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8:37 2016年12月05日星期一

前毛泽东秘书李锐百岁回首 撰文呼吁宪政


上海一名妇女在中共党旗下走过 (资料照片)

上海一名妇女在中共党旗下走过 (资料照片)

曾任毛泽东通讯秘书、前中组部常务副部长的李锐在其百岁寿辰时发表文章《百年回首》,再次呼唤宪政和普世价值。不过他在文章中称自己“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党”,这一言论引发一些民运人士的反弹。

4月13日是李锐的百岁寿筵。由于有关部门的要求,李家只摆了五围的酒席低调庆贺。据港媒明报报道,到场者包括六四事件中入狱的前光明日报记者戴晴、前湖南人民出版社总编辑朱正等50余人。和99岁生日时一样,李锐今年也写作一篇文章回忆过往,并发表在最新一期的《炎黄春秋》杂志上。美国之音记者电话采访李锐,被对方以身体不适的原因婉拒。

“对得起历史 对得起党”

李锐在文章《百年回首》中说:“回首一生,我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党,也对得起自己。”文章从李锐儿时的经历写起,讲他受父亲影响,从小就对共产党有好感。之后投身革命,一度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发配到北大荒,险些被饿死。文革时,李锐称由于他发表了对时任中央文革小组组长陈伯达的负面看法,被关进了秦城监狱,一关就是八年。

李锐在《百年回首》一文中感叹:“我是真没有想到自己能够活到100岁。我的传记作者宋晓梦说过,我的遭际换在别人身上,可能死过几回了。”他在去年发表的文章《九九感怀》中也引自己的旧诗一首:“百岁当今相见稀,鄙人运气自稀奇。一生苦难知多少,最怕单监与饿饥。”印证了其命运几番波折给他带来的难以磨灭的苦楚。

“唯一忧心天下事 何时宪政大开张”

李锐早年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晚年转而主张民主宪政。他在文章《百年回首》中重提88时写作的一句诗,“唯一忧心天下事,何时宪政大开张”,认为中国应遵循“普世规律”,“不能与世界脱节”。

他在《九九感怀》中推崇西方的科学、民主和法治。他说:“人类社会进步,主要靠科学和民主。没有民主,科学也发达不了。还要靠法治,依宪治国,而不是靠什么‘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那是不得人心的。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就是缺乏民主、科学,只有人治,而无法治。”

有80年党龄的李锐被一部分海外人士评价为“党内民主派”,也有一些学者称他是“两头真”现象的代表。《炎黄春秋》前主编杨继绳在2001年1月的《论自由主义与新左派——中国的一场跨世纪争论》一文中首提“两头真”的概念。他说,抗日战争前后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知识分子中有一大批“两头真”的人物:青年时代为追求真理真诚地参加革命、离休以后大彻大悟并真诚地直面社会现实。

历史学者章立凡认为李锐“赢得了人们的尊敬”。他在文章《“两头真”与中间失真》中说:“如李锐、李慎之、何家栋等,在政治生涯中途因讲真话获罪,就发不出声音了,但晚年仍坚持讲真话。”

与之相对,也有观点认为以李锐为代表的“两头真”老人其实是“一生伪”。时评人“文贝”认为他们“回避责任,用西方的民主和自由这种空洞的政治口号来掩盖当年的乱为”。

而在中共“左派”眼中,李锐是“反毛疯子”。红色文化网2013年9月转发了“春晖”发表在《环球视野》的评论文章《李锐是反毛疯子》。文章指李锐受到“境外敌对势力的串联、唆使”,“抹黑、侮辱毛泽东”。文章还说,李锐和《炎黄春秋》的编辑们是“下决心与全国人民为敌,也是下决心与中国共产党、党的中央以及全党为敌”。

五不碰

身在海外的异议人士和民运人士也对李锐在《百年回首》中的观点略有微词,主要是针对李锐称自己“对得起历史,对得起党”。

在独立中文笔会发表过多篇文章的专栏作者莫之许发推特说:“李锐、杜导正这些人,哪一点对得起历史了?放到历史的长河里,他们除了帮助建立并巩固极权体制之外,难道还有其他贡献?李锐、杜导正们的这一辈子,不是在为建立极权体制奋斗,就是和极权体制在一起,他们对得起什么历史,说他不要脸,够客气了。”

莫之许同时还批评了《炎黄春秋》杂志的“五不碰”:不碰多党制、不碰军队国家化、不碰六四、不碰法轮功、不碰现任和上任领导人。

民运人士赖永献也发推说,李锐“能对得起党,必定对不起老百姓”。

另一位民运人士陈闯创发推说:“李锐会这么认为和民间有人附和,大概是因为他们梦想所谓中共民主派会主导政治变革,转型后中共仍能存在,到时这批老家伙就会被作为‘历史的先声’而记住。这就是做梦,到时这些人的道义资源恐怕连被中共枉法审判的薄熙来都比不上。”

胡平:李锐的“对得起党”被误解了

然而,《北京之春》杂志主编胡平认为,李锐的批评者误解了他话中的本意。

胡平4月14日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一般人们说‘对得起党’,那当然就是因为共产党要坚持它的一党专制,那么对得起党当然就是要对得起共产党坚持一党专制……但从另一个意义上,‘对得起党’就是说希望这个党好,并不是一些人理解的希望党能够永久的掌握这个政权、垄断政权,而是说他希望这个党变好、改好。”

胡平谈到,李锐参加共产党的时间较早,对党内的一些同志“有相当的感情”。他内心是希望那些人能够顺应历史潮流,接受普世价值。

此外,胡品还批评了当前执政的共产党人,认为他们背弃了当年革命的初衷。他说:“相当一批共产党人当年参加革命或许是抱着为国为民的初衷,但是随着革命的胜利,随着自己掌握了权力,那么他们就把这个初衷置之脑后。当他们意识到他们过去的做法是错误的时候,但是他们还依然坚持过去错误那一套,其实是为了坚持自己的既得利益、坚持共产党的垄断权力。”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