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54 2016年09月27日星期二

敢爱:一名华人同性恋领袖的独白


创办于1996年的华人彩虹联盟(China Rainbow Network)是北美地区最大的华人LGBT(男女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以及跨性别人群)互助团体,拥有会员数千人。今年这个团体把同性恋者组织起来,第一次让华人方阵亮相于旧金山的同性恋“骄傲大游行”(Pride Parade)。29岁的邵帅(Shawn)从2011年起担任该组织主席至今。他与美国之音记者分享了自己的故事,也畅谈了同性恋者群体生活的不易以及愿景。

完成自我认知 决心出国生活

邵帅左手的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

他说:“我们在纽约结婚的。”

“我们两个在湾区也算是一个常见的couple类型,一个在三藩市里工作,一个在硅谷工作。”

他说每天辛苦工作回到家已经晚上八点多,但推开家门总有准备好的饭菜等着他。

邵帅说:“我们家那位做饭。他做饭可以啦,他做饭越来越好吃啦。”

“我确定自己是同志之后,我就决定要出国。”

邵帅2009年来到美国。

“我国内本科是在人民大学读统计,”他说,“然后我来美国之后在乔治亚州立大学读精算。我其实跟绝大多数的北美留学生一样,更多的是想在这里找到工作,在这里有一份新的生活。”

旁人无法想象的坎坷心路历程

邵帅说,很多人觉得同性恋很遥远很遥远,“但其实同性恋真的就在你身边”。

他强调了很多同性恋权益组织公认的同性恋者占总人口3%-5%的这个数据。

他说:“(这)是个什么概念呢?我们活到20、30岁,我起码认识2000人,知道2000人的名字,这2000人里面没有一个同性恋的概率几乎为零。”

邵帅说,同志群体无论在哪里都是一个很有向心力的群体。因为这种独特的一个自我认定的痛苦经历其实是这个群体的人互相能够理解的。

“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们同志经历的心路历程。”

“大家成长过程中很多事情是自然而然的,包括异性恋这件事情,绝大多数人就是自然而然地发生了。但是对同性恋而言,在青春期,甚至懵懂开始,就发现,不对了。这个不对就在于我们开始发现自己对同性有感觉。这种感觉刚开始会是给我们带来一种恐惧,我是怎么了?因为特别是我们成长的环境中,对同志的这种宣传而言,整体还是比较负面的。自然而然会associate with不光彩的词汇,艾滋病也好,滥交也好。”

他说:“这种恐惧其实是,对于一个青少年而言是很重的。”

“你要问自己一个问题,我对那个同性的人是个什么感觉?到底是爱吗?如果是爱的话,难道我是同性恋?不,我不能是同性恋。如果我是同性恋,我就跟那些词汇联系在一起了。这种就是一个非常强烈的、非常痛苦的挣扎过程。”

“这其实是一个内化的社会观念和开始萌发的自我的挣扎。”

邵说:“我们最终是无路可退,我们如果不做自己,我们只能把自己逼死。”

幸运出柜源自爸

邵帅是在研究生的时候跟家长出柜的。

他说:“我妈妈是个文艺女青年,她看书,她看红楼梦,她看张爱玲。她会经常跟我说,就我还没出柜呢,她就跟我说,儿子啊你要相信爱情。哎哟我的天哪,当时这句话就让我觉得,嗯,也许我还是有一定把握跟我妈出柜的。”

“我在美国,工作之后我的经济实力就意味着我跟父母的对话中,他们会理解我、开始尊重我的意见。而且我能够向父母证明我在这里能够生活的很好。”

“爸爸妈妈中,说到底,真真正正讲到那个共性…就是爱自己的孩子。他们开始从自己孩子的角度想,我的孩子如果没有做错什么,我为什么不能包容他。”

邵帅说:“我一直想强调我是非常顺利的那种。”

而他表示,更多时候出柜就像一个冒险一样。

他说:“很多时候勇敢一步反而遍体鳞伤。我们走出柜子的人,希望让这个社会看到这也是一种常态。”

投入志愿工作 人同性恋北美

邵帅平常从事互联网金融的工作,在旧金山的金融区上班。他的业余时间基本上都投入到了北美华人彩虹联盟(China Rainbow Network,CRN)这个组织中。这是现在北美地区最大的华人LGBT互助团体,邵帅从2011年起担任该组织主席。

他说:“我们这个群体跟直人群体不一样的是,我们背负的重量可能更重。我们在国内的生活基本上很难比这里更好,这里的环境更加宽容。所以我们这个群体出来的决心会更大一些。”

“可能是我受到的教育,我是一个非常有群体责任感的人。包括我觉得我是中国人,我希望中国好;我是一个同志,我希望我们的群体能得到公正的待遇。”

邵帅讲到了6月12日发生在奥兰多针对LGBT群体的枪击惨案。

他说:“如果我不出来做一点事情,我放不过自己。”

“在奥兰多事件之后,我们会让大家知道华人同志是个什么态度。我们希望大家能够慢慢听到有这个声音在。而不是以前,就连游行里面都没有一个方阵。从去年开始我们在纽约有了自己的华人方阵,而今年在旧金山也是会把华人方阵走出来。”

邵帅认为,他生活的这个城市旧金山对同志的友好是全北美独一无二的。

6月26日,旧金山举行了一年一度的同性恋骄傲大游行。邵帅组织近百名华人组成方阵。

他向记者介绍了华人方阵的阵容:“这次有亲友会的方阵…同志的爸爸妈妈从国内过来,大概有30人。Blued(中国专供男同性恋者使用的跨平台手机交友客户端)的方阵大概有20-30人,我们CRN大概也有30人,加起来我们将近100人。”

邵帅说:“这次是我们华人单独走出来,非常兴奋。”

“除了花车的设计之外,我们还专门准备了舞蹈。舞蹈也排练了很久。‘仙女’会翩翩起舞,非常棒!”

邵帅认为,参加大游行, 对无论是同志还是非同志而言,都是一个自由表达的盛宴。

“这是一个非常欢乐的场景。”

邵帅兴奋地说:“你能感觉到你走出来之后,你看到周围的人都在为你欢呼、为你叫好,大家都特别的支持平等、支持自由,我们每个人都感到特别满足。”

“其实我觉得同性恋游行不属于同性恋、性少数群体,应该是属于全人类的。”

一些中国同性恋者的父母专程从大洋彼岸过来,自豪地加入了华人方阵。

背后辛苦 明天平等自由

邵帅说:“我们每个人都会可能成为小众的一面。就像有些人会孤独,有些人会提前先走,有些人会跟别人有些不一样,就像有些人是同性恋一样。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拥抱自己小众的一面,这就是我们同性恋去参加骄傲游行想要传递的一个精神所在。”

他哽咽了:“其实我还是想说,我们真的很不容易。你看得到我们能够走到你的面前,但你看不到我们背后走到你面前的艰辛。”

邵帅把目光投向未来。他说:“现在强调我们的不一样,是为了我们今后想能够实现我们都一样。如果有一天真的能像左右手那样的不一样,我们也不会那么地去告诉大家我们的苦难。我们的苦难是这个社会造成的,我们的苦难是因为大家的不了解造成的,我们现在告诉大家我们有很多苦难,我们是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告诉大家我们没有苦难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