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6:52 2016年12月04日星期日

孤独的中国父母

  • 美国之音

中国长期执行的强制性的独生子女政策,其负面效果是多方面的。由于种种原因,一些独生子女的父母中年不幸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后,而他们的老年生活如何度过,已经成为中国城乡社会不可回避的现实社会问题。

中国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社会影响是多方面的。独生子女因故死亡后,不能继续生养的父母,老有所养的问题似乎非常突出。

今年五十岁的施惠女士(音),靠在朋友的一家服装店打工为生。她的最大不幸是中年丧子。尽管她已经从丧子之痛中的阴影中逐渐走了出来,然而对自己和老伴老年生活的忧虑不时困扰着她。没事时,她总是坐在沙发上,打开手机,凝神抚摸着屏幕上儿子的遗像。他的丈夫,比他仅年长一年的田连蒲(音),闷不作声,只是一个劲坐在沙发上抽烟。

施惠女士说出了自己的忧虑:“我们也挺担忧的。不光是经济方面,也从自己的生活上面。如果没有病,到老了也存在很多问题,例如生活起居,行动方面,都会困难。例如上医院看病,还有平时买生活日用品。年岁越大,行动起来就越来越不方便。”

看来,这类家庭担忧的不仅仅是孩子是否能够为来人提供经济上的支持。中国人传统的“孩子老婆热炕头”朴实梦想,其实并不奢侈,只是一个孩子夭折出事后,这个梦想就毁于一旦了,而社会化养老似乎也不能从心底里彻底解决所谓“失独”父母的生活隐忧和心理需求。

施惠说:“如果要是把他们放在普通的养老院,执行起来也很困难。另外我们也不愿意住在那里,因为过年过节人家子女去探视的时候,我们就会觉得,感受上面接受不了。所以我们更愿意我们这些人能够单独在一起。”

统计显示,失去独生子女的中老年夫妇数量似乎并不少见,如果加上独子生有残疾,指望不上他们为父母养老送终,因独生子女政策而造就的中国这类家庭数量将会更加可观。

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院长彭希哲教授说:“政府在方面应该承担责任。对于‘失独’的老人和家庭,应该给予适度的帮助。这些帮助应该不仅仅局限在经济方面,也应该包括在以后的照料方面,以及生活过程中。方方面面都应该有,而这些方面并不是一百块,两百块能够解决的。”

新年将至,不久就将是中国注重合家团圆的传统春节。有关专家说,社会不要轻视丧子独居的中老年人的心理状况。中国说,1980年代以来实施的一胎化,使得中国少出生了四亿人,有效提高了国民生活水准。不过,受中国独生子女政策的影响,失去独子的父母们的生活福祉牵动千家万户,新的人口政策允许第二胎的消息,对于这些人是迟到的好消息。

显示评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