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8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法律窗口:对恐怖分子交赎金还是等撕票?


被“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杀害的美国记者詹姆斯•弗利的父母一度为营救儿子而筹集赎金。

被“伊斯兰国”恐怖分子杀害的美国记者詹姆斯•弗利的父母一度为营救儿子而筹集赎金。

“伊斯兰国”恐怖分子将他们绑架的美国记者弗利斩首后,是否应该向恐怖组织交付赎金以换取美国人质的问题,在美国上下掀起一场激烈的辩论。因为在这之前,“伊斯兰国”曾经提出以赎金换取弗利的要求。

*“伊斯兰国”索要赎金换取被绑架者*

“伊斯兰国”(ISIS)8月19日将被其绑架的美国记者詹姆斯•莱特•弗利(James Wright Foley)斩首,之前,它曾经索要一亿欧元的赎金。

《环球邮报》总裁菲利普•巴尔邦尼(Philip Balboni)

《环球邮报》总裁菲利普•巴尔邦尼(Philip Balboni)

据弗利生前工作过的网络新闻机构《环球邮报》的总裁菲利普•巴尔邦尼(Philip Balboni)介绍,弗利的父母知道美国政府禁止向绑架者交付赎金,但是,为了营救儿子,他们一直在私下积极筹集赎金。巴尔邦尼说,有关政府机构对此了如指掌,但是并没有阻止。

他说:“弗利一家下决心要筹集这笔资金作为赎金,但是,由于绑架者始终没有讲明要谈判,因此,此事最后不了了之。假如弗利的父母被给予这个机会,他们是会交付这笔赎金的。但是,绑架者没有给予他们这个机会。”

与此同时,“伊斯兰国”还以斩首另一位被绑架的美国记者斯蒂芬•乔尔•索特罗夫(Steven Joel Sotloff)来要挟奥巴马政府,同时索要660万美元的赎金并释放一名恐怖嫌疑人,来换取被其绑架的一名26岁的美国妇女。

撇开道德层面不谈,在向恐怖分子交付赎金换取人质的问题上,政府的官方行为与公民个人行为之间是有区别的。

*美国没有法律禁止向绑架者交付赎金*

叶史瓦大学卡多佐法学院教授德博拉•皮尔斯坦(Deborah Pearlstein)

叶史瓦大学卡多佐法学院教授德博拉•皮尔斯坦(Deborah Pearlstein)

纽约叶史瓦大学卡多佐法学院教授德博拉•皮尔斯坦(Deborah Pearlstein)指出,目前,美国没有法律禁止政府向恐怖组织交付赎金或与之谈判。

她说:“从原则上说,国会可以通过立法,禁止行政部门这么做。但是,它从未通过这样的立法。因此,每当政府说它不与恐怖分子谈判或向其交付赎金之类的话,它只是就美国的政策发表声明,而不是因为法律要求它必须这么做。”

在政府政策不允许的情况下,公民个人能否向恐怖组织交付赎金呢?

西北大学法学院教授约翰•麦克吉尼斯(John O. McGinnis)

西北大学法学院教授约翰•麦克吉尼斯(John O. McGinnis)

芝加哥西北大学法学院教授约翰•麦克吉尼斯(John O. McGinnis) 说:“实际上,美国法律,至少联邦法律,不禁止公民个人向绑架者交付赎金。但是,法律禁止他们向基地组织或其它恐怖实体提供资金。”

*政府对公民个人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叶史瓦大学卡多佐法学院教授皮尔斯坦指出,尽管美国有很多具体的法律禁止公民个人向恐怖组织交付赎金,例如把向基地组织交付赎金视为违法等,但是,政府从未实施过这些法律。

她说:“虽然法律都有明文规定,但是,没有人因为向恐怖组织付钱而被追究法律责任,如果其目的纯粹是为了交付赎金以换回自己所爱的人。”

丹尼尔•本杰明(Daniel Benjamin)从2009年到2012年期间担任过美国国务院反恐协调员。目前,他是达特茅斯学院约翰斯隆迪基国际交流中心的主任。

达特茅斯学院约翰斯隆迪基国际交流中心的主任丹尼尔•本杰明(Daniel Benjamin)

达特茅斯学院约翰斯隆迪基国际交流中心的主任丹尼尔•本杰明(Daniel Benjamin)

他说:“从技术层面上看,美国可以把资助恐怖主义的行为绳之以法。它之所以不这么做,是因为惩罚受害者家人是雪上加霜,极不得人心的事。”

*政府可否通过换俘赎回被敌方扣押人员?*

但是,被绑架的人质有时不是通过赎金,而是以换俘的方式赎回的。

2014年5月,美国释放了被关押在古巴关塔纳摩湾美军监狱中的五名塔利班高层人员,作为交换条件,塔利班交出了被俘的原美国陆军中士伯格达尔。
由于塔利班长期以来被美国视为恐怖组织,这些塔利班囚犯获释后有重返恐怖主义的危险,因此,美国政府的换俘交易在美国上下遭到猛烈抨击。

约翰斯隆迪基国际交流中心主任本杰明指出,总的来说,美国奉行不让步政策,反对以换俘作为让步的条件,但军事人员和非军事人员有所区别。

“这是一个极其特殊的例子,美国有一个政策规定,不把任何一名美军士兵丢弃在战场上。但是,对被绑架的非军事人员,我们不参与交换行动,也不鼓励我们在全球的盟友或其它国家这么做。”

叶史瓦大学卡多佐法学院教授皮尔斯坦进一步指出,在公认的武装冲突中,美国政府一直以来都通过谈判或调解方同与我们作战的组织或国家进行战俘交换。这种交换不仅是美国的常规作法,也是美国努力遵守的国际战争法的重要组成部分。

*国际法如何处理被绑架的人质*

美国财政部主管反恐和金融情报事务的副部长戴维•科恩(David S. Cohen)在2014年6月的一份声明中指出,个人交付赎金作为恐怖组织的一项财源仅次于国家资助恐怖主义。因此,如何通过法律手段解决这个问题,以降低恐怖主义活动的危险,越来越紧迫地摆在各国面前。

目前,在国际上,有很多条约以及联合国安理会决议禁止向恐怖组织提供资金。但是,迄今为止,还没有公民个人或者公司因为向恐怖组织交付赎金以换取被绑架的家人或雇员而受到法律制裁。

一些人士抨击说,这种行为是是在纵容恐怖分子,使他们越来越肆无忌惮地绑架人质。另外一些人士提出,在难以限制公民个人行为的情况下,可以通过一项国际协议,禁止各国政府把其资金用作赎金来换取人质。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