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3 2016年12月09日星期五

法律窗口:德国家庭学校获得美国滞留权


前不久,一个涉及德国家庭学校的案子从田纳西州经上诉到达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由于法庭拒绝受理此案,下级法院先前对这个家庭作出的不利判决因此成立。就在他们随时有可能被美国政府遣返回国的关键时刻,美国国土安全部突然作出一项决定,从而使事态的发展发生戏剧性转变。
罗梅克夫妇和他们的六个孩子

罗梅克夫妇和他们的六个孩子


2008年,罗梅克夫妇带着他们的5个孩子持旅游签证从德国的符腾堡州来到美国,并且在田纳西州无证滞留下来,之后又生了一个孩子。

来美国之前,罗梅克夫妇因为在自己家里教育孩子而与德国政府发生冲突,因为德国法律要求所有孩子必须到公立学校或由国家批准的私立学校就读,只有极少数情况可以例外。为此,他们被罚款7千欧元(相当于9千多美金),并面临失去孩子监护权的危险。

乌维·罗梅克(Uwe Romeike)说:“德国有基本的宗教自由,但这个自由是有限的,至少在孩子的教育问题上没有自由。政府想控制孩子应该学习什么的权利,对它来说,控制孩子教育的优先权非常重要,因为政府要把它的世界观强加给孩子,而不是让父母根据他们的世界观来塑造孩子 。”

汉内洛蕾• 罗梅克(Hannelore Romeike)说:“我们受到很大压力。政府剥夺了我们的一切,直到有一天,我们连逃离德国都很困难。所以,我们要么卑躬屈膝,言听计从,要么趁着还有孩子监护权的时候就尽早离开。”

罗梅克夫妇向美国公民与移民事务局申请庇护,移民法官在2010年批准了他们的申请,理由是他们属于一个“特别社会群体“的成员,如果被遣返就会因宗教信仰而受到惩罚。但是,奥巴马政府到美国移民上诉局提出申诉,理由是家庭学校不是一项基本权利,德国政府禁止家庭教育不构成迫害,因此不能用作在美国请求庇护的理由。

乌维·罗梅克说:“如果美国移民上诉局完全拒绝我们的庇护申请,这就意味着,他们会把我们遣返回德国,使我们面临出国前所受到的同样迫害,这也就是说,我们会被处以高额罚款。如果我们拒不交纳罚款,就不得不去蹲监狱。我们还有可能失去房子以及所有属于我们的财产。我们还会受到威胁,失去孩子的监护权,我们的家庭也会毁于一旦。”

但是,美国移民上诉局2010年推翻了移民法官作出的有利于罗梅克夫妇的决定。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2013年维持了移民上诉局的决定。

维吉尼亚州“家庭学校法律辩护协会的主席迈克尔·法利斯(Michael P. Farris)代表罗梅克一家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上诉,并且明确指出,根据国际人权标准,德国的法律不具合法性。
“家庭学校法律辩护协会”的主席迈克尔•法里斯

“家庭学校法律辩护协会”的主席迈克尔•法里斯


“我们如何判断其它国家的法律具有合法性呢?我们能想到的只有三个办法。一是把这个国家的法律与国际人权标准相比,二是把它与美国法律相比,三是由法官作出判决。我们认为,综合各方面的情况,最恰当的办法是用国际人权标准来衡量德国的法律,而不是根据美国法律或法官的己见作出判断。”

但是,迈阿密大学法学院教授戴维·亚布拉哈姆(David Abraham)通过Skype接受VOA卫视记者的采访时指出,在国家、父母和孩子的三角关系中,父母对孩子的教育应该有多大影响力,各国政府采取的政策不尽相同,不能因为德国政府采取的立场与别国不同,就把它视为迫害行为。

亚布拉哈姆说:“德国是一个民主国家,它为本国儿童和居民提供了各种形式的教育机会,而且是另类教育,又称选择性教育的先驱。德国学校种类包罗万象,例如基督教、天主教、新教、犹太教、穆斯林和佛教等。由民选产生的德国政府的立场是,政府的职责是确保孩子和孩子在一起,这不仅是出于他们精神发育的需要,也是为了让他们有机会接触不同的人和思想。”
迈阿密大学法学院教授戴维•亚布拉哈姆

迈阿密大学法学院教授戴维•亚布拉哈姆


2014年3月3日,联邦最高法院拒绝受理罗梅克一家提出的上诉,这意味着,联邦下级法院作出的不利于他们的判决由此成立,因此,他们面临随时被遣返回国的危险。但是,美国国土安全部在3月4日作出回应,给予罗梅克一家无限期延缓身份。这意味着,他们可以继续留在美国,并且按照自己的方式教育孩子,而不用担心会被遣返回德国。

美国政府立场的转变让很多人困惑不解。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联邦执法机构“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的官员在回答VOA卫视记者的一封信中作出如下解释:

