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4:26 2016年12月07日星期三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论中国


正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访问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表示,他希望中国能遵循国际法与有关国家解决南中国海争端。

在南中国海局势不断升级、中国采取在国际间被广泛认为是咄咄逼人的策略与东南亚国家争夺海洋权之际,李显龙6月24日星期二做客美国外交关系协会,就敏感的南中国海问题以及中国科学发展前途问题回答了记者和学者的提问。

*南中国海纠纷*

中国和越南目前正在就中国在南中国海的中国石油钻井平台紧张对峙。双方各自声称对方侵犯了自己的海洋权益。与此同时,菲律宾抗议中国在南中国海菲律宾声称拥有主权的珊瑚礁上建设人工设施,侵犯菲律宾权益。

菲律宾已经将与中国的争端向联合国的一个仲裁庭提出仲裁请求。越南也表示将把与中国在南中国海的纠纷提交国际仲裁。

与此同时,中国一直主张就南中国海争端问题与有关国家进行双边谈判磋商,反对将南中国海争端问题国际化,反对将有关争端提交国际仲裁。

于是,南中国海争端国际仲裁问题,就成为一个敏感问题。这个问题对新加坡尤其敏感。

*必须重视国际法*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014年5月22日资料照片)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2014年5月22日资料照片)

作为东南亚国家联盟的成员国,新加坡是一个小国,而且是一个以国际贸易和金融立国的国家,需要跟周边国家以及美国、中国等大国维持良好关系。因此,新加坡对南中国海争端国际仲裁问题的立场自然备受关注。

星期二,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举行的学者记者问答会上,李显龙总理表示,没有哪个东南亚国家要与中国打仗,而中国也努力跟东南亚国家联盟成员国保持友好关系。

尽管如此,在过去几年来,尤其是在过去几个月来,中国与越南和菲律宾在南中国海的争端明显恶化。

美国之音记者问李显龙总理,他说东南亚国家联盟赞同通过国际法解决南中国海争端,但中国已经表示国际法在这个问题上不适用,他如何看这种观点分歧?

李显龙总理就此回答说:

“我不认为中国直截了当地说国际法不适用于这个问题。我想,中国的说法是,中国(对南中国海岛屿)的主权要求早在有关国际法问世之前就已经有了;这一点应当给予充分考虑,因为国际法不适用于其诞生之前的情况。我不是一个律师,但我权且认定这种说法有其道理。但从一个必须在一个国际体系中谋生存的国家的视角来看,不管这个国家是一个大国还是一个小国,绝对不能用强权就是有理的做法来解决争端。我认为在解决争端的过程中,必须对国际法给予重视。”

*中国是否在进步*

作为一个主要人口为华裔的独立国家、富裕国家,新加坡几十年来一直跟中国有一种特殊的关系。中国执政党共产党和中国政府也对新加坡给予更多的注意和重视。

星期二在美国外交关系协会举行的学者记者问答会上,美国国际关系学者、美国前驻中国和新加坡大使芮效俭(J.Stapleton Roy)向李显龙总理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对你(2012年9月在中共中央党校)的演说中所说的一些话印象深刻。你说,有8个华人获得了科学方面的诺贝尔奖。那些华人要么是美国公民,要么是后来成为美国公民。我的问题是,中国是否正在这方面追赶上来?换句话说,中国是否正在发展出科学群体和创新精神,使这种局面改观,从而使华裔中国公民也能在将来获得科学领域的诺贝尔奖?

李显龙总理回答说:

“我想,中国正在努力。我不知道他们的进展如何,他们的努力究竟有多么成功。我认为,中国的大学拥有高质量的人,进入北京大学比进入哈佛、斯坦福或耶鲁大学还难。但是,要想有那种开放,不一定是政治方面的开放,而是学术开放,不是那种论资排辈的科研队伍结构,资格老的教授可以指挥调动所有的人,其他人只能等着轮到自己,那种开放是不容易复制的。

“日本在这方面有一定的成功,(在科学领域)有好几个诺贝尔奖获得者。但中国迄今为止(在科学领域)还没有人获得诺贝尔奖。我想,中国人正在努力争取。

“我当时在中共中央党校说那些话,是因为中国有些领域的人以为美国是一个正在衰落的国家。美国遭遇全球金融危机,跌跌撞撞;美国显示出一些制度性的道德衰败,美国已经是一个过气的国家。我想让他们意识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现在还不能勾销美国,美国还充足的干劲、韧性、人才,这一切都是美国能运用的。而中国也想这样,但还没能这样。我想,中国方面听到了我的话。但我不能确定他们充分地理解了我所传达的信息。我希望中国一切顺利。”

从中国传出的最新消息显示,在学术开放方面,中共领导人所采取的措施似乎是反其道而行之。当局近来大力强调加强对知识分子的管制以及对学术的管制。中国官方甚至为此提出一个正式的说法,即“学术安全。”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