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15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林昭忌日前 国保禁谒陵

  • 美国之音

林昭墓地所在陵园上周末警察密布。(推特图片)

林昭墓地所在陵园上周末警察密布。(推特图片)

前北大“右派”学生林昭被中国当局秘密枪决46周年前夕,一些活动人士和网友陆续抵达苏州郊外,准备前往受到严密把守的灵岩上林昭墓地举行悼念活动。星期一上午,几名先行到墓地祭扫的外地悼念者被众多当地国保阻挡,一名国保被指施暴,有人遭强行遣返,也有人在“喝茶聊天”后带到火车站被要求离开。但是仍有一些外地人士准备明天(4月29日)林昭忌日上灵岩山祭奠。当地公安称,没有接到禁止公众到墓地纪念林昭的命令。


北京民主活动人士翟岩民星期一晚上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天上午他跟陈剑雄和王建等悼念者一起到灵岩山,发现许多警察和警辅人员在公墓门前和周围设防盘查,严防外地人上山,有几个不认识的祭扫者也被警察押送下山。

林昭悼念者被警车押送苏州公安机关。(推特图片)

林昭悼念者被警车押送苏州公安机关。(推特图片)



他说:“当我们到那以后,登记完身份证就让我们进了一间屋子,就不让我们走了。屋里面全是国保。他们外边也是戒备森严。有好多辆警车,有很多很多警察,有协警,也有正规警察在外边。”

翟岩民表示,围住他们的便衣人员都不肯透露身份,一名看似领头的国保在他跟警方人员据理力争时对他动粗。

他说:“我说我们没有违反任何法律,你们为什么把我们带到屋里面来。有个岁数比较大、戴着墨镜那个(国保)就抬起膝盖顶了我的下部一下,顶得我挺疼。陈剑雄看见了就去阻拦他。他又顶了陈剑雄一下。我过去赶紧拦他,他又拿膝盖顶我两下。顶得我挺疼。”

这位活动人士表示,警方用警车把他们送到苏州木渎派出所,对他们一行三人分别谈话“聊天”,称这几天是敏感时期,不让悼念林昭的人上山是上边的意思,怕发生群体事件,但是当局拿不出禁止悼念林昭的明文规定。他说,王建随后被南京警方人员带走,而陈剑雄和他本人被国保送到火车站,买票后国保们才释放他们。

翟岩民表示,他们并未离开苏州,明天仍然要会同来自各地的其他悼念者一起前往林昭墓地举行纪念活动。

他说:“他们(当局)是一种恐惧,非常害怕我们在弘扬民主和自由。我们在追求民主和自由。我们非常敬仰林昭。我们就想把她的民主和自由这种精神发扬光大。

悼念林昭的活动人士被迫买火车票离城。(推特图片)

悼念林昭的活动人士被迫买火车票离城。(推特图片)



来自广东的活动人士贾榀(@jiapin1989)星期一发推表示,他和来自南通的单利华女士当天中午同时到达苏州市木渎镇,将和来自全国各地的民主维权人士一起,于29日前往灵岩山祭奠林昭。他表示希望此次活动得到媒体和人权公益组织的关注。

苏州公安局木渎派出所一位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对美国之音表示,当地公安并没有发布禁止祭奠林昭的规定。

记者:这几天有没有不准公民去灵岩山纪念林昭的规定?

公安:我们这边没有发这样一个规定。

记者:那么这几天为什么不准人上山了呢?

公安:这个不清楚。

记者:今天有没有人被带到这来了?就是被国保带到你们派出所,有没有这个情况?

公安:这个我们不清楚的。

近年来,当局对纪念林昭活动的控制时紧时松,但去年以来对民众自发纪念活动的限制有收紧的趋势。

人权活动人士朱承志和胡佳上周在网络上呼吁公民在林昭忌日当天到苏州灵岩山祭奠他们所说的这位“殉难的反抗者”。

网名为公民小彪的湖南维权人士欧彪峰几天前在推特上表示,当地国保跟他吃饭,席间說主要目的是建议“或称温柔的警告”他不要去苏州参与4•29祭奠林昭,并告诫他即使要去,也要提前打招呼。

据武汉活动人士秦永敏在人权网站《参与》发布的消息,在上海和苏州之间的昆山谋生的淮安公民成怀山4月28日早晨出门准备前往林昭墓地凭吊时被看守的国保人员带到旅馆软禁。此外,居住在宁夏银川的公民张永宁两天前被四名国保从苏州带走到嵩山少林寺和西安等地旅游。

秦永敏认为,林昭是一面旗帜,政治上是民主的旗帜,社会上是自由的旗帜,精神上是无畏的旗帜,这面旗帜足以引导中国走向宪政,走向人权至上的新时代。他指出,这就是人们祭奠林昭的现实意义和巨大价值。

被众多中国公民视为精神偶像的林昭是20世纪50年代被划为右派的女大学生。她后来由于参与编发地下刊物《星火》杂志而被以反革命罪名关押8年,其间写出数十万字日记和血书控诉所受迫害,表达对信仰自由的追求,后于1968年4月29日在上海被秘密枪决,时年不足36岁。

1980年8月,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撤销对林昭案的原先判决,以精神病为由平反为无罪,并认定该案为冤杀无辜。1981年1月上海高院对林昭案做出复审判决,认定以精神病撤销判决不妥,撤销1980年裁定,但仍与之前判决一并撤销,宣布林昭无罪。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