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2 2016年09月28日星期三

老挝未爆炸弹幸存者处境艰难


越战期间,美军在一个历时九年的秘密行动中,在老挝境内投掷了220万枚炸弹,而其中三分之一至今尚未被引爆。奥巴马总统将于9月访问老挝。他是第一位访问该国的在任美国总统。他预期将会宣布增加用于清除未爆炸弹和伤残服务的资金。超过1.5万多个炸弹事故的幸存者需要得到持续的照顾却没有什么办法。

未爆炸弹成为美国在越战期间密集轰炸的遗患,也成为老挝东北部川圹省的村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2004年,黄范则(Houng Phomma Chak)外出捡旧弹壳当废铁卖,但一颗炸弹爆炸让他失去了两只手臂和一只眼睛。

他的医疗费用得靠家人和朋友负担。他的妻子现在要花更大的力气耕作自家稻田,而自己需要由大女儿照顾。黄家一共有5个孩子。

他说:“我现在处境艰难。我需要别人帮助我进食饮水和上厕所。如果我要洗澡,也得有人帮我,我自己没办法洗,只能等着。”

1964年到1973年,美国在一项遏制北越补给线的秘密行动期间在老挝境内的胡志明小道沿线投掷了2百多万吨的炸弹。

但是,其中近三分之一的炸弹至今仍未爆炸。

政府估计,大约有1万5千个未爆炸弹爆炸事件的幸存者,而他们需要得到照顾。但是,像生理复健、生计培训,或者心理健康辅导等服务项目微乎其微,而且在很大程度上要靠外援资金。

五年前,拉东(La Don)在自家院子里烧垃圾时,一颗埋在地下的炸弹被火引爆。他因此而失明,而年长父母一边耕作,一边还要照顾他。

他的父亲坎萨·萨玛翁(Khamtha Thamavong)说:“当他成了这个样子,没法帮着干活,而且也很难干活。这让全家人都处境艰难。”

为数不多的几个在老挝为未爆炸弹受害人提供帮助的机构中,世界教育服务社(World Education)规模位居前列。但他们也仅限于每年帮助照顾250个人。

该机构的老挝分部经理克莱特·麦金纳尼(Collette McInerney)说,大多数的幸存者住在偏远地区,他们有各式各样的需求但却难以满足。

她说:“对于国际非政府组织和NPA而言,不论幸存者住在哪里,为他们提供综合照顾所需要的资金确实严重短缺。而对于幸存者本人来说,因此受伤或者身亡会让一家人背上沉重的经济负担。”

尽管加强教育和排弹方面的努力减少了每年因未爆炸弹而伤亡的人数,但是对受害者和其家庭所需提供的终身照顾费用却越积越高。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