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0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法律窗口:养蚝人因牡蛎养殖起诉政府


加勒特观察他的牡蛎 (VOA卫视袁美拍摄)

加勒特观察他的牡蛎 (VOA卫视袁美拍摄)

在与首都华盛顿相邻的维吉尼亚州,一位祖祖辈辈生活在约克河附近的居民因为从事商业化养殖牡蛎遭到地方政府的禁止。他为了捍卫自己的法律权利把政府告上了法庭。目前,这个案子已上达维吉尼亚州最高法院。接下来的法律窗口节目,我们要带各位到约克郡去采访当地的一些居民和政府官员,以了解这个案子的来龙去脉。

格雷格•加勒特(Greg Garrett)是一位富有的房地产商。5年前,他开始在自己家门前的约克河里养殖牡蛎,最初,这只是他的个人爱好,后来,在亲朋好友的一片赞誉声中,他就考虑起商业化牡蛎养殖的问题。

房地产商格雷格•加勒特(VOA卫视袁美拍摄)

房地产商格雷格•加勒特(VOA卫视袁美拍摄)

他介绍了自己的家庭背景:“我的第14代祖先生在法国,他是一名孤儿,从小被一个英国家庭收养。1620年,他从英国来到约克河,创立了约克镇,之后就一直生活在这里。”

约克河位于维吉尼亚州,向东流入切萨皮克湾,切萨皮克湾的南部与大西洋连通,因盛产牡蛎而被称为“大贝壳湾”。沿河的约克镇是美国历史名城。1781年,独立战争期间,美国的开国先贤乔治•华盛顿将军在这里击败了英军将领康沃利斯,迫使英军求和。

由于牡蛎养殖既可以起到净化海水水质的作用,又可以为当地提供海鲜产品并创造就业机会,因此,加勒特一提出申请,就得到了掌管水域权的维吉尼亚州政府的支持。

“我们从维吉尼亚州政府租赁了9英亩水域,作为牡蛎养殖场,专门用来商业化牡蛎养殖。为此,我们申请得到了7个许可证、租契、执照和证书,州政府要求的所有证书,我们应有尽有。但是,约克郡作为一个下级政府,过去400年间,从未过问过牡蛎养殖的事,就在我们合法从事牡蛎养殖3年后,它突然心血来潮,决定对我们的牡蛎养殖场进行管理。”

加勒特家的房产 (VOA卫视袁美拍摄)

加勒特家的房产 (VOA卫视袁美拍摄)

据加勒特介绍,根据当地的区划法规,他居住的地方被划为“乡村居民区”,这意味着,他在自己的房产上既可以拥有一栋房子,又可以拥有一个农场。

“在这片房产上,我们既可以开设养猪场、养牛场、水牛场、鳄鱼场,又可以种植西红柿、玉米、甜菜和洋葱等。我们可以种植任何农作物,饲养任何家畜。我们在雇员人数、农机数量以及运作时段上也不受任何限制,因为这里被郡政府划出来用作农场和居民区。”

但是,加勒特说,约克郡政府为了剥夺他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的权利,在2011年11月更新了郡区划法规,把水产养殖排除在农业活动之外,并重新给家畜定义,要求他必须得到特殊使用许可,否则就不能在河旁停靠工作船,也不能在他的房产上卸载海鲜产品。

养殖成熟了的牡蛎 (VOA卫视袁美拍摄)

养殖成熟了的牡蛎 (VOA卫视袁美拍摄)

“在约克郡,家畜的定义一直以来都是,任何被饲养用作食物和纤维质的动物。但是,当郡政府决定不再允许我们拥有商业化牡蛎养殖场之后,他们便更改了家畜的定义。新的定义是,除了贝类,特别是牡蛎之外的任何被饲养用作食物和纤维质的动物。”

据悉,加勒特最初向约克郡政府递交过特殊使用许可的申请,但是,约克郡规划委员在由普通公民参加的听证会之后,于2010年11月做出决定,不建议郡监事会批准他的申请。2011年1月,郡区划上诉委员会同样也作出裁定,加勒特必须在得到特殊使用许可后,才能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在这种情况下,加勒特便撤回了原来的申请,但是,他仍继续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为此,他还收到过郡政府要求他停止和终止违规活动的禁令。

加勒特认为,他在很多问题上反对郡监事委员会的立场,导致了对他的政治报复。约克郡监事会副主席唐纳德•威金斯(Donald E. Wiggins)不承认郡法规作了任何修改。他指出,这个问题的关键不在于商业化牡蛎养殖本身,而在于这么做是否得到了郡政府的许可。他说,在该郡,任何人若要在居民区从事商业活动,必须得到郡政府颁发的特殊使用许可。

约克郡监事会副主席唐纳德•威金斯接受记者采访 (VOA卫视袁美拍摄)

约克郡监事会副主席唐纳德•威金斯接受记者采访 (VOA卫视袁美拍摄)

威金斯说:“加勒特不顾政府的反对,还是开始了商业化牡蛎养殖。他说:‘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需要得到特殊使用许可,因为我住在乡村居民区。’虽然乡村居民区赋予居民种植蔬菜和饲养家畜的权利,但是规模一般都很小,因为普通房产没有农场那么大。加勒特还说:‘我是农场主,牡蛎属于家畜,所以我可以象养猪一样,养殖牡蛎。”

