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50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法律窗口:美国医患关系涉及的法律问题


在美国,医患关系既涉及医学问题,也涉及法律问题。这个关系如果处理不好,不但影响病患的治疗,而且损害医生的信誉。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的一名医生就是因为和病患发生冲突,被马里兰州医生委员会罚以留业察看3年的处分。接下来的法律窗口节目,我们要为各位介绍这起医患冲突的起因以及相关的法律问题。

约翰•达尔顿医生

约翰•达尔顿医生

约翰•达尔顿(John Dalton)是巴尔的摩市的内科和肾科医生。1971年,他以优异的成绩从哈佛大学本科毕业,之后获得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医学学位。

达尔顿医生有一家属于自己的私人诊所,诊所虽然不大,接收的病患却很多,无论是跌打损伤,还是肾功能衰竭,或是感染艾滋病毒,都可以到他的诊所就诊。


达尔顿医生正在接待一位在车祸中被撞伤的病人。

达尔顿医生:你哪儿痛?是脖子吗?

病人:是的,脖子和头都痛。

达尔顿医生:知道了,其它部位没事吧?

病人:没事,但是头部被刮伤了。

达尔顿医生:一旦出现呕吐,昏厥或腿部无力的情况,马上去医院急诊室。

除了在自己的诊所接待病人外,达尔顿医生每周都要到当地“社区肾透析中心”治疗透析病患。该中心2003年创立,一共有18名医护人员和工作人员,每年接收病患50多人。

“社区肾透析中心”负责人叶米•欧拉迪美奇。

“社区肾透析中心”负责人叶米•欧拉迪美奇。

“社区肾透析中心”的负责人叶米•欧拉迪美奇(Yemi Oladimeji)1987年从尼日利亚来到美国,先后获得公共卫生硕士学位、生物医学科学博士学位和医学博士学位。

“这个诊所秉持优质护理的信念,因为在医学上,质量应该占第一位,而不是金钱,因此,确保质量是我们工作的首要目标。无论病患的肤色或背景如何,我们都一视同仁。”

达尔顿医生:血压正常,治疗期间体重增加1.9公斤,非常棒,你今天感觉如何?

莱斯丽(病患):很不错。

达尔顿医生:很高兴看到你,还需要开药吗?

莱斯丽(病患):不需要,我都有了。谢谢!

血液透析病患莱斯丽

血液透析病患莱斯丽

莱斯丽现年52岁,是一名家庭主妇。几年前,她接受肾脏移植手术后,由于肾脏停止运作,现在每周3天,每次3小时,到这个诊所接受血液透析治疗。

“达尔顿是一个非常好的医生,而且和蔼可亲,他在诊所四处查看所有病患。一年前,我到这里时,曾经设法让他成为我的私人医生,但是他的名额已经满了。”

艾赛亚43岁,在一所中学教授社会学课程。他每周做血液透析3次,每次大约4小时。

“我曾经在两家透析诊所接受治疗,但是都不满意。来到这里后,我感到有一种家庭的氛围,每半个小时,他们就会检查你一次,当你遇到问题时,他们会一对一地和你谈话。”

血液透析病患艾赛亚

血液透析病患艾赛亚

但是,医患关系并不总是如此和睦,特别是当双方在治疗方案上出现意见分歧时,就很容易产生矛盾。

达尔顿医生说: “5年前,我接收了一位60多岁的病人,她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导致她肾脏停止运作,并多次中风。 她过去在学校教书,令她沮丧的是,中风后,她便无法胜任课堂教学。”

最初,这位病人每周3天,每次4小时在“社区肾透析中心” 接受血液透析治疗。但是,2个月后,她提出是否偶尔错过治疗,考虑到她有残余的肾功能,达尔顿医生同意了她的请求。但是,当这位病人连续错过好几次治疗后,达尔顿医生向她发出警告。

范德堡大学法学院教授詹姆斯•布鲁姆斯坦

范德堡大学法学院教授詹姆斯•布鲁姆斯坦

“我告诉她这么做非常危险,因为如果她连续两三次错过治疗,她身体的化学组成,例如钾元素水平就会上升,最终导致她心脏停止跳动,甚至夺去她的生命。我给她的建议是,偶尔错过一次治疗可以,但必须坚持治疗。但她继续违抗医嘱,一度连续错过 11次治疗。”

