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7:15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良心犯疑是中国器官移植主要供体


一名法轮功学员2006年6月15日在欧洲委员会前抗议他们所说的中国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行为

一名法轮功学员2006年6月15日在欧洲委员会前抗议他们所说的中国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行为

一项持续了10年的独立调查指称,自从2006年中国当局被指控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丑闻曝光以来,摘取器官的规模不仅更大,而且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良心犯仍然是政府迫害的主要目标。此项调查再次把有关问题推向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再次聚焦中国人体器官摘去问题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David Matas)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 (David Matas)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 (David Kilgour)

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 (David Kilgour)

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从2006年开始对中共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进行调查,并发表了有关中国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指控的报告,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10年过去了,他们将于近日公布一份更详实和全面的报告,曝光中国的器官移植,特别是使用良心犯作为器官供体的内幕。他们提出,中国每年器官移植手术的数量远不止官方所披露的1万多例。

麦塔斯说:“我们通过网站、出版物、简报、床位数以及患者流量等一系列指标对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逐一进行查实。中国有9百多家从事器官移植的医院。虽然我们没有具体数据,但我们可以说,器官移植远超过每年1万例,至少也有6万例,有可能更多。”

中国前卫生部长黄洁夫曾对外披露,2014以前中国器官移植的主要来源是死刑罪犯,而中国每年处死的死囚犯据信仅几千人,如此庞大的器官移植的供体从哪里来?麦塔斯和乔高的结论是,通过中国政府惯用的手段来看,例如有组织地验血和器官检查以及任意拘留等,包括法轮功学员在内的良心犯依然是中共器官摘取的主要供体,而且人数超过预期。

乔高说:“可悲的是,在中国,大规模杀害法轮功学员、维族人、藏人和基督徒等良心犯的情况依然存在。我们希望全世界能和美国国会一起做出回应,向这个一党专制的国家施加更大的压力,迫使其停止这种做法,因为人们正把它和纳粹政权看作是一丘之貉。”

纪录片记录并证实了持续10年的调查发现

加拿大华裔导演李云翔(Leon Lee)2015年获得第74届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Benjamin Chasteen)

加拿大华裔导演李云翔(Leon Lee)2015年获得第74届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Benjamin Chasteen)

加拿大华裔导演李云翔(Leon Lee)执导的纪录片《活摘》(Human Harvest)2015年获得第74届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又称皮博迪奖。影片跟随麦塔斯和乔高采访了很多到中国做器官移植的病患和家属,并从中发现了器官摘取的疑点。

他说:“在加拿大和美国,换一个肾和一个肝很多时候要等两三年。我们采访的这些病患都是两周,最多不超过一个月就可以去换。器官移植要配型,而且配型也是一个很复杂的过程。这么多病人,这么短的等待时间,来了就能配型,就可以换,移植数量又非常庞大。我们知道,中国在2010年之前没有一个器官捐赠系统,到底这些器官从哪里来?”

李云翔说,他们通过调查员給中国上百家医院打电话,以患者身份咨询有关器官移植的问题并且全程做了录音。结果发现,大约15%的医生在被问到供体来源时承认器官供体主要来自于法轮功学员,因此推测,这很有可能是一种政府行为,或至少是政府默许的行为。

他说:“我们发现,全国10几个省份的医生都在电话当中承认了有摘除器官这个事情。我们在调查全国三甲医院,也就是有器官移植科室的医院器官移植的数量增长趋势时发现,在2000年之后有一个巨大的数量提高。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有组织的,遍及全国的政府性行为,而不单单是哪一个医生和哪一个公检法的人在私下做一些操作。”

据李云翔介绍,他们的最近一次电话调查是在2014年,虽然他们明显感觉到国内医生已有所警觉,但仍获得了5到6份医生的电话录音,证实法轮功学员为器官摘取的供体。

流亡美国的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亲身经历

法轮功学员陈华在劳教所佩戴的胸卡

法轮功学员陈华在劳教所佩戴的胸卡

陈华来美前曾两次被中国当局判处劳教,关押在广州市槎头女子劳教所。她回忆了关押期间法轮功学员所享受的“特殊健康福利”。

陈华说:“每天的酷刑折磨显然不是为了我们的身体健康着想。直到我2006年离开中国大陆,第一次从媒体知道了有活摘器官这么一件事的时候,回想起当初我在劳教所的经历,我马上明白了这是非常有可能的,因为他们只对我们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而且不是一次,是定期的,它就是为配型等做一系列的准备。”

