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1:06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土地强征 农民生存谁来保障?


村民观看毁麦征地行动南贾素村毁麦现场(村民提供)

村民观看毁麦征地行动南贾素村毁麦现场(村民提供)

北京 - 中国福建省一个县以高价把农田转让给房地产开发商,但是只给失去土地的农民很少补贴,大批村民失去生计,陷入贫困。

罗源县松山镇位于福建省东部沿海,其管辖下有七个村的村民以在滩涂浅海养殖海带、紫菜、牡蛎为生。

1993年,该县政府在村民投入大量劳动完成的围垦造田区建立了“农业综合开发区”,2010年11月为了在开发区内建设“罗源滨海海城项目”,将村民们赖以生存的6000多亩养虾塘收回,出让给开发商世纪金源集团,作为开发商品房用地。

*渔民失地 外出谋生受挫*

当地村民说,他们世代从事养殖业,没有其他谋生技能,而当局给他们的每亩3400元补偿,连修造虾塘的成本都不够。许多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外出打工,流落四方。

村民严书琼说,失地村民很多都是去外地承包滩涂地。

他说:“去年我们整个乡,很多人就逃到浙江、山东、江苏。去年,我们这些养虾的渔民亏了2亿5千万左右。今年还是向亲朋好友借钱,没有办法借到钱的人也不知道做什么了。去年亏了很多,因为地理环境、气候环境不熟悉。”

村民们在申诉信中称,他们已经沦落为新时期的中国难民。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开始上访,去县里、市里、省里,甚至北京,还要组织一个100位60岁以上老人的上访团。

莫少平是松山镇七个村村民的代理律师。他表示,按照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但是罗源县政府征收村民的虾塘根本不是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而是基于商业目的出让给开发商建设房地产项目。

*政府与民争利 赔偿不足零头*

莫少平说,罗源县政府既没有向村民公布国家批准的征地文件,也没有就土地征收补偿听取村民意见,极其严重地违反了《宪法》和《土地管理法》,剥夺了村民的基本生存权。

他说:“不管怎么说,中国政府还有一个所谓的不能与民争利(的政策)。民生的问题是第一个大问题。可是政府为了获取所谓的巨额经济利益,把农民生存的基本的条件都不顾及了。”

据莫少平律师说,县政府给失地农民的补偿连他们从开发商那里得到的巨额利益的零头都不到。

他说:“开发商和当地政府签的协议是,每亩地给政府53万元。起码得拿出一点让农民满意嘛,它没有。它每亩地只拿出3000多元钱就让农民走人。我们从律师的角度,依照相关的法律规定怎么来补偿呢,最起码每亩地应该补偿到3万多元钱,甚至更多一点,5万多块钱。”

然而,罗源县政府方面的回应却很干脆。该县国土资源局在一份意见书中说,罗源湾开发区南片垦区,其土地权属是国有未利用地(滩涂地),土地开发建设权利属于政府,不存在征地补偿安置问题。

近年来,中国地方官员侵犯群众利益的事情频频发生,造成民众与政府的对立和政府诚信的丧失,加剧了社会矛盾和不满情绪,给社会稳定带来威胁。

*上访多为征地纠纷引起*

莫少平律师说,他们经手的案子很多都涉及强征强拆。

他说:“类似的案子在中国确实是挺多的。现在啊,上访的里面绝大部分是因为拆迁的问题、土地丧失的问题。这已成为中国一个很严重的社会问题。有的农民就采取了比较激烈的手段。”

据中国媒体报道,过去数年中,云南省巧家县频频出现征地纠纷。今年4月18日,巧家老店镇村民丁发朝因抵制拆迁被殴致死。5月初,白鹤滩镇村民杨玉强在征收签字现场烧了自己的摩托车。5月10日,白鹤滩镇一个社区服务大厅发生爆炸,导致4死16伤。尽管警方称,作案目的与征地拆迁无关,但是许多村民表示不相信这一说法。

另据《现代消费导报》报道,河南省南阳市潦河镇政府工作人员,在无任何合法征地手续的情况下,强占辖区农民耕地。青苗被毁,80亩基本农田被占用。

莫少平律师表示,他希望罗源县的征地补偿纠纷案能通过调解解决。不过他说,目前县政府还没有显示出让步的迹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