洲的朝鲜半岛,并且毫无统一的迹象。美国之音驻首尔记者斯特罗瑟分析了德国统一25年来的情况,看看这种模式是否也能用于朝鲜半岛。

当东西柏林的居民推到分隔他们三十年之久的柏林墙的时候,全世界都看到了这个画面。

但是,在共产党东德的盟友朝鲜,人们却没有看到这一幕。

当时,20多岁的朴东夏正在北朝鲜军队服兵役。他说,人们根本不知道德国统一的消息。

他说,没有人告诉我们两个德国为何统一。他回忆当时北朝鲜的媒体把柏林墙倒塌归罪为东德的腐败机会主义分子。朴东夏说,直到他2005年逃到韩国之后,他才充分了解真相。

朝鲜半岛的分治是冷战的遗产。成千上万的家庭被非军事区分隔,边界两侧的对话很少,而紧张的军事对峙经常加剧。

但是一些观察家说,德国的经验或许可以指引两个朝鲜走向统一。

首尔的德国汉斯-赛德基金会主任伯纳德∙塞利格说,“德国当然是一个有趣的案例。历史上并没有很多成功的统一,和平统一更是凤毛麟角。在这种意义上,两个朝鲜自然而然地看向德国。”

但是塞利格也表示,德国和朝鲜半岛的情况既有相同之处,也有很多不同。

比如说,两个朝鲜间的经济悬殊,远大于当时东西德的差异。朝鲜半岛缺少像德国教堂一类的共同机构。同时,东北亚国家之间有更多的领土争端和历史纠纷。

塞利格指出,德国的统一给这个国家带来了新的问题。德国用了很多年来缩短东西德财富和文化的差距。他说,这些困难足以让韩国人对德国式的统一望而却步。“10至15年前,我听见韩国人说,我们必然不想走德国的路。因为这会带来巨大的经济挑战和内部的分歧。”

他说,德国大概用了20年的时间来消除东西德间的不平衡。

但是塞利格和其他朝鲜问题观察家指出,统一的潜在代价让许多年轻的韩国人对与北朝鲜统一毫无兴趣。

设在首尔的弗里德里希-诺曼自由基金会主席拉斯-安德烈∙里希特说,经历将近七十年的分治之后,人们对统一不感兴趣毫不奇怪。他说, “他们甚至他们的父母都太年轻,对于分裂前的朝鲜没有印象,因此没有情感纽带。”

里希特说,德国则不是这样,他们的国家分裂只持续了四十年。

从北朝鲜叛逃的朴东夏现在任职于首尔的一个前北朝鲜政府官员协会。他不能确定朝鲜是否应该仿照德国模式统一。他指出,前东德的领导人在国家被西方吸纳前已经同意改革。但今天的北朝鲜不可能迈出这一步。

他说,朝鲜如果变得民主并 和平走向统一是一种理想状态,但是不大可能发生。他说,平壤当局不会放弃政权。

朴东夏还说,朝鲜半岛的统一会像德国那样突然发生,但是只能在北朝鲜崩溃之后。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