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3:23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栗宪庭谈宋庄独立影像展(1)


影像展主办者、电影基金创始人栗宪庭在派出所 (参与网图片)

影像展主办者、电影基金创始人栗宪庭在派出所 (参与网图片)

原定于8月23至31日举办的北京宋庄第11届独立影像展在开幕前夕,被北京通州区警方强迫取消。美国之音采访了该独立影展,以及独立电影基金的创始人栗宪庭。这位在中国广受尊敬的艺术评论家讲述了此次事件的经过,并谈论了他对于中国独立电影现状及未来发展的看法。今天为您播出访谈的第一部分。

萧洵:首先请你介绍一下当时他们到您的基金办公室突袭这件事。请您大概给我们讲讲,你们有没有思想准备?被他们抄走了什么东西?

中国艺术批评家栗宪庭(artspeakchina.org)

中国艺术批评家栗宪庭(artspeakchina.org)

栗宪庭:我们没有什么思想准备,因为这之前已经得到了警察、安全部门、地方领导的通知,要求我们停(办影展)。开幕式应该是在23号,22号我们已经决定接受政府部门的警告,已经发出了停止的微信和微博。但是到开幕那天,他们突然就把我的基金出入的路口和门都封了。然后,到下午的时候,警察、文委和政法委的领导闯入我们的院子,是跳墙进去的,因为我们的门打不开,从里边反锁了。(他们)跳墙进去就强行检查。我让他们提供文件,他们也没有什么文件。然后(他们)把我们所有的,从06年到现在的历届影展的收藏的,和不是影展的其他收藏的DVD全部收走,还有十几台电脑。

萧洵:您觉得官方为什么这么害怕你们的这个电影节?

栗宪庭:我从06年做这个电影节,开始没有引起上面的注意,后来慢慢地就不停受到各种各样的干扰。从2010年以后,中国其他的独立电影节,像南京的中国独立电影节和云之南纪录片影展,还有重庆的民间影像展,相继都被停止,或者转移到别的地方。我们是坚持下来,但每年都会被叫停。但是今年没有想到会严重到这样一种程度,进来把我们所有的电脑和资料都抄查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紧张。

萧洵:请您介绍一下,您当初为什么要设立这样一个基金,搞这样一个电影节?独立电影对于中国电影来说有什么样的意义?你是想要从艺术上扶植一些电影人,还是有社会责任感方面的考虑?

栗宪庭:我完全是从艺术研究者和批评者的角度去关注独立电影的存在。因为从90年代DV技术的发展,就是从DV(数码影像)电影和原来的film(胶片)的电影已经非常不一样了。人人都可以拿DV来拍电影。他实际上和当代艺术的影像(之间)有一个模糊地带。我实际上是在90年代发现有许多艺术家拿起了DV拍片子,来表达自己。我觉得他们是在中国当代艺术(家)里面最具有试验性和最艰难的一批人。我06 年在做宋庄美术馆馆长的时候,就在宋庄美术馆设立了这样一个分支。但是因为国家没有钱,我是找(了)一些艺术家来赞助我。为了给赞助者一个交待,所以用我的名字来成了这么一个基金。(以)很个人化的组织,来给赞助者一个经济上的交代。后来我们被从宋庄美术馆给撵出来,就用我个人的院子来作办公地点和放映地点,完全(是)从一个个人工作室的角度来研究,在学术的范围里面,请一些独立的导演和研究独立影像的一些研究者。实际上是追求一种创作的自由和研究的自由。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