“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逐案行使酌情权,需要把资源集中在被该机构确定为应该优先考虑的事情上。总的来说,根据暂缓遣返程序以及检控裁量权,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对其接触的每一位移民,包括被扣留人员,都在进行安全检查。各项决定都将根据个案事实,该机构所掌握的事实信息以及综合情况作出。在对罗梅克一家的案子进行全面审议之后,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在这件事上选择行使检控裁量权。”

据这位官员的介绍,检控裁量权指的是对某个案子提出起诉的权利。在这个案子中,美国移民及海关执法局决定不对罗梅克一家的案子提出起诉。

尽管罗梅克一案已经结束,而且家庭学校在美国是合法的。但是,美国政府在这个案子中提出的禁止家庭学校的政策并不触犯基本人权的立场,令美国一些家庭学校的父母担忧。

奥德丽·布格尔斯迪克(Audri Beugelsdijik)现年41岁,是3个孩子的母亲,心理学硕士毕业。她的丈夫是首都华盛顿附近一个海军基地的电脑技术人员。他们的大儿子科恩14岁,卡特和丽莎4岁,是双胞胎,他们都在家里上课,老师就是他们的妈妈。
布格尔斯迪克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孩子

布格尔斯迪克夫妇和他们的三个孩子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本人正在给4岁的双胞胎卡特和丽莎上课。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这个字叫元音,A,E,I,O,U是元音,其它字母都是辅音。辅音这个字有好多字母。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卡特,你从上面开始数,看看是不是11个?

卡特:1,2,3,4,5,6,7,8,9,10,11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你的6个毡笔,加上丽莎的5个毡笔,一共是11个毡笔。11个毡笔比你个子还高呢!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丽莎,能不能写下11这个数字,6加5等于11。

丽莎:你能帮我把这些都剪下来吗?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我剪这些,你剪那些,我们要象一个团队一样,好不好,剪完后,我们一起玩游戏,你们觉得怎么样?

丽莎:好。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你们俩剪得非常棒!

丽莎:妈妈,我剪完了。

布格尔斯迪克:非常棒!
奥德丽•布格尔斯迪克在给孩子上课 (照片由余木提供)

奥德丽•布格尔斯迪克在给孩子上课 (照片由余木提供)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表示,除了作为军人家庭,流动性比较大之外,学校环境也是她选择让自己的孩子接受家庭学校教育的主要原因。

“刚开始是出于这个原因,后来我们真正喜欢上这种教育方式,因为它增进了我们的家庭关系,我们都很开心,再后来是出于道德和宗教教育原因。我不希望孩子向老师提问受到限制。比方说,孩子想谈论上帝,而老师却不信神,所以就告诉他上帝不存在。我希望在自己家里按照我们的日程和时间表,在我们认为合适的时候,和孩子们有这方面的交谈。”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说,作为基督徒家庭,他们每天都和孩子们一起学习圣经并且灵修。此外,他们还和当地其它家庭学校合作教学,以扩大孩子的学习领域,增强他们的社交能力。

布格尔斯迪克太太指出,罗梅克一案的重要性绝不仅仅限于来自德国的这个家庭学校。

“联邦下级法院判决说,这个德国家庭应该被遣返回国,联邦最高法院接着又拒绝听审此案,这反映出政府对待家庭学校的态度令人堪忧。如果它现在就认为不应该给予父母在家教育孩子的权利,那么将来又会如何呢?虽然美国的家庭学校取得了很大进步,但是,如果对待家庭学校的这种敌视态度继续盛行,有朝一日,我们自己的权利也有可能被剥夺。我希望以我认为恰当的、最适合孩子的方式教育他们,我永远不希望这个权利受到侵蚀。”

一些专家表示,即使罗梅克一家获得了无限期延缓身份,但是,由于法庭判决说他们不具备庇护条件,而且他们也没有通过正常渠道申请移民身份,因此仍有被遣返的可能。

另外一些专家则提出,他们只要不触犯法律,留在美国不存在任何问题。此外,一些人士也在努力推动美国国会通过立法,修改现行庇护法,以彻底解决罗梅克一家的移民身份。

但是,外面世界的动荡似乎没有影响布格尔斯迪克夫妇无忧无虑的孩子们。大儿子科恩的家庭学习丰富多彩 。他除了在家从事科学试验以及在电脑上运算几何题之外,还常常出外学习射箭,并参加各种团体活动。

刚刚过去的冬天对科恩来说更是充满了乐趣,他和其他家庭学校的孩子们在他家门口堆了一个“雪洞”,他把这看作是体育课的一部分。

科恩:我可以爬得更深。

记者:哇,就象一个冰屋子。

科恩:是的。这是我想做的。

记者:这个洞好像更适合你的弟妹。

科恩: 是的。

记者:再为自己挖一个雪洞吧。

科恩: 好吧!

记者:就是这个构想,对吗?

科恩:对!就是这个构想。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