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58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六四”二十六年 他也被关了二十六年


香港成千上万的民众在1989天安门事件23周年之际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纪念会。(2012年6月4日)

香港成千上万的民众在1989天安门事件23周年之际在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六四烛光纪念会。(2012年6月4日)

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周二表示,因参与“六四”民主抗议运动而获刑的最后一名在押犯将于今年十月刑满释放。随着“六四”事件已经走过26个年头,这最后一名在押犯也在监牢中度过了大半生。

总部设在加州旧金山的人权组织“对话基金会”5月2日发布消息称,目前已知的因参与 “六四” 而入狱的最后一名在押犯苗德顺获得减刑,将于今年10月15日刑满释放。对话基金会是在今年年初向中国政府提交了有关了解苗德顺现状的请求之后,获得他将于10月获释的消息的。

对话基金会创始人康原(John Kamm)表示,他亲手将相关请求材料交给了中国中央政府的某位官员。康原表示不便透露这名官员的详细身份。

来自河北省、时年25岁的工人苗德顺参与了1989年发生的以北京为中心的要求民主的“六四”抗议。他于1989年8月7日因纵火罪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苗德顺和另外四人被控向一辆燃烧的坦克投掷一个箩筐。1991年,苗德顺的刑罚改为无期徒刑。此后在1998年、2012年和2016年,苗德顺三次获得减刑。此外,法庭将剥夺苗德顺政治权利的年限也从八年减为七年。

在服刑期间,苗德顺多年未与外界联系。曾在1990年代与他一同服刑的人士记得他那时非常消瘦,拒绝承认自己犯罪,并且拒绝参与监狱劳动。苗德顺在狱中饱受乙型肝炎和精神分裂症的折磨,在2003年被转往延庆监狱。那里有为病人、老人以及残疾人准备的病房。

康原表示,他从1990年代中期就注意到这个案子,但在2005年才真正开始追踪关注此案。

康原说:“我真正开始追踪这个案子是在2005年的时候,距离现在已经11年了。我所做的基本上就是询问犯人们的情况。我询问他们情况这一举动本身就表达了我的担忧。过去十一年我一直在表达我对苗先生的担忧。与此同时,我也为他的案子做了一些宣传。比如,如果你往回看会发现,我们曾就苗德顺在2012年获得减刑发表过一篇简短的报道。所以基本上这就是我们通过向中国政府提交犯人名单直接介入此类事件的两种方式。我将有关这些犯人的消息公开,让他们获得公众的关注。”

据对话基金会透露,全中国共有1602人因牵涉“六四”被判刑。被长期拘留或劳教的人数则比这多得多。

康原表示,对苗德顺即将被释放的消息表示欢迎,并且希望他早日回归正常生活。但他不打算在苗德顺被释放后马上联系他,尽管苗德顺将于今年被释放,他仍然还有7年被剥夺政治权利。

康原说:“我不清楚我能否马上联系他。我不知道怎么去联系他,我没有他的地址。之前有人也说过苗德顺让他的父母不要去看他。我希望他能与父母团聚,但我无法去了解他的情况。当你处于被剥夺政治权利的情况下,你不能,比方说,接受外国人的采访。所以我不认为联系他是谨慎或明智的决定。你不会想把任何人置于危险境地。”

据美联社报道,自习近平上台以来,为防止“六•四”运动重演,当局加紧了对活动人士和组织的打压,即使是一些相对较为温和的活动组织也被列为打压的对象。

还有约一个月,“六四”运动即将27周年,被关押了多半生、疾病缠身的苗德顺还将在铁窗中度过。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