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46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莱卡儿童动画工作室


莱卡儿童动画工作室的小朋友们正在聚精会神制作木偶

莱卡儿童动画工作室的小朋友们正在聚精会神制作木偶

孩子们都喜欢动画片。他们一般也对如何制造动画非常好奇。您知道吗,有一种动画工作室是专门开给孩子们的。在这里,孩子们学习如何制做木偶,做定格动画,而且给他们言传身教的都是专业的动画师,他们的作品都是孩子们耳熟能详的经典电影。谁知道呢,没准儿这些动画工作室里就会诞生出未来好莱坞的动画大师呢!

未来的动画大师来自哪里呢?谁给他们灵感呢?又是谁传授给他们这些特殊的技艺呢?

在芝加哥的法塞茨多媒体中心,每年都会有动画师来这里主持动画工作室,为孩子们介绍动画艺术的知识和技艺。

来这里学习的孩子们来自不同的年龄段,不同的生活环境,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点 - 热爱动画。

莱卡儿童动画工作室

莱卡儿童动画工作室

有些小学员已经有多年的动画创作经历了!

儿童动画师塔班说:“我从九岁起就开始做定格动画了,是我爸爸在我上游泳课时教我的。当时我把鞋子挪来挪去,后来我回到家里用乐高(Legos)积木做成小电影,大
约是用这么大的小积木吧,现在已经放到Youtube上面去了。你可以把形体摆来摆去,就像这样。”

来这里主持动画工作室的动画师都拍过大型的动画电影。这不,莱卡电影公司就出品过倍受好评的《科罗琳》。今天来这里参加工作室的孩子们可以亲手制作他们自己的《科罗琳》了。

莱卡动画制片厂木偶制作总监乔吉娜·海耶斯 (Georgina Hayes)说:“我们莱卡制片公司喜欢直接到观众中去,尤其是到孩子中间去。我们和大城市里的孩子,包括一些家境不太富裕的孩子们直接交流,这些都给了我们展示我们技巧的机会。在这里我们给芝加哥的这一组孩子们展示看,如果他们想成为一名动画师,他们以后的职业生涯会是什么样子的,并希望他们了解到,制作木偶和动画其实是可以谋生的。”

一位孩子的母亲说:“我十岁的儿子看到了有关这个动画工作室的宣传介绍,非常兴奋,我们就来了。说实话,我今天才知道什么是定格动画。我为我儿子感到开心,因为这让他大开眼界。以后再看电影,他会有崭新的视角。整个周末我们都在谈论新的东西,体验新的事情。他现在还没有到处找我,这是一个好迹象!”

妮可·德赖斯基 (Nicole Dreiske)是法塞茨多媒体中心艺术总监,她说:“我们从去年开始为一些非常有创意的动画公司搞常驻性的工作室活动。当孩子们在体验这些职业动画师的言传身教时,他们不单单学到了一些大师级的技巧,他们还从先前的盲目追星中醒悟过来 - 原来,他们也有自己的声音,而且有表达这种声音和想法的工具。”

乔吉娜·海耶斯说:“这是科罗琳,我们的明星。为了拍《科罗琳》这部电影,我们一共制作了四百多个木偶。光是‘科罗琳’,我们就做了二十八个。如果只有一个木偶,由一个动画师来做,那么这部片子要拍十五到二十年。所以要制作很多很多复制的木偶。”

“你第一眼看到这个‘科罗琳’,就会注意到她很小。在她的服装下面,是一套完整的球窝关节系统,我们管它叫模甲,然后动画师会一桢一桢的去生成,这就像是上千幅静止画面连在一起,组成银幕上的连贯动作。”

“在这个工作室,我们做一个简化的木偶。科罗琳是一个很复杂的木偶,我们当时就花了一年的时间来做这一个木偶。为了教课方便,我们简化了程序。我们教孩子们怎样做模甲,还教他们怎么做木偶的头部,这样他们既学到了怎样做雕塑,还学到了怎样做动画。希望工作室结束的时候,他们可以把一个完整的木偶带回家做动画。”

另外一位孩子的母亲说:“我很喜欢这个工作室亲自动手的做法:孩子们不单单制做木偶,还会亲手一桢一桢的做动画。工作室的组织者非常令人愉快。我强力推荐这个工作室,一个是因为它给孩子们提供了一个和其他人分享共同爱好的机会;第二个原因是,我的孩子有高功能自闭症。当我打电话寻问是否可以参加这个工作室的时候,我向组织者说明了我孩子的情况。他们毫无保留的接收了他。这个工作室欢迎各种类型的孩子,不管你是那个社会阶层的,不管你学习能力的高低,它都会接纳你。这是很少见的,这一点对我来说很重要。”

法塞茨多媒体中心创始人米罗斯·斯泰里克 (Milos Stehlik)说:“《科罗琳》动画工作室的团队真正理解孩子们的感受。他们带给动画这门艺术的是无限的想象。动画的特长就是它可以打开孩子们的心灵。动画在本质上比较抽象,所以它的可能性是没有限制的,孩子们对此也就反应非常强烈。”

“最伟大的动画是把这种可能性推荐给孩子们,让孩子们用自己的想象力去填充那些可能。孩子们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而科罗琳的动画师们恰好知道如果去帮助孩子们释放他们的想象力。”

让我们希望在这些工作室里有未来的动画大师诞生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