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4:00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港法律界质疑高院旺角禁制令法理混乱


旺角占领区(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旺角占领区(美国之音海彦拍摄)

受国际关注的香港学生和市民争取真普选的占领行动,11月13日踏入第47天。高等法院星期一裁决延长旺角占领区及金钟中信大厦临时禁制令,近日引发一些法律界人士质疑,认为以私人民事诉讼处理公众秩序的公安问题,“做法奇怪”。而同一判决法官星期四上午拒绝旺角禁制令上诉许可及暂缓执行禁制令的申请,引发外界关注。

据港媒报道,针对高等法院早前延长旺角占领区堵塞部分道路的禁制令,旺角占领人士向法庭申请上诉许可和暂缓执行禁制令,处理同一案件的区庆祥法官星期四上午驳回申请。

抗辩人表示,目前公众秩序问题不应该以私人诉讼解决,应由律政司处理,法庭用私人及普通禁制令处理有争议,且申请团体要有独特、直接及实质损失证明。

抗辩人还称,法庭命令必须要说明拘捕细节,如果市民未清楚就拘捕,会冲击法治。不过,区庆祥法官认为抗辩理据重复,完全无辩论空间,所以拒绝申请。抗辩人表示,他们会上诉到上诉法庭。

此外,法庭下午就金钟中信大厦及旺角的禁制令,进行法庭指示聆讯,传召各诉讼人士,询问执行临时禁制令的细节。

而此前,据报道,香港终审法院非常任法官列显伦星期三在香港大学举行的“雨伞运动与法治”论坛上,罕见地对高等法院10月20日批准旺角占领区的临时禁制令表态,认为在原诉人未能保证有效执行禁令和只听取单方面申诉下,便批准临时禁制令,不符合法庭只能在紧急情况下,才批准单方面禁制令申请的原则,程序奇怪,令人疑惑。

列显伦还表示,有人就公众秩序问题向法庭申请民事禁制令,一开始就令人奇怪,除金钟中信大厦基于保障私有权的理据,对旺角的禁制令申请,更让人诧异。

出席同一论坛的港大法学院教授陈文敏也强调,高等法院针对旺角和金钟占领区发出的临时禁制令,存在法律疑问和技术问题,因为法院要在紧急情况下,才可以单方面发出临时禁制令,可是占领行动已持续近一个月,紧急性在何处。

同时,陈文敏质疑,政府似乎利用民事诉讼执行公众安全问题,而处理公安问题应由律政司申请。此外,法院日前除给予执达令清除障碍物权利外,更下令警方可以协助执行禁制令,似乎将民事诉讼法及公安问题混淆。

陈文敏还表示,法庭考虑发出禁制令时,同时要了解申请人是否有能力和财力执行禁制令,并质疑法院是否认为申请人有能力支付帮他们去执行禁制令的七千警察。陈文敏认为,有关法理上的问题和疑问要通过上诉解决。

此外,港大法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也表示,法庭早前对占领区发出禁制令,但他看不到在旺角出现极端紧急的情况,需要发出禁制令。张达明还表示,无权力的市民不遵守法庭命令,对法治造成的破坏有限,而且可补救,反而有权力的人无限制地行使权力所造成的破坏,是不能补救的。

与此同时,40名亲政府的建制派议员星期三再次就高院临时禁制令发表联署声明,援引判词强调不能凭个人选择决定是否守法。声明针对占中发起人之一的戴耀廷表示公民抗命对守法意识的冲击有限一说表示,“极少数具法律背景的人士刻意曲解法治”,误导公众,严重损害香港法治精神。

声明还欢迎高等法院法官的裁决,促请参与占领行动的人士尊重法庭裁决,立即停止占领,还路于民,切勿阻挠禁制令的执行。

代表的士业团体申请旺角禁制令的亚太法律协会会长邝家贤星期四表示,会交由执达主任和警方清除障碍物,她代表的的士业团体不会自行执法。法庭已经指示执达主任有需要时可寻求警方协助,包括拘捕阻碍执达主任行动的人,如果有人站在马路上,都算是阻碍。

邝家贤表示,争取在周四下午或周五早上为延长禁制令取得法庭盖印,然后会按程序登报,以及在现场张贴禁制令,给予占领人士足够时间退场及收拾个人物品。外界预计,即使周四下午盖印,周五才能登报,最快当天或周六才能开始移除障碍物,可能会先到金钟中信大厦,下周才会到旺角占领区。

香港执业律师黄国桐星期四对美国之音表示,高等法院批准的尤其是针对旺角占领区的临时禁制令,确实混淆了一些法律概念,例如用民事诉讼处理公众秩序问题,要求纳税人支持的警队去协助执行民事判决,以及在缺乏紧急性的情况下,不经过抗辩就单方面批准临时禁制令。黄国桐表示,占领街道本身就是违法行为,警方应当执法,目前不仅不执法,反而用民事案处理,令人不解。

他说:“观点上发生很多问题,就是说,关键公共秩序原则上是我们执法部门的事情,为什么从民事方面去做呢?所以这一点是一个很争议性的问题。警察部队不是替你去管这个民事的。我们在法律界就觉得这个事情很奇怪,我们希望法庭能否解释清楚,因为解释不清楚,我们好像重新上过课了,原来禁制令时可以这样用的,觉得很奇怪。”

此外,据报道,星期三下午在金钟占领区,三名男子将发臭的动物内脏掷向在帐篷内的壹传媒集团主席、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击中身体和脸部。有占中纠察上前阻止,双方发生冲突,其中一人被制服,有人用索带将他手脚捆绑。

大批警察事后到场调查,除拘捕三名闹事男子外,还将担任占领区纠察长的职工盟副主席郭绍杰及民主党的纠察柯耀林以涉嫌在公众地方打架拘捕。

而郭绍杰表示,当天应警方要求作为目击证人,到中区警署协助调查,到达警署后才得知被捕。他认为,警方将证人变犯人,是政治打压,感到愤怒,要求警务处长曾伟雄道歉。

柯耀林则强调,事件扭曲市民应见义勇为、警民合作的观念,令市民日后遇见罪行时会退缩。

民间人权阵线星期四下午由金钟占领区游行至警察总部,抗议两名金钟占领区纠察被警方拘捕,约200人参与,包括政党及工会等团体的代表。民阵要求警方就事件道歉,认为事件影响市民对警方的信任。游行人士在警察总部外呼喊口号及宣读声明,其后警方派人接收代表的请愿信。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