达尔顿医生介绍说,在他多次警告下,这名病患恢复了一段时间的正常治疗。之后不久,就又故态复萌,连续几次错过治疗,最终导致他们之间爆发大的冲突。

“由于我打电话找不到她,所以当她终于来血液做透析时,我走上前对她说,作为你的私人医生和肾科大夫,我建议你尽量坚持所有透析治疗。

但是,她气呼呼地大声喊着说:我不会多做透析,只会少做透析。我知道她这么做是自掘坟墓,她要么丧命,要么身体严重受损,因为透析病患必须接受治疗,否则体内废物增多,就会导致疾病。”

在这种情况下,达尔顿医生只好向这位病患摊牌,提出终止医患关系。

“我对这位病患说,下地狱去吧!这是我的原话,我没有开玩笑,从某种意义上说,她被邪恶驱使,因为她的治疗方案会把她引向死亡或毁灭,我不想参与其中。”

之后,这位病患向马里兰州医生委员会提出申诉,指控达尔顿医生粗暴无理地对待她。该委员会2010年对达尔顿医生作出了留业察看3年的处分,同时下令他去看指定的心理医生,并接受有关如何与病患相处的培训。

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法学院教授詹姆斯•布鲁姆斯坦(James F. Blumstein) 说,医生所起的作用是根据自己所受的培训和专业知识向病患提供建议,最终决定权在病患自己。

“根据美国法律规定,医生的职责是就如何进行透析治疗向病人提出建议,并且详细说明有关的好处、风险以及治疗的原因。至于是否采纳医生的建议,由病人自己决定。这是她的选择和特权,亦即‘知情同意权’。在这个事件中,医生做的过分之处是,他被指控对病患说了粗话,虽然他有权拒绝参与病患提出的治疗方案,但使用这样的言语不恰当。”

布鲁姆斯坦教授进一步指出,美国各州都有自己对专业人士的管理和处罚规定。在这个案子中,病患就是诉诸这个渠道提出自己的申诉的。布鲁姆斯坦表示,假如出现医疗过失,或者病人没有被给予充分的知情权,医生就有可能为此承担民事法律责任。

“社区肾透析中心”的负责人叶米•欧拉迪美奇进一步解释说,在美国的任何地方,医生委员会的义务是保护病患,确保医生给病人治病时照章行事,护士委员会则负责监管并确保护理人员为病患提供最佳服务。反过来,如果医生的权利受到侵犯,他也可以上报医生委员会,并提出终止医患关系,但至少要提前30天通知病人。

欧拉迪美奇强调,除了上述事件外,总的来说,在他们诊所,医生和病患相处得十分融洽。

“在这个诊所,病患表现得都非常好,而且个个遵守规章,除了达尔顿医生提到的这位病患外,我们和其他病患没有发生过任何问题,这位病患后来主动向达尔顿医生作出道歉。”

根据达尔顿医生本人的叙述,就在他留业察看期进入第二年的时候,有一天,他突然收到了这位病患打来的电话,从而使整个局面发生了改变。

“她说,我千遍万遍地思想这件事,但得出的结论都是一样的,那就是,你和我之间的问题是出自于我,而不是你。她说,很对不起带给你这么多麻烦,请原谅我好吗?我的处事原则是,如果某人请求原谅,我们就要原谅他。因此,我原谅了她。她感到如释重负。她接着对我说,我一直在观察你是如何对待其他病人的,我非常希望重新成为你的病人。”

达尔顿医生说,他们互相原谅,最终达成了和解。这位病患也撤回了她先前向马里兰州医生委员会对他提出的指控。不幸的是,她在与达尔顿医生和好7个月后就病逝了。马里兰州医生委员会最终在2013年10月2日正式解除了对达尔顿医生的处分。

这起医患冲突最终因得到妥善解决而没有酿成悲剧。美国医疗机构评鉴联合会2010年的报告显示,近年来,美国医院里包括攻击、强奸以及凶杀在内的暴力犯罪日趋增多,导火索往往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比如候诊时间太长或没有得到满意的治疗等。

2008年,在乔治亚州的医生医院,一名退休教师由于母亲因病医治无效而去世,开枪行凶并打死了3人;2010年,在马里兰州霍普金斯医院,一名男子得知母亲手术后有可能瘫痪而情绪失常,拔出手枪向医生射击,致其重伤,之后又开枪打死自己的母亲并自杀。

一些专家指出,由于美国的医疗费用居高不下,越来越多的医院出于经济效益考虑,拒绝接收一些急诊病人,由此导致的医患冲突,乃至暴力事件,有可能日益增多,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医院的急诊部近年来都安设了武装警卫来保护其医护人员及工作人员的原因。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