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2:00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习时代中国媒体左右摇摆之奥秘


北京街头的一个报摊

北京街头的一个报摊

习近平在大力反腐同时,抓紧了思想意识形态工作。特别是教育部长发起的高校校园“清场”和“整顿”工作,更是加深了不同派别和观点之间的相互冲击和碰撞。什么是西方价值观、东方(中国)价值观,为何西风不得东渐。极左和极右将造成何种危害,批评和抹黑是什么关系?中国有微博说:王岐山认为,贪官腐败,而不是西方敌对势力,是国家的最大敌人。

曹林:极左极右,均不得人心

中青报评论部主任曹林,本身就是“新闻人物”。 他最近在该报发表的几篇文章,再度引起“舆论场”关注。其中一篇是谈中国政治舆论圈内的“极左”与“极右”,另一篇是谈批评和抹黑问题,两篇文章都涉及到了意识形态和价值观问题。

中青报周二发表曹林的这篇文章标题为《中国已成为现代国家 极左极右都不得人心》说,有位干部跟他传授为官心得,一条就是“越左越安全”。“有些事情,不管对不对,不管理解不理解,跟着喊口号就是,永远不会错。对一些事情,宁愿上纲上线,宁愿走过头和扩大化,宁愿走极端、走到让人反感的地步,也不能让上级感到有任何一点不到位的地方。”

百度百科介绍曹林是该报首席评论员,曾在中国数十所高校开过讲座,“深受学生喜爱”。曹林在文章中说:愿意极左的人认为:对一些理论和教条,明知道已经脱离时代脱离现实,但只要有“革命”的外衣,生搬硬套就是了,这样最安全。这样的观点还常与民粹主义和狭隘的民族主义结合在一起,以“打倒权贵”和“替弱势群体代言”自居,加大了这种姿态的迷惑性。

曹林笔锋一转开始抨击“右”:与“越左越安全”对应的是“越右越正义”。“对国家和政府越表现出激烈的批判姿态,逢中必反对,逢美必叫好,越是站到政府的对立面,在自由放任和无政府上走得越彻底,越会喊自由民主的口号,越容易被打扮成正义的“斗士”,受到部分网民的追捧和欢呼。”

文章认为,这两种极端取向都与中国的发展和改革轨道背道而驰。“两种极端声音的喧嚣和交锋,使本来就稀薄的共识更加模糊,也使舆论场充满混乱。”

曹林没有提到的是,左右两派,即便是极端派,在对待反腐问题上,其共识并不是“本来就稀薄”也没有“更加模糊”。在反腐问题上,左右两派在舆论场上之观点,并无“充满混乱”。

反腐和西方价值观,何为党国心头大患?

在中国舆论场上,有一派舆论员认为:现在中国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西方敌对势力和西方价值观的侵蚀,这些因素将使中国“国将不国”。另一派则认为,导致“亡党亡国”的真正和最大威胁不是别的正是无处不在的腐败。

最近中国不少网民在传的一则微博从一个侧面提到了这个问题。中国律师陈有西发过这样一微博:陈有西:華藝出版社石永奇:王岐山斥责一些贪官污吏妄图借所谓敌对势力来掩盖自己的罪行。针对现在有一些人经常宣传要警惕所谓海外敌对势力,王表示,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根本不是什么海外敌对势力,我们国家已经非常强大,根本不怕海外敌对势力。现在我们最大的敌人就是贪官腐败,这是我们当前最大的敌人。

王岐山到底有无这样讲话,如果有,又是在什么情况和背景下讲这番话的,目前还无法核实。

批评与抹黑

教育部长袁贵仁的高校教授不得在课堂上发牢骚和不得使用西方价值观的教材之观点,从本质上来讲,是“批评”和“抹黑”问题。宁波宣传部徐岚在求是网发表的文章,也点名说贺卫方“大谈宪政”和陈丹青“抹黑”中国,诱导舆论。联系到去年11月26日辽宁日报文章(大学老师,请不要这样讲中国)说大学老师在课堂上抹黑中国,等一系列官媒认为“抹黑”中国之“公共事件”,引起舆论场很大争议。