威金斯强调,水产和农业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约克郡的区划法规从来没有把水产养殖归入农业活动的范畴。

“如果你被划在‘乡村居民区’,这意味着,你可以种植蔬菜,也可以饲养家畜,但是,水产养殖不包括在内。我们认为,水产养殖和农业不是一回事。加勒特所做的是水产养殖,郡法规没有把它包括在农业活动的范畴里 。”


威金斯补充说,加特勒坚持商业化牡蛎养殖的做法造成了邻里关系的紧张。有些邻居担心,商业化牡蛎养殖会导致噪音和难闻的气味,增加交通流量,扰乱社区安宁。

蒂姆•麦克库洛赫(Tim McCulloch)是加勒特最近的邻居,从他家后院望去就可以看到加勒特的房子和牡蛎洗刷棚。麦克库洛赫抱怨说,晚上9点钟仍能听到洗刷机的轰鸣声。

不过,麦克库洛赫本人也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多年前,他辞去电脑公司的工作,搬到这里居住。一年多前,他租赁了政府大约26英亩水域,创办了“古德温岛牡蛎公司”。他的牡蛎养殖场看上去更机械化,规模更大。他说,过去一年,他生产了大约一百万只牡蛎。

蒂姆•麦克库洛赫接受记者采访 (VOA卫视袁美拍摄)

蒂姆•麦克库洛赫接受记者采访 (VOA卫视袁美拍摄)

麦克库洛赫说:“你看,这个传送袋把牡蛎传送上去。我打开水龙头,把水喷洒在里面,转筒上有大小不同的孔用来筛选牡蛎。小牡蛎掉入这个塑料盆,大牡蛎掉到那个塑料盆,留到最后的就是特大号牡蛎。”

麦克库洛赫说,虽然他和加勒特都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但是,他们所使用的地产是完全不同的。他提出,加勒特是使用自己的私人房产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而他本人的商业化牡蛎养殖场和私人房产是分开的。

“我的房子在屏障的这边,这是我居住的地方,这和加勒特的房产是一样的。屏障的那边属于滨水商业区,是我养殖牡蛎的地方。所以,住房归住房,是我和太太以及孩子居住和生活的地方,商业区归商业区,是我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的地方。”

麦克库洛赫说,他不反对加勒特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他反对的是在没有得到恰当的许可,在郡区划法规还没有修改的情况下,就在私人房产上从事商业活动。

“我养殖牡蛎的这片土地是被划出来专门用于商业用途的。因此,在法律上,我有权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但是,如果维吉尼亚州法庭判决说,加勒特的私人房产和我的商业房产是相同的,也可以用来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我没有反对意见。”

2012年2月,加勒特把约克郡政府告上了法庭,同年10月,约克郡普库森市巡回法庭的法官作出有利于加勒特的判决,判定加勒特不需要得到特殊使用许可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约克郡政府不服,继续向维吉尼亚州最高法院提出上诉。

当地其他一些居民对郡政府的做法表示了不满,在他们看来,这个案子凸现了公民权利和政府权力之间的较量。房屋修理商马特•麦克基伦(Matt Mcquillen)说:“我相信资本主义,加勒特如果有钱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就应该允许他这么做。郡政府的做法等于是用纳税人的钱对州政府已经作出的决定提出上诉。”

汤姆•纳尔逊(Tom Nelson)的四世曾祖父是独立宣言的签署者之一小托马斯•纳尔逊。

“这个事情非常简单,加勒特在自己家的小码头上把牡蛎从饲养笼里捞出来,之后送到市场上出售,这对社区的干扰很少,几乎听不到任何噪音,也闻不到难闻的气味。”

摩托车经销商推销部经理史蒂芬•卡特(Steven Carter)说:“假如没有加勒特的这个商业化牡蛎养殖场,今天在这里工作的两名雇员就会失去工作。郡政府要把这个牡蛎场关闭,就等于是叫他们失业。”

对加勒特本人来说,这个案子的意义重大。他指出,两百多年前,美国开国先贤为了争取自由和英国殖民统治进行抗争,才换来今天美国人决定自己工作、生活和命运的权利。

“这个案子关乎公民的房产权和个人权利,关乎自主、自由以及决定个人命运的权利,关乎我们成功地与错误的政府进行抗争的能力。”

但是,加勒特的邻居麦克库洛赫却不以为然。他认为,这本来是邻里之间的一件无关宏旨小事,加勒特却大动干戈,与郡政府对簿公堂。他表示,即使州最高法院最后作出有利于加勒特的判决,规定私人房产业可以用来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这对他同样有利,因为他除了3英亩的商业地产之外,又有5英亩的私人房产,可以用来从事商业化牡蛎养殖。

麦克库洛赫说:“我和加勒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而且看法也不相同,我们虽然不是朋友。但是,我们彼此尊重。他愿意上法庭就上法庭,他有这个权利,美国是一个自由的国家。”

目前,维吉尼亚州最高法院已经同意受理加勒特的案子,法庭如何判决,人们正拭目以待。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