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9:12 2016年12月06日星期二

祝捷过早:利比里亚抗埃博拉战役仍未结束


贝特丽丝·约多尔多原本将是利比里亚最后一名埃博拉病人。当她几个星期前从蒙罗维亚的治疗中心出院时,政府举办了一场巨大的庆祝仪式。利比里亚人自此开始了42天的倒计时,这是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能够宣布一个国家埃博拉疫情消失的观察期。然而,倒数在3月20日停止了,国内出现了一个新的埃博拉病例,约多尔多的故事也为人们敲响了埃博拉远远没有结束的警钟。

“自我回来那天开始,家里就有记者。从各个不同机构来的媒体,都想知道点我的情况。” 几乎成为利比里亚最后一位埃博拉患者的约多尔多说。


那天是她生命中重要的一天。3月5日,约多尔多从一家中国资助的埃博拉治疗中心出院。政府官员、外交官和媒体,每个人都想看看这位当时被广泛认为是利比里亚最后一位埃博拉病人的真面目。然而,庆祝似乎有些早。

15天后,蒙罗维亚救赎医院接收并之后转移了一名染上埃博拉病毒的妇女。利比里亚被迫推迟庆祝战胜埃博拉。

虽然约多尔多没有真正成为“最后一名埃博拉患者”,但她的故事仍然扣人心弦,提醒着利比里亚人要保持警惕。

她说:“假如他没有直接用手接触那个患病的女人,他就不会染病。而他病了,他的姐妹兄弟,所有身边的人都去关怀他。而你知道,他们中有些人也会染病。而其中有一些就得失去生命。”

约多尔多32岁的儿子史蒂夫曾在一家埃博拉治疗中心工作。1月的一天,他在已经脱下防护服的情况下,帮助了一名刚刚到达医院的女性下车。一个月后,史蒂夫去世了,兄弟姐妹中也有两人去世了。约多尔多也患上了埃博拉。

她说:“我感恩神给我留了一条命。尽管我们的孩子已经走了,我们还在悲痛之中,但我们会试着走出来。我们会试着战胜痛苦、悲伤,等等。”

约多尔多一家与其他三个家庭共同住在一个破旧的房子里。一个当地非政府组织为他们提供一些食物,而除此之外,他们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当总统埃伦·约翰逊·瑟利夫来到约多尔多的房子时,她承诺要改变这个情况。

约多尔多说:“总统来的时候,她说她会给我们提供社会福利。”

不过现在,约翰逊·瑟利夫总统的政府仍然一心忙于遏制埃博拉的疫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