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6:27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利比里亚埃博拉疫情可能已减缓


利比里亚官员以及世界卫生组织说,利比里亚新的埃博拉病例似乎有减少的趋势,但是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利比里亚在这场区域性的传染病中受创最严重,大约有一半生病和死亡的实例发生在这里。

从四月份开始,埃博拉已经导致利比里亚2413人死亡。一些专家称,到今年年底可能有成千上万的人病亡。

然而,当地的卫生当局说,在过去的两周时间里,感染率似乎呈现缓慢下降。

世卫组织称这种情况“审慎乐观”。

利比里亚卫生部助理部长暨政府埃博拉回应人托尔伯特∙耶斯瓦说,现在还不是放松干预措施的时候。

耶斯瓦说:“那就是要安全埋葬,扩大追踪接触者活动情况的规模,确保增加我们治疗床位的数量,在全国范围增加埃博拉治疗点,保证人们采取防御措施,致力于动员也很关键。”

医生无国界管理着利比里亚最大的埃博拉治疗点。两个月前,这里的病人出现超额的情况。他们不得不拒绝接收病人。从十月中旬开始,这里有了多余的空床位。

医生无国界在利比里亚的医疗协调员纳塔莎∙雷耶斯说:“190个床位中有79个住了病人。所以现在数量少于一半。这对我们来说是个新情况,支前在确诊区域我们通常会有超过100名患者。”

她说这并不表示社区里没有还在生病的人。

雷耶斯说:“我们需要对社区进行更好的监测。我们需要更好地追踪我们收治的患者的接触者,以便对于情况有很好的认识,让我们得出结论。”

利比里亚的埋葬团队说,他们收集的尸体也更少了。

马库斯∙斯皮尔为蒙罗维亚城外的马及比县经营埋葬业务。他说社区的阻力依然存在。

斯皮尔说:“有一些家庭仍然将患者藏起来,我们希望他们开始配合卫生计划。”

医疗专家说埃博拉患者在死后传染性最强。安全的埋葬要求家庭成员与尸体没有身体接触,这与利比里亚的传统不一样。

无国界医生的雷耶斯说这可能还是阻止病人或他们的家人主动站出来的原因。
雷耶斯说:“这可能会阻止人们来到我们的救治中心,因为如果我病了,我会担心进来这里,一旦我死了我会被火葬,我的家人永远都见不到我了。”

卫生工作人员说新病例的“下降趋势”是有希望的,日益增加的应对工作产生了影响。

但是他们很快也指出,利比里亚和邻国几内亚和塞拉利昂在这场持续了八个月的传染病过程中,也出现过下降的情况,而只是导致了之后病毒的散布和重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