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07 2016年12月11日星期日

新疆:局势趋缓 气氛紧张


在乌鲁木齐市街头值勤的武警

在乌鲁木齐市街头值勤的武警

在7.5事件过去近四个月之后,新疆各地生活基本恢复正常,但是气氛仍然紧张,到处可见持枪巡逻的武警,因特网、手机短信和国际长途电话等对外联络手段也被切断。

*乌市生活渐趋正常*

在乌鲁木齐人民广场,一群老人在阳光下悠闲地打扑克。离他们不远,另外一场牌局也在进行,不过打牌的却是一批待命警察。两伙人互不干扰,相安无事。

这个画面可以说是7.5事件发生近四个月之后新疆局势的一个缩影。7月5号,由於先前广东一家玩具厂两名维族农民工在群殴中被汉族工人打死,新疆首府发生了大规模骚乱。在维族与汉族民众的打斗和杀戮中,大约200人死亡,近2000人受伤。

10月底,当记者来新疆采访时,动乱过后的乌市,人民生活已基本恢复正常。

在金融业工作的吴先生说:“从我个人感受的话,几个月来已经开始逐步都正常了。我们的生活呀,包括学习呀,都是按部就班的。”

他说,他家从父辈开始就在乌鲁木齐生活,跟维族人一起学习工作,不分彼此,民族观念非常淡薄。这起事件令他痛心。

两位年轻的维族出租车司机正在广场一处安静的角落里喝啤酒。他们也觉得,生活已大体恢复正常。

他们说:“恢复了很多。没事了。像以前,我们也害怕他们,他们也害怕我们。天天不出来跑,天天房子里面蹲。现在不担心了。社会都恢复好了嘛。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就出来转一转,和朋友还可以出去玩一会儿。”

自治区新闻中心临时负责人李洁认为,“非常时期”已经过去。他这样概括了目前的局势:“目前来讲,乌鲁木齐的生产和生活逐步趋于正常,人民群众心理也逐步得到安慰。我觉得,就这样延续下去以后,用不了多长时间,乌鲁木齐就会逐步地,至少这种生产生活,会恢复到以前。”

*军警依然昼夜巡逻*

但是,紧张气氛依然存在。市内可以看到全副武装的武警乘坐军车在街头游戈。尽管车身挂着“人民武警爱人民”的柔性标语,但是它们的出现凸显出潜在的危险。

武警徒步巡逻队、特警小组、联防民兵更是频繁出动,穿行于行人当中。一般五到七人一组,有的荷枪实弹,手持盾牌;有的佩戴短枪,手拿棍棒;还有的三、四人一组,背靠背持枪站立在哨位上。

在南疆城市喀什,街头的军警要少一些。但是,每到星期五下午的礼拜时间,武警和特警便倾巢而出,包围住清真寺前的广场。

清真寺附近的一个厕所,都有武警在里面站岗。就这样,在军人和警察的监视下,信教民众蜂拥而至,又渐渐离去,似乎对眼前的景象早已习以为常。

可是,当我询问一位维族伊斯兰信徒对此有何观感时,他说,“不舒服。”另外一位信徒则做了一个比喻。他说,他最近读了一本关于成吉思汗的书,说蒙古大军所到之处,被占领区人民无不惊恐万分。这就跟目前大批军队出现在新疆令维族人感到恐怖一样。

新闻官员李洁表示,部分军队已经撤回营房。但是他说,保持一定军力是必要的,对犯罪分子是一种震慑。

李洁说:“街上肯定还会有一些部队、有些武警、有些特警,我觉得这也在情理之中,也是正常的。这里面有几个原因。一个呢,普通的老百姓来讲,他从心理上有个适应的过程。部队今天发生了事情以后来了,明天事情平息了马上走了。从老百姓心理上,他也接受不了。这次事件它跟一般的刑事案件或者游行示威不一样,它毕竟是杀人、放火、抢劫,这种性质比较恶劣的。不管是汉族、维吾尔族、其它少数民族,心理上呢,都有一种恐惧感。”

在乌鲁木齐,一些汉族和维族民众感谢政府派军队来维持秩序。

一名维族市民说:“我们也很感谢(警察)他们。他们走来走去,晚上也不睡,我们也非常感谢他们。”

一个来自沈阳的商人说:“更安全。7.5事件不闹事吗?现在巡逻呀,警车呀,半夜来回都巡逻。没事。”

*通讯受到严格管制*

在人民广场巡逻的天山区联防队员王先生说,7.5事件给他们造成很大压力。他说:“我们从早晨的9点钟一直到晚上的1点,就有人接夜班。我们现在有200多人,各个片区都有。当前局势还是挺平稳的,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呀!”

当局确实没有掉以轻心。事发近四个月后的今天,在新疆仍然无法进入省外网站、也不能发手机短信或者打国际长途电话。一名美国教师说,她来乌市教书两个多月了,可一直无法跟家人取得联系。

官方报导说,因特网等现代通讯手段在煽动和组织7.5动乱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关键词:新疆,乌鲁木齐,喀什,7.5事件,骚乱,李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