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链接

中国时间: 01:10 2016年12月08日星期四

死闯松潘城 亡渡若尔盖


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东北部的松潘古城

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东北部的松潘古城

5月26日从松潘出发,首先参观了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山顶纪念碑上有一座红军战士雕塑,他伸出双臂,一手持枪,一手举花,呈V字形,象征红军长征的胜利。

松潘古城。当年红军曾试图占领松潘,但受到守敌胡宗南部的顽强抵抗,未能成功。

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

红军长征纪念碑碑园


往前走达到若尔盖湿地,也就是,当年红军长途跋涉所经过的草地。草地上布满一包包隆起的草甸,有的地方有积水,我上前踩了踩,软蹋蹋的,没敢再往前迈。一位牧民告诉我,这里的湿地,有些地方确实危险。人可以掉泥潭,有的牛掉进去就淹死了。

草原温度很低,离开松潘时是13度,到草地时,最低达3度。整天都在下雨,阴冷之极。红军要在这种条件下行军,且无处栖身,很容易冻死。

一般认为,过草地要比过雪山更难。因为,过雪山只用一天时间,而过草地需要7天左右。特别是,红军过草地前,曾在藏区停留很多时间,老百姓都跑了,很难筹到粮食。十万大军吃饭成了大问题。

每个红军战士过草地时携带的干粮十分有限。加之,草地当时没有人烟和村庄,不可能找到粮食。断粮后,只能挖野菜,吃草根,煮皮带。草地属高原地带,海拔3300多米,很多人有高原反应,早晚温差大,四周都是水,晚上经常无处睡觉。

据《重走长征山地》一书,在整个若尔盖湿地,红军三大主力约有一万多将士长眠于此。一些著作和回忆录称,过草地犹如一场死亡行军。

不过,一位村民表示,现在的温度比他小时候暖和了许多,湿地里的水也少了许多。他说,可能是现在下雨少了的缘故。也有人把湿地水少归咎于几十年来的人为破坏。

有着述说,上世纪60年代,为了向沼泽要牧场,当地政府组织人们开沟排水,改植牧草,加之全球气候转暖,沼泽自然趋干,面积日益缩小。有的地方水位下降1·2米,原先的湿地大多变成了草原,有些草原正在出现沙化。

途中路过花湖风景区,从远处可以看到湖泊。管理人员说,此湖非常大,你们看到的只是一小部分。该地区本来有不少湖泊,20世纪50年代,将湿地的积水疏导至此,就形成了这片达数百亩之巨的大水面。

“景区介绍”说,若尔盖湿地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和干扰,最突出的问题是过度放牧、沙化、湿地萎缩等,若不开展有效保护,若尔盖湿地的生态服务功能将降低,大量以湿地为生存环境的濒危动物将从地球上消失。

现在,湿地已被纳入国家保护范围。沿途可见保护湿地的标语牌。

若尔盖纪念碑纪念红军三过草地

若尔盖纪念碑纪念红军三过草地

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洲若尔盖县境内的四川若尔盖湿地自然保护区

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自治洲若尔盖县境内的四川若尔盖湿地自然保护区

保护湿地的标语

保护湿地的标语


在班佑乡的一个藏族牧民定居点,我们下车进行了采访。当地牧民用香甜的酥油茶招待我们。他们说,他们主要是靠牧养□牛、羊、马等维持生计。此外,还挖虫草。生活尚可,但不富裕。

他们说,以前他们可以在家里挂达赖喇嘛像。自从2008年拉萨发生骚乱以来,当局就不让挂了。对于是否希望达赖喇嘛回来的问题,有的人沉默不语,但是也有人明确表示,他们盼望达赖喇嘛回来,希望今生有幸见他一面。他们说,达赖喇嘛如果回来,他们肯定会去看他。我们看到一名藏族女子脖上挂着带有达赖喇嘛肖像的小坠子。

有藏族民众表示,他们不希望拉萨事件那样的事情发生,希望和平。

不少牧民对当局要求他们定居的举措,持肯定态度。但是有一位牧民对于地方官员强迫他从马路的一边搬迁到另一边的做法,提出指责。他说,如果是国家工然b,他肯定搬。可是官员们拿不出非让他搬的正当理由,并且还威胁说,不搬就断水、断电,不让他享受其它村民所享受的优惠待遇。再不行,就强拆。他说,遇到官大一些的干部来视察,他想当面陈情,可是地方官员不让他接近前来视察的干部。

他说,除此以外,他对政府是满意的。他带我们去他家作客,给我们看了国家分配的粮食。他说,他妻子有大骨节病,政府对她还有特殊补助。

牧民定居点

牧民定居点

牧民定居点藏族村民

牧民定居点藏族村民

这位藏民佩戴着达赖喇嘛挂坠

这位藏民佩戴着达赖喇嘛挂坠

XS
SM
MD
LG