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34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法律窗口: 美国60年代反文化运动的法律遗产


1966年,纽约格林威治村,这里曾是反文化运动人士聚集的地方

1966年,纽约格林威治村,这里曾是反文化运动人士聚集的地方

美国的一些保守派人士最近提出,盛行于60年代的反文化运动,特别是性解放、吸毒以及摇滚乐,彻底改变了美国的道德观念和法律图景。从妇女被给予堕胎权,到同性恋运动在全美节节胜利,直至大麻得到越来越多的州的承认,所有这些都与上述问题有关。

反文化导致美国社会巨变

基督教组织“家庭研究委员会”(Family Research Council)最近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了一个题为“性、毒品和摇滚乐:60年代家庭政策遗产”的研讨会。来自全美各地的专家聚集一堂,对60年代美国反文化运动是如何以及在多大程度上重塑了美国的法律和公共政策阐述了各自的观点。

1967年在旧金山参与反文化运动集会的一名年轻女子

1967年在旧金山参与反文化运动集会的一名年轻女子

与会专家认为,60年代之前,美国是一个比较保守的社会,人们对犹太-基督教价值观具有普遍共识,传统婚姻和家庭观念也很强。但是,这一切到了60年代发生了改变,伴随着民权运动和反越战示威,全美掀起了一股反文化运动,其表现形式有性解放、吸毒、摇滚乐以及嬉皮士的生活方式。

明尼苏达州“贝瑟尼路德院”历史系副教授莱恩·麦克弗森(Ryan C. MacPherson)把美国社会的改变归咎于激进的个人主义在美国的泛滥。

他说:“人们当时的观念是,任何人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去设计自己的生活,而不应该受到道德的约束。这个观念违反了人之天性以及上帝创造我们的目的,背离了我们的宗教传统,把美国从社区意识精神带向个人主义精神。”

“贝瑟尼路德学院”历史系副教授莱恩·麦克弗森 (美国之音亚微拍摄)

“贝瑟尼路德学院”历史系副教授莱恩·麦克弗森 (美国之音亚微拍摄)

麦克弗森指出,60年代之后,很多美国人强烈倾向于不结婚,他们把发生婚外性关系和生孩子看作是两会事,因此,婚前同居以及离婚的情况越来越普遍,这对美国的家庭结构、特别是儿童的心理成长产生了摧毁性影响。

法庭判决被指称推波助澜

犹他州非盈利保守派组织“婚姻法基金会”的主任威廉姆·邓肯(William C. Duncan)指出,这个社会改变也可以从美国法律制度中找到答案。邓肯认为,鉴于美国是判例法国家,法庭每就某一有争议的问题作出判决时,它所给出的法律推理对之后的判决都产生了一定的约束力。

“婚姻法基金会”主任威廉姆·邓肯 (美国之音亚微拍摄)

“婚姻法基金会”主任威廉姆·邓肯 (美国之音亚微拍摄)

他说:“假如法庭就某一案子判决说,必须允许使用避孕药,成年人应该有权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它在未来的判决中也就可以说,基于上述推理,我们也应该允许堕胎、允许大麻或其它毒品,以此类推。随着这个推理不断被运用到新的案子中,过去不能接受的行为就越来越多地得到法律的承认。”

以妇女的生育权、同性恋以及大麻为例,1973年,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在罗诉韦德案中作出历史性判决,给予美国妇女堕胎权,从而使堕胎在全美合法化。据基督教组织估计,迄今为止,有5千多万未出生胎儿死于堕胎。

在同性婚姻的问题上,从2004年美国第一对同性伴侣在马萨诸塞州结婚到今天,同性婚姻已经扩展到全美37个州和首都华盛顿。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还将在2015年6月底就是否使同性婚姻在全美合法化的问题作出判决。

此外,全美50个州有很多通过立法和公投使医用大麻合法化,其中3个州把娱乐用大麻定为合法。虽然联邦法律目前仍然把种植、私藏、吸食、销售和提供大麻的行为视为违法,但是,这道防线能维持多久,很难预测。

反文化运动功过见仁见智

美利坚大学传播学兼历史学教授利昂纳德·斯坦霍恩

美利坚大学传播学兼历史学教授利昂纳德·斯坦霍恩

但是,自由派人士把60年代反文化运动以来美国的改变看作是社会前进的象征。美利坚大学传播学兼历史学教授利昂纳德·斯坦霍恩(Leonard Steinhorn)指出,有些人抱有成见地认为反文化运动导致了美国人吸毒和性泛滥。但是,这个运动其实倡导的是个人主义、表达自由以及尊重人们作出个人选择和道德决定的权利和责任,这在争取妇女生育权和同性恋平等方面表现得尤为突出。

斯坦霍恩说:“反文化运动基本上是说,一个人不能被强迫去按照他人的道德准则来生活。他只要不伤害他人,就有权作出自己的道德决定。因此,反文化运动无疑对美国社会中出现的和平共处的人生哲学产生了影响。”

南加州大学传播学教授乔纳森·塔普林(Jonanthan Taplin)60年代担任过摇滚歌星鲍勃·迪伦乐队的巡演经理,迪伦被视为反文化运动的标志性人物之一。塔普林以同性婚姻为例指出,美国法庭的判决体现了当今的民意。

南加州大学传播学教授乔纳森·塔普林

南加州大学传播学教授乔纳森·塔普林

塔普林说:“我认为,法庭自始至终都非常了解公民的意愿,它极少会远远走在公民的前面。如果不是因为美国文化发生明显的转变并接受同性婚姻的观念,过去5年也不会有同性婚姻在30多个州合法化的情况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美国的保守派人士,其中以基督徒为主,又掀起了新一波的反文化运动,以期把美国从他们看来的社会沦丧中拯救出来。他们在州一级推动立法和公投,使保守派的议程和法律得到确立,在联邦一级,他们通过游说美国国会以及提出法律诉讼与自由派的主张争锋相对。他们之间的较量被很多学者称之为“文化战争”,这场战争不仅涉及法律层面,也涉及社会的其它层面,无疑对美国社会的未来走向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