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52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快播”涉淫秽案折射中国依然是党比法大


中国一网吧电脑屏幕上显示着警察发布的关于如何正确使用网络的信息(资料图片)

中国一网吧电脑屏幕上显示着警察发布的关于如何正确使用网络的信息(资料图片)

中国法庭近日审理的一个网络公司淫秽案吸引了很多网民和专家的关注:一个不可回避的尖锐问题摆在面前:网民、网管、互联网公司和当局都有什么法律权利、义务和责任。网上有无中立一方。中国当局说无,百姓说有。

民众对快播案关注程度堪比薄案

深圳快播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快播)及四名高管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日前在北京海淀法院公开审理。庭审全程通过网络视频和文字直播引发海内外舆论广泛关注,“做技术并不可耻”、“技术中立”、“菜刀无罪”等关键词在中国互联网和社交媒体上迅速蹿红。有分析认为,网民一边倒地支持快播凸显长期受压之下,中国民众对执政当局的不满和对公权力产生逆反心理的集中爆发。

上周末北京海地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检方指控快播在明知其视频播放软件被用户用来发布、搜索、下载和播放淫秽视频的情况下,未采取措施,放任淫秽视频大量传播,并从中获利。

但包括快播CEO王欣在内的辩方认为,快播只是一个播放平台,本身并不提供淫秽内容,而且公司也采取了很多措施监管淫秽视频。

快播是一款2007年发布的基于点播的视频播放软件,采用P2P点对点协议,支持多种主流音频视频格式。该软件的特点是当某一用户观看一部视频时,该视频可自动上传并存储在快播公司的服务器上,同时该用户的电脑成为一个资源下载点。如果有另外一位用户也想观看同一部视频的话,就可从快播服务器和前一用户电脑同时下载。软件还可实现边看边下载的功能,一度成为中国市场上占有率最高的视频播放软件。

由于法院对庭审进行了全程网上视频和文字直播,再加上快播本身拥有超过3亿的庞大用户群,这起2016年中国互联网开年第一案吸引了中国媒体、舆论和网友的高度关注。据《京华时报》1月11日的报道说,累计有百万余人、最高时4万人同时在线观看庭审直播。

法庭没有当庭宣判,表示要择期宣判。

“辩护人吊打公诉人”:网友呼过瘾,官媒反击

据称,上一次中国民众对一个案件的庭审有如此高的关注程度还是在2013年8月。当时,负责审理原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受贿滥权案的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用微博直播了庭审情况。然而,与薄案不同的是,此次网民的态度几乎是一边倒地支持快播,而且快播高管在法庭上与公诉人和法官的对话还被网友编成段子在网上被广为流传。分析认为,快播案的庭审中,辩方准备充分,大打技术牌,而公诉方显然准备不足,处处被动,被网友戏称为“辩护人吊打公诉人”。

一个原本可以被中国网络监管部门用来当作抓典型、杀一儆百的案子被公诉人遭到辩护方用技术“碾压”的方式收场显然令官方备感意外和颜面扫地。党媒、官媒一齐开足马力,试图给直播快播案所产生的意想不到的巨大舆论冲击波“消灾”。人民日报1月9日发表评论,称快播的辩词再精彩,也不配赢得掌声。文章说,“庭审现场公诉人的表现也许真的不够好,但不能因为辩论精彩就混淆了是非黑白,也不能因为转发的人多就占据某种‘道义’高地。”

新华社客户端也在1月9日发表了题为《无论快播是否有罪 都要对“狡辩的权利”报以掌声》的文章。文章看似站在更为中立的立场上,指“庭审直播在很大程度上体现了法治的精神,体现了公检法敢于直面挑战的担当,”但在结尾部分已点名要公诉方尊重对方“哪怕是‘狡辩的权利’”。文章认为,庭审辩论体现了“法治的程序价值……告诉我们,正方和反方同样值得尊重。正是因为存在‘黑色是白色’的反驳,证明黑色是黑色才更有意义。”

1月10日,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言人姜军就快播案发表谈话,在法院尚未作出裁决的情况下给本案盖棺定论。他表示,所有利用网络技术开展服务的网站,都应对其传播的内容承担法律责任,称“这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和治理的根本原则。”他还说,近期司法机关对快播案依法进行公开审理,“将起到很好的教育和警示作用。”

之后,中青网(1月10日)发表网评,直接抨击被告一方:“这几天,被告单位深圳市快播科技有限公司,被告人王欣等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一案的庭审直播被网友热烈点评。被告人及其辩护人非但没有认识到自身作为互联网企业对其所传播内容应该担负的法律和社会责任,反而伶牙俐齿,辩护词洋洋洒洒,大有舌战群儒之风,俨然已经丢掉了羞耻心。”中青网直接叫骂之官气,将新华网尊重法律程序正义的文章观点视若无物,直接从道德上杀死辩方。

对于官方的反击,网友似乎并不买账。网名为@云棠圆滚滚的新浪微博用户发表的评论说,“赵家报的言辞再慷慨正义,也不值得赢得人心。”还有网名为@昵称仅好友可见的新浪微博用户说,“意思就是,法庭辩论其实就是走过场,辩论如何和判决结果毫无关系,对吧?!!哈哈,伪经济!伪法律!遮羞布遮不住无耻啊!!!”还有网名是@好穷好想有钱好想浪的新浪微博用户说,“啥叫‘混淆是非黑白’?判决结果出来之前谁是‘黑’?既然默认了黑那还审个毛,直接判不就得了。嘴里说着依法治国,也还不是个叼飞盘的。”

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展江对美国之音表示,民众对快播的同情是基于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化的现实。他说:“新媒体在中国发展非常迅速,对于一个技术平台、一个转播内容的人来说,要追究他的责任、怎么追究,这是一个新问题。因为它和过去媒体比较稀缺的时候,官方容易控制的那个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拿快播开刀难现司法公平

中国社会问题学者田奇庄认为,网民支持快播是因为当局拿快播开刀问罪的做法体现不出司法正义。他说:“他们(快播)在做的和其它一些网站打擦边球的做法也是大同小异,和联通、移动,借着它们的平台进行各种欺诈活动也是大同小异。如果对那些情况置之不理、放任不管,对这边(快播)抓住就往死里整,就要判刑,这很过分。”

这一观点得到很多网友的共鸣。有网友称,如果快播王欣有罪的话,那么淘宝马云和百度李彦宏早就应该被抓起来了。就在去年的大约这个时候,国家工商总局在一份报告中指责淘宝网上假货盛行,正品率不足四成。当时,马云的阿里巴巴与工商总局公开叫板,反指工商总局网监司司长刘红亮吹黑哨、情绪执法。后来,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与马云见面,双方宣布联手打假。

在庭审过程中,公诉人质问快播CEO王欣既然明知监管很难为什么还不转型。王欣表示,快播只是做技术,做技术不可耻。“转型论”也得到网友的激烈回应。网名为@MyDF的网友反问,“官员与多名女性发生或保持不正当性关系 为什么不阉掉,党内那么多贪官,为什么不转型”?

财新网1月10日发表的一篇文章援引一位互联网研究人士的话说,在一边倒的快播无罪声浪中,不乏大量受益于快播资源的铁杆粉丝,但在网民狂欢的背后,“也不免有网民长期压抑的、对公权力逆反心理的集中爆发。”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