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10:02 2016年12月10日星期六

翻山越岭艰渡夹金山 景色依旧


夹金山顶

夹金山顶

重走长征路,如果没有爬雪山、过草地,就不能算真正走过。所以,对于我们来说,翻越夹金山具有重要意义。

出雅安,进芦山,入宝兴,夹金山就在四川省宝兴县境内。沿途道路甚好,村庄整齐,庄稼茁壮,草木丛笼,景致极佳。

刚出雅安就有座大山像堵巨墙横在眼前,此后我们就一直在山里转。这里的山,有的像张家界般险峻,笔直如刀削;有的郁郁葱葱,秀丽似江南风光;有的整个山体白石裸露,刺眼地耸立于绿水青山之间。

沿途风光

沿途风光

沿途风光

沿途风光

跷碛水电站的湖光山色

跷碛水电站的湖光山色

时有瀑布从天而降,汇入山谷里的溪流和大大小小的水库。山水极清,跷碛水电站的湖面绿如翡翠,四周青山环绕,使人宛如置身画中,难怪它有“五仙海”的美名。

宝兴的“红军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及馆内陈列的反映红军过雪山的油画

宝兴的“红军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及馆内陈列的反映红军过雪山的油画

宝兴的“红军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及馆内陈列的反映红军过雪山的油画

宝兴的“红军翻越夹金山纪念馆”及馆内陈列的反映红军过雪山的油画

读过长征亲历者的回忆录,只知夹金山环境恶劣,哪知周围竟有如此美景。

不过,越接近夹金山,路越难走。铺好的水泥路和坑洼不平的沙石路交替出现,时而一片坦途,时而颠簸起伏。交通指示牌上出现警示语:“高岩飞石,冰雪路滑,小心驾驶”。路面上时有碎石散落,有的地段出现了塌方,工程队正在排除险情。

从很远处就可以看见雪山了。巍峨耸立的雪山一片银白,跟近处绿色覆盖的山峦形成强烈对比。越往前走,海拔越高,据说夹金山主峰为5100米,我们经过的最高海拔也达到4100米。当汽车驶到山顶时,司机老缪情不自禁地高喊,“我们站到天上了!”

山下的气温是20度,到了山上温度骤降到7度,寒气阵阵逼来。老缪说,这可是阳光下的7度,如果不是晴天,温度肯定更低。

突然间,乌云当头,一阵大风袭来,刮得人浑身晃动,站立不稳。继而雨点飘落,不一会儿雨点变成轻盈的雪花,落在脸上凉习习的。我们赶紧躲入车内,直到云消雾散,头顶又复一片蓝天和阳光。至此,对于夹金山气候的变化无常,算是有了点体验。

夹金山及其附近的高山

夹金山及其附近的高山

夹金山及其附近的高山

夹金山及其附近的高山

现在,夹金山顶积雪不多,只能用残雪来形容,比不得附近的其它雪山。据说,70多年前,雪要厚得多,气温也低得多,常有大雾弥漫、风雪交加、雷鸣电闪的天气,加上高海拔,一般人很难上山。当地民谣说: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男人不敢攀。要想翻越夹金山,除非神仙下了凡。

美国之音记者何宗安在夹金山顶踏雪工作

美国之音记者何宗安在夹金山顶踏雪工作

共产党领导中央红军是在渡过大渡河后的一次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上作出翻越雪山的决定的。会议决定,中央红军去川西北与张国涛的红四方面军会合,向北走雪山一线,以避开人烟稠密地区,摆脱敌军围堵。

长征途中,红军曾三次翻越夹金山。根据幸存者回忆,在漫天飞雪、空气稀薄的冰山上,来自温暖南方的红军战士,被难以忍受的寒冷和窒息所包围,一步一停,一步一喘。但是却不敢停下来,因为一旦坐下去就可能永远起不来了。

我们以车代步,腹饱衣暖,上夹金山形同旅游。而当年的红军,衣着单薄、食不裹腹,还要负重爬山。有回忆文章说,红军将领林彪在夹金山顶几次失去知觉,是靠警卫员的帮助才翻过山的。据《红军》一书透露,夹金山上,仅红一方面军就有400多名官兵永远地留在了冰雪之中。

不过,也有长征老战士认为,过雪山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据说,持这种看法的多为当时年轻力壮、身体条件较好的人。对于大多数亲历者来说,过雪山还是很不容易的。

夹金山顶的筑路工人

夹金山顶的筑路工人

我们在夹金山顶遇到一名筑路工人。他说,你们开车走过的路,其实是雅安至小金的公路,并非当年红军爬雪山的路线。他说,他们现在的任务是,在红军走过的地方,铺设小路,以便使现在的人们能真正走走红军路。

显然,这是当局提倡红军精神、发展红色旅游的一个举措。
现在,这里已经辟为“夹金山森林公园”。当局将把红色旅游和绿色旅游结合起来,吸引游客前来观光。据说夹金山已被纳入九寨沟大旅游环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