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29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次扎喇嘛:中国资助并指使境外藏人“消灭”达赖喇嘛


身居海外的前国际多杰雄登协会官员次扎喇嘛(Lama Tseta)近日在接受美国之音藏语组专访时称,中国的统战部门和情报部门自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就一直在资助并指使印度德里的雄登协会僧人发动“危及达赖生命安全”以及破坏西藏流亡政府团结的政治活动。次扎喇嘛还指称,中共官员朱维群曾对德里雄登协会的领导者说应该“消灭”达赖喇嘛。

境外反达赖喇嘛的藏人群体

多杰雄登(Dorje Shugden)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一些信徒尊奉的金刚护法神,这个教派历来争议不少,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在1996年对该信仰颁布了禁令。在达赖喇嘛出席的众多公众场合,也不乏多杰雄登信仰追随者举牌抗议的场景。中文网站曾利用这些照片说,流亡藏人中间也有反对达赖喇嘛的。

流亡藏人社区中一些青年因多杰雄登信仰而聚集起来,他们被称为“雄天宗”。

如今,曾参与多杰雄登社区活动的高僧次扎喇嘛说,那些达赖喇嘛的反对者得到了中国统战和情报部门的指示和资助。

今年42岁、现居美国的次扎喇嘛说,他在16岁时逃往印度,在之后的多年间,他接触到了雄登信仰,并在1999年被选为当地雄登社区的领袖,接触该组织高层领导人,了解了很多“秘密”。

中共出钱控制雄登协会

在接受美国之音藏语组专访时,次扎喇嘛表示中国的统战和情报部门在1997年开始与德里的多杰雄登协会接触,并在之后一直资助并指使这一团体组织并发动打击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活动。

他说: “当西藏失去自由、西藏社会处在高压之下时,中国政府抓住机会把多杰雄登信仰的问题,当作最好的武器来散布反达赖喇嘛的信息,并瓦解分化藏人社会。他们(中国方面)就在利用国际多杰雄登协会这些人,这些坏分子。他们不惜重金组织这些人旅行。”

次扎喇嘛告诉美国之音,包括他在内的几人作为国际多杰雄登协会的代表,在该组织最高领袖刚坚喇嘛(Gangchen Lama)的安排下,多次前往尼泊尔与中国高层情报官员会面。据他表示,负责与雄登协会来往的正是中共中央统战部。

他说: “国际雄登协会告诉中国政府,两万名流亡的追随者想要回到中国,而中方回复说,‘你们的人待在国外对中国好处更大’,并且中方会给雄登信仰追随者提供他们可能需要的任何帮助。”

据次扎喇嘛表示,从双方接触达成协议后,中国政府就开始给印度国际多杰雄登协会提供资金并下达指示。该组织多人都以正式或非正式的形式到访中国,住宿五星级酒店,费用全部由中国政府支付。他说,除了资助组织外,中国政府还直接送钱给个人,包括他本人。

朱维群指示消灭达赖喇嘛

对次扎喇嘛而言,他所参与的跟中国政府合作的雄登组织也让他失望。

他说: “雄登信仰对于这些人来说也只是托辞,实际上他们已经陷落在中国的影响下,来破坏藏人的团结,中伤以及危害达赖喇嘛尊者的人身安全。”

中国政协负责宗教民族事务的官员、原中国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资料照)

中国政协负责宗教民族事务的官员、原中国统战部副部长朱维群(资料照)

次扎喇嘛2004在北京同刚坚喇嘛和协会二号人物贡确监赞(Kunchok Gyaltsen)一道与时任统战部副部长的朱维群会面。他说,朱维群通过当时的翻译、现任统战部副部长的斯塔(Sithar)指示他们“消灭”达赖喇嘛。他说,朱维群不是在说“消灭”达赖喇嘛的影响或势力,而是要他们干掉达赖喇嘛。

他说:“‘消灭’的意思很清楚,是指刺杀达赖喇嘛。”

次扎喇嘛说,此后的2005年间,朱维群前往尼泊尔,在五天的行程中他与次扎喇嘛等人四次会面,每次长达两到三小时。

他说: “那一次,朱维群说在动手消灭达赖喇嘛前,可以做另外两件事:首先,去法庭对达赖喇嘛提起诉讼;第二,抗议达赖喇嘛,并将雄登信仰问题作为人权事件向人权组织请愿。”

次扎喇嘛说,朱维群告诉雄登协会的人们,如果他们能够成功,那么“阳光就会普照他们”。这两件事都在2008年起开始实施。

“这一切的背后都是中国政府,”他说。

朱维群称达赖喇嘛造谣

次扎喇嘛对美国之音表示,在看到国际多杰雄登协会的唯一目标就是破坏人们对达赖喇嘛的尊敬以及西藏流亡政府的名声,关乎政治而不是关乎信仰,他感到很悲伤,并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于是在2008年与该组织切断关系。

朱维群1998年任中共中央统战部副部长,2006年升任统战部常务副部长,现任全国政协民族宗教委主任。

美国之音试图就次扎喇嘛的这番话向朱维群求证,目前还没有得到正式回覆。他的秘书转述他的话称,达赖集团是一个造谣高手。

(本报道与美国之音藏语组合作完成。美国之音中文部驻北京记者叶兵亦有贡献。)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