这也是曹林另外一篇文章的着眼点。曹林在这篇文章(1月27日中青报)说:非常有必要弄清批评和抹黑两者的界限。

其实,是徐岚在其文章中首先谈到这个问题的:“批评和抹黑的边界到底是什么?这些问题不解决,就必然导致舆论场上乱成一锅粥、站队不站对的现象泛滥,不利于多方思想的交流。” 徐岚只提出问题,并没有答案。徐岚还提到:“尤其在中西方文化交融的今天,抗拒西方思想文化已经成为不可能的事情。”

曹林在其文中说:这两者之间的界限很清楚,即看说的是不是事实。“如果以事实为依据,就是正当的批评;如果缺乏事实依据,纯粹是造谣,拿不存在的事实去攻击,那就是抹黑。”

曹林还说:界限看起来清晰,但其模糊空间很大。“因为这两个词都属于道德和价值判断,有着鲜明的偏好,人们很容易就把自己爱听的评论称为‘批评’,将不爱听的话一棍子打成‘抹黑’并加以拒绝。”曹林说,这两个词都不是法律用语,缺乏严格内涵的日常用语,人们很容易就凭一己之偏好或对事实的选择性裁剪,而作出对立的判断。

“所以,一个言论自由度较高、健康开放的社会,会对‘批评’作尽可能宽松的解释,而对‘抹黑’作严格的限定,宽容看待批评,而不会动辄将一种言论上升到‘抹黑’的层面。因为抹黑是一个很重的定性、很大的帽子,甚至要上升到承担某种法律责任的地步,必须谨慎定义。”“动辄将批评定义为抹黑,会堵塞言路让人不敢说话。”

把批评说成抹黑,不光堵塞言论,通常也是一种左的表现和现象。曹林在其“极左极右都不得人心”一文中已经提到“越左越安全”,是“一种对党和国家极不负责的态度。党和国家在离上曾吃过左的苦头,付出了血的教训和惨痛的代价,不能让”越左越安全’的谬误和错觉泛滥成灾。”

毛派抨击曹林转身快

曹林的文章和观点,一如既往遭到网上左派网民的抨击。华夏网的微博:张文生:曹林为何痛批“越左越安全”,曹林所主要批判的“极左”,正是指王伟光等所坚持的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理论、社会主义制度及人民民主专政;曹林自己本来就很右,他不会真正去反右,他反对的是激进的“右”,主张的是颠覆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渐进策略”。

江湖佬-杨康叶: 曹林算是说了句实话 //@无为李爷: @司马南: 身在曹营心在汉,两头下注煞好看。左右互搏写评论, 主任精分为哪般? //@不沉默的大多数: 网络有极右,这判断没错,体制内有极左,就误导了,体制内的多以骑墙观望 左右逢源 潜伏投机才是安全之道,就像作者。

尼布楚城北老张 :极左的本质和目标是极右 //@李剑芒206:因为他看你像极左,你也确实是极左呀!//@戴旭: 曹林既然什么都知道 ,为什么还不停地打摆子?怪!//@戴旭网络义勇军七师: //@西征木兰: 真正的怪物正是曹林//@海疆在线:这身法真叫一个敏捷,忽左忽右。

博讯:曹林背后有高人

在中国左派网民抨击曹林之际,海外博讯网(2月4日作者:紫荆来鸿)发表评论说:这是中国党内团派和保守派两大阵营官媒对掐。评论说,这篇文章(曹林:“批评”和“抹黑”不是一回事)说明中国现在还没有做到“舆论一律”,团派人士的观点与保守派人士观点有不小的差异。“习也许有意如此。高明的皇帝御下的策略都是‘分而治之’”。

评论说,在中央级的媒体上,不要说一般编辑记者,就连总编、副总编都不敢随便就重大政治问题发表个人见解。“中宣部有明确‘政治纪律’,擅自就重大政治问题发表个人见解的,一律就地免职,清除出新闻宣传队伍。”

评论说:反驳“求是”观点的文章,如果没有背景,在中青报绝对发不出来。而且,这个背景人物如果地位不够高的话,就无法制止中宣部行“家法”。“由此可见,文章要么就是由汪洋这一级人物受意写的,要么就是取得了这一级别的某个或某些大人物的认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