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0:5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西方专家对“独狼”恐袭日渐担忧


袭击案发生后,警察守卫在渥太华市中心的国家战争纪念碑附近。(2014年10月23日)

袭击案发生后,警察守卫在渥太华市中心的国家战争纪念碑附近。(2014年10月23日)

自从一名穆斯林皈依教徒上星期在加拿大首都渥太华对一名没有携带实弹武器的士兵发起致命袭击后,从伦敦到华盛顿,从巴黎到罗马,当局都在准备面对更多的恐怖暴行。

紧随加拿大议会大楼的杀戮与袭击案后,又有两名纽约市警察遭到砍刀攻击。凶手是一名自我极端化的穆斯林,他据说迷恋叙利亚的圣战分子把人砍头的做法。

这一系列袭击事件让西方安全专家们对这些自发式的极端分子袭击日渐担忧。这些人不受恐怖头目直接指使,也不为情报机构所知。

在意大利,据《意大利晚邮报》(Corriere della Sera)报道,意大利安全服务部门加强了对在国内居住或过境的外国人的监视。尽管意大利没有直接参与由美国领导的对“伊斯兰国”极端分子的空袭,但是对库尔德人其他抵抗圣战分子的人提供了武器和其它援助。

意大利内政部长安杰利诺∙阿尔法诺(Angelino Alfano)表示,意大利主要担心类似去年发生的一名从叙利亚战场返回的法国圣战分子在布鲁塞尔犹太博物馆发起的致命枪击事件。

穆斯林极端分子的“独狼”袭击并不新鲜。2009年,美国陆军心理医生尼达尔•马利克•哈桑(Nidal Malik Hasan)在德州胡德堡基地一场枪击惨案中杀害了13名战友。此外,2013年,来自车臣、在美国定居的兄弟二人把并不复杂的自制高压锅炸弹在波士顿马拉松赛上引爆。

然而袭击的脚步正在加快。在东地中海的各个圣战组织里,估计就有至少三千西方人加入其中。人们担心,他们带着新的技能返回国内。

前美国联邦调查局探员马丁∙里尔登(Martin Reardon)警告说, “哪怕他们其中只有几个人从外国战士变身为恐怖分子,那将形成很大的挑战。”

发达的社会媒体运动正在鼓励更多的“独狼”袭击。

“如果你不能走向战场,那就让战场走向你。”嫁给叙利亚圣战分子的20岁格拉斯哥女子阿克萨•马哈茂德(Aqsa Mahmood)在推特中写道。

一些分析家觉得西方警报是错误的。总部在美国的监视圣战分子的非营利机构“中亚媒体研究院”(MEMRI)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份关于“伊斯兰国”官方文章和讲话的研究。他们争辩说,“伊斯兰国”的活动跟策划纽约2001年恐怖袭击的“基地”组织不一样。

“跟‘基地’组织不同,” 这家研究组织说, “‘伊斯兰国’的重心不在全球恐怖主义,而在于建立和巩固一个国家,因而他们把与西方的冲突远远推迟到更以后的阶段。”

但这个阶段似乎来得比想象要快。随着美国领导的军事干预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进行,激进分子正敦促他们的同情者攻击任何敢于与他们抗衡的国家。

本月早些时候,“伊斯兰国”的主要宣传手之一对各地穆斯林教徒发起了武装号召。

“无论在那儿,别让这场战斗与你擦肩而过。”圣战宣传首领沙伊赫•阿布•穆罕默德•阿德纳尼(Shaykh Abu Muhammad al Adnani)在本月的一个网上的42分钟演讲中说道。

他鼓动道:“如果你能杀掉一名不信真主的美国人或欧洲人 – 特别是恶毒肮脏的法国人- 或者一名澳大利亚人、一名加拿大人或来自其他加入反‘伊斯兰国’同盟并发动战争的不信真主的国家的任何一名不信真主的人,那就靠着真主,把他杀了,用什么办法和方式都行。不要询问任何人的意见,也不要寻求任何人的裁定。杀掉这个不信真主的人,不管他是平民还是军人。”

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来自加州的国会参议员黛安∙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 今年袭击的数量“证明他们的宣传正在取得某些效果。”

尽管“独狼”袭击不一定会像大规模行动那样杀害很多的人,但情报专家说他们会有巨大的宣传效果。

“这些极端分子可能施展的暴力程度需引起特别关注 – 他们很想在街上处决某人—砍他们的头,而且,如今,人们经常会拿出手机进行录像,这意味着这一类袭击的影响力可能会很大,”英国研究恐怖威胁的专家威尔•格迪斯(Will Geddes)说。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