流亡美国的法轮功学员马春梅2016年5月26日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作证 (马春梅提供)

流亡美国的法轮功学员马春梅2016年5月26日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作证 (马春梅提供)

法轮功学员马春梅2004年来美之前两次被关入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劳教所。2002年的一天,身体健康的她突然被拉到吉林省医院做穿刺和抽骨髓。

马春梅说:“我就知道他们要害我,给我抽了三管血化验,也没有给我任何结果。(出来)以后,一个当医生的同修跟我说,这是要对你下手,做肾配型才抽骨髓化验。”

法轮功学员梦兰2002年因为到北京参与法轮功插播活动被送到团和劳教所。插播事件是指法轮功学员利用电视插播技术在长春有限电视上插播法轮功真相的节目。据梦兰介绍,被关押期间,她遭受了酷刑,不仅被打毒针,每个星期还要抽两次血。

梦兰说:“北京丰台区公安局局长姓王,他蹦起来说,你上这给我插播来,李洪志这么多弟子都没有插播,你想和我插播。他说,今天我就活摘你,给你送到西藏去。”

法轮功志愿发言人张而平 (张而平提供)

法轮功志愿发言人张而平 (张而平提供)

法轮功志愿发言人张而平解释了中国政府把法轮功学员作为器官摘除的主要对象的原因。他说:“当西方记者冒充患者询问这些器官来源的时候,有的医院直接跟他们讲,有的供体是法轮功学员,因为他们锻炼身体,身体非常好,保证没问题。”

国际社会谴责活体摘取良心犯器官的行为

流亡英国的前新疆维吾尔族外科医生安华托帝·博格达 (Enver Tohti) (安华托帝·博格达 提供)

流亡英国的前新疆维吾尔族外科医生安华托帝·博格达 (Enver Tohti) (安华托帝·博格达 提供)

2013年12月,欧洲议会通过一项紧急议案,要求中共立即停止活体摘取良心犯的行为,并对与这种不道德行为相关的迫害做出全面、透明的解释。前新疆维族外科医生安华托帝·博格达 (Enver Tohti)还在欧洲议会作证,大胆披露了他1998年离开中国到英国之前在新疆铁路中心医院担任外科医生期间从事过一起活摘人体器官手术。

据博格达回忆,1995年的一天,他奉科主任命令到乌鲁木齐市西山刑场,从一个被枪毙的死囚犯身上摘取肝脏和肾脏。当时,这名死囚还没有完全死亡,因为手术刀划下去时仍在出血,说明血液循环还在继续。博格达表示,当时受国内教育的洗脑,认为罪犯就是国家的敌人或罪人,并没有感到内疚,出国后了解事实真相后为自己的行为而深感懊悔。

他说:“从我的经历来讲,这种事件的发生是完全有可能的。中国医疗改革前,医生们丢掉工作就很难再找工作,尤其是象我们这样的铁路医院,是一种半军事化的单位,科主任让你做啥你就做啥,这是服从命令。但我没有证据证明它是一个群体事件的一部分。”

2016年6月13日,美国国会众议院一致通过343号决议案,敦促中国停止强摘良心犯的器官以及对法轮功持续17年的迫害。但是,中国驻美大使馆发言人朱海泉回应说,活体器官摘除的指控是捏造,并说法轮功反对中国,敦促美国国会不要支持法轮功。

中国政府强调,中国从2015年起全面停止利用死刑犯器官,实现了从依赖司法渠道到公民自愿捐献的顺利转型。中国公民自愿捐献器官的数量已经跃居亚洲第一,成为世界上建立自愿捐献体系发展最快的国家。

法律窗口 专题简介

“法律窗口” 2002年创办,由亚微撰稿和主持,它是一个以介绍美国法为主的专题节目,旨在通过报导和分析一些具有影响力的案件和法律议题,简明生动地展现美国法律制度的精髓。欢迎您在新浪微博博客推特(@YaweiUS)关注“法律窗口”。并通过“法律窗口”的电邮信箱law@voanews.com提问,或发表您的建议和意见。

此外,台湾五南出版社在2008年把“法律窗口”的文稿编辑成书,书名是《听美国宪法说故事》、《听美国法律说故事》,欢迎读者直接和出版社联系订购。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