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2:45 2016年12月03日星期六

纽约公寓合住新招吸引单身者和新来客


对新来者和本地居民来说,在纽约市找公寓常常是难于登天,对年轻人和单身者来说,尤其如此。如今,共享生活空间的住房概念又有了新的翻版,向找房者提供了各种的选择。

用歌手Jay Z和艾莉西亚·凯斯的话说,纽约市是“混凝土丛林,梦想在这里制造”。不过,在纽约市,有一个梦却是难圆,那就是找到一间公寓。

公民住房和规划理事会的萨拉·沃森说:“纽约市有这么多单身的人,几乎人口的一半没有跟配偶或伴侣生活在一起。这是一个很有非传统特色的城市。”

质量高的住房价位也高。寻找公寓通常要查看“克雷格列表”(Craiglist)上的广告,搬进去跟陌生人住。

沃森说:“克雷格市场是陌生人相聚的市场,立刻就会产生一户人家,哪里都在发生,但实际上经常是非法的。经常是分租合法空间,甚至把非居住空间也分租出去。”

如今,为了解除找房难的压力,一种新的租房替代方案应运而生。

共用空间(Common)创始人兼CEO布拉德·哈尔格里夫斯说:“我们每个星期天晚上都带菜聚餐,经常聚会和问候,我们的成员组织活动。”

哈尔格里夫斯基描述的是“共用空间”,这指的是一种共享生活空间模式,会员们有自己的卧室,同时共用一些空间,包括设备齐全的厨房、配备家具的客厅和娱乐室。每个人要交一笔月费,涵盖每周的清扫服务、厨房和浴室用品、无线上网和水电费。

他说:“真的,一个人只需带着随身衣服就能搬进‘共用空间’,不用带家具,不用带床上用品,我们甚至提供共同空间的牙刷。”

不过,方便不等于免费。会员起价费每间卧室每月1800美元。虽然如此,替代住房方式的需求催生了类似的共享居住空间业务,比如“我们生活”(WeLive)。带家具的分租单元可以按月租用甚至期限更长。

不过,住房权益倡导人士警告说,这些居住安排有可能在住房法规方面打了擦边球。

萨拉·沃森说:“不能有三个以上的没有亲属关系的人共住一套公寓。很多共享模式看来确实在是向那条入住规则的极限推进。”

尽管如此,共享生活空间符合城市人口发展趋势,这种趋势没有减缓的迹象。

沃森说:“我认为,很重要的是,一定要在现有规则范围内行事并且展示,这些模式在住房市场是如何的重要。”

在纽约这座不夜城,找到能够安睡的家有可能变得更容易